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88章 焚天少主

第188章 焚天少主

  一年时间,在无数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之中,杀死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玄兽,而且这些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等级每一个都远远高于他,这个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和坑爹程度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,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最让云澈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好歹再加上一个凑个整数啊!非要弄个99999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意思!

  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落下,周遭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也忽然之间由清新,变成了阴森。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吼叫声在远方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也晃动起几十个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牢牢将云澈锁定,然后全部向这边冲来。

  这些玄兽所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没有一个低于灵玄境。

  一转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夫,云澈便已被大量玄兽包围。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说过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会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引导下主动靠近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在发现他后,会进行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,这些话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着玩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云澈迅速单手抽出龙阙,迎向了这些玄兽,龙阙挥动间带起道道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,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一次次逼退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些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过第一关试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士,几十只一起涌上,压力还要大大超过几百个岩龙战士的【逆天邪神】围攻,而且,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搏杀,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多着,每时每刻,都有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从周围奔来。

  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所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便已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近乎窒息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几十息之后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险象环生。他牢牢护住楚月婵,求茉莉求助道:“茉莉,现在该怎么办!”

  “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茉莉沉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精神一振: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逃跑!”茉莉怒了:“你再不逃跑在这里等死吗!本公主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碎影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摆设不成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喝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火焰爆开,一个小型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星妖莲层层绽放,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兽群快速逼退,趁着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遮掩,他高高跃起,以凤翼天穹长距离冲刺后,又以星神碎影连续几个瞬身,终于脱离了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包围圈,他将龙阙收到天毒珠中,身体顿时变得无比轻盈,随之玄力集中于脚下,抱着楚月婵一路狂奔而去。

  “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,无论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都要远远胜过第一关试炼。”茉莉声音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,你通过这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是【逆天邪神】击杀99999只玄兽,但以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程度,你随便动一只玄兽,都会将周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惊动,然后便会落入危险境地——何况你还带着个拖油瓶!所以,你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大多数时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猎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逃跑!”

  “你这几个月以来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都集中在重剑和大道浮屠诀上,却没有顾及我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碎影!你想通过这一关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,就必须先练好保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想要在这个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地好好保住性命,就必须在最短时间内,把星神碎影给我修炼到‘二重影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重境界!”

  “给你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一个月内,要停留在尽可能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而且除非万不得已,不要出手攻击任何玄兽,这样至少你能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这段时间,你必须把星神碎影修炼至第二重境。”

  “连大道浮屠诀你都能这么短时间内突破至第二重境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,这个目标,对你应该并不难!待你可以变幻出二重影,有了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命逃跑能力后,你再开始猎杀这些玄兽……明白了吗!”

  “……明白了。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半点都不反对。刚才被几十只灵玄兽包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压力和危机感,让他现在都还心有余悸。

  有一句话,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错……想要通过这一关试炼,首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先保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苍风皇城,揽月宫。

  苍月公主一身盛装,立于荷花池畔,看着水中自己娇美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影,目光一阵迷然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一个宫女快步走来,欠身恭敬道:“公主殿下,苍风玄府秦府主求见。”

  苍月目光从水面移开:“快请。”

  不多时,秦无伤便独自一人走来,向苍月躬身行礼:“秦无伤,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  “秦府主不必多礼……秦府主,你这次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?”苍月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声音里透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急促。

  秦无伤缓缓摇头,然后叹息一声:“惭愧,至今没有探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点消息……唉,公主殿下,请恕我直言,死亡荒原那种地方,就连我也不敢轻易踏进。五个月前,有不少人看他进去过,但从未有人见他出来。在那个地方,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实在太多太多,整整五个月……唉,公主殿下就不要再执着了。”

  “不会……绝对不会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相信他一定没事!”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开始微微颤抖,虽然她一直都在努力压抑,但情绪依旧开始失控,眼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也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弥漫起来:“他向我保证过……一定会平安无事……一定会在半年内回来……他一定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被我们找到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她一连说了六个“一定”加一个“绝对”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说服秦无伤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说服自己。

  云澈离开后不久,她就无法压抑住思念,向云澈传音。但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千里传音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珍贵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万里传音符,都毫无回应。后来,她终于探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踪……死亡荒原前方,有不少人见到一个背负漆黑大剑,年纪十六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独自进入了死亡荒原。他所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家客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进一步证实。

  但却从未有人见他出来过。

  如果她当初知道云澈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,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离开。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处处透着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之地。每年死在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计其数,包括无数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有着绝对信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让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一度几近崩溃……到了现在,已经整整五个月过去,依旧没有人见到他从里面走出。就连那些深入到灵玄兽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手团队,也从未见过他。

  而进入死亡荒原整整五个月没有走出,且毫无踪影,那么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葬身其中,就连尸身都被玄兽所毁掉或者吞食。

  秦无伤心中默然叹息,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惋惜不已。他马上转移话题道:“公主殿下,方才我面见皇上,请示这一届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宜,皇上让我直接和公主殿下商议便好。距离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,就只剩下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,代表苍风皇室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必须定下了。不知公主殿下可已有内定人选,也或者,和往年一样,通过比赛从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中选拔?”

  苍月侧过目光,待心情终于平复一些后,才目光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秦府主,再等等……再等半个月,如果……如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就和往年一样进行内府选拔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时间上会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秦无伤看到苍月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凄然神色,心中一阵痛惜,把“太过仓促”四个字给咽了回去,恭手道:“我明白了,一切就按公主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关于云澈,还望公主殿下看开,如今,太子和三皇子行为日益猖獗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皇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靠,千万要保重自己……唉,告退。”

  秦无伤身为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副府主,自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。云澈初入苍风玄府时,苍月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特别关照,他尚可以理解成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他代表皇室参加苍风排位战而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而之后,她每隔几天,都会亲自前往内府去看望他,这些事别人不知道,身为玄府府主自然不可能不知。在得知云澈进入死亡荒原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反应,都让秦无伤越来越明白,她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动情了,而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重视”。

  “……秦府主慢走。”

  目送着秦无伤离开后,苍月螓首转过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眼睛……

  云师弟,为什么你要去那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永远留在那个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荒原之中,再也出不来吗……

  苍风排位战快开始了,你说过,你要直接参加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,你在哪里……你让我习惯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让我本若浮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,因为你而有了依恋、依靠和归宿感,为什么却又这么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……

  如果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,你没有出现……那么,父皇殡天之后,我会亲自去死亡荒原寻找你……如果无法找到你,我就陪着你……永远留在那里……不会让你孤单……

  两只纤手悄然握紧,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袍与凤冠之下,溢出着丝丝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凄婉气息。

  这时,一个青年男子放肆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了过来:

  “哈哈哈哈,皇妹,你果然在这里。皇兄看你来了,你快看看,皇宫把谁给你带来了。”

  这个声音,让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眉微微一敛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从凄伤瞬间转为平静,她转过身来,看向了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和他身侧与他并肩而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眼神毫无波澜,声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如水:“三皇兄,焚少主,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好久不见”四个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一缕轻风,没有任何“久别再见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讶异或惊喜情绪。

  三皇子苍朔看上去二十七八岁,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则比他小上一些,只有二十二三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却与这个皇室皇子并肩而站,身上与生俱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高贵与傲然之气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弱于苍朔,反而还要胜过。

  他向前一步,微微欠身,看向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中丝毫不掩饰那如烈火一般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爱慕:“焚天门焚绝城,拜见美丽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殿下。听闻公主殿下在八个月前便已回宫,但这段时间绝城一直在烈阳火域闭关修炼,两日前才得出关。还望公主殿下不要怪罪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苍朔笑了起来:“焚少主一出关,便迫不及待,日夜兼程的【逆天邪神】赶来看望皇妹,这份盛情,着实让人感动和艳羡啊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