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86章 龙阙
  云澈一个鲤鱼打挺,从地上一跃而起。他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感受着全身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有一种身在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跃起,无疑让楚月婵惊到,她看着云澈,声音虚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……你……”

  此时,距离云澈昏迷,冰魂结界张开,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。以楚月婵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一直强撑着不肯昏睡过去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苦苦等待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次醒来与站起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怎么也不可能一想到,云澈不但重新站了起来,而且整个人在这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时辰之内,伤势痊愈,力量全复,脱胎换骨。

  “我没有事了。”云澈放下双手,微笑着说道。他看向将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士与岩龙战将牢牢隔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结界,低声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结界保护了我们吗?”

  “哼,废话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结界,你别说突破,早就死一百次了!”茉莉没好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冰魂结界,还可以支撑两个时辰。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事了吗?”楚月婵看着云澈,兀自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,玄力外放,将身体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污全部排开。顿时,他脸上、手上、还有衣服破损处裸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肤再无一丝血迹,皮肤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洁如玉,隐流光泽,根本没有半丝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这一幕,让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出现了飘忽。云澈矮下身来,将一股玄气传入到楚月婵体内,护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脉,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这里等着我,我们马上,就会离开这里。”

  说完,云澈一把抓起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冲出了冰魂结界……冰魂结界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结界,而非隔绝结界,不可进,但可出。

  大道浮屠诀第二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力量暴增,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拿在手中,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如同无物。比一个普通玄者手持轻剑还要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他一出冰魂结界,重剑便横扫而出,一连串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响中,那些岩龙战士如同被碾碎的【逆天邪神】豆子一般瞬间四分五裂……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彻底。

  此时,他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已远非之前可比。二十多个岩龙战士,在他一剑横扫下全部被轰碎。然后他身体一转,高高跳起,低吼一声,一剑砸向岩龙战将。

  之前,他被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轰掉半条命……而这一次,他想验证,脱胎换骨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有没有可以与这岩龙战将正面对撼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轰!!

  两把重剑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撞在一起,一声巨响,他们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瞬间裂开两道交错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,岩龙战将身体后仰,而云澈则被轰飞出去,落地时又后滑出很远,才堪堪停住,手臂一阵发麻。

  霸王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之上,再度出现了一个一寸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

  霸王巨剑和岩龙战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剑一共对撞过两次,两次全部被砸出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品阶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微微沉了下来,虽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大增,但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毕竟高达灵玄境五级,手中之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罕见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重剑,他想要正面对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于天真了。

  不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间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身负天狼狱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最不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以重剑为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因为他对重剑一系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熟悉了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落在了岩龙战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奇形重剑上,一抹奇光频频闪动。

  天玄器,整个苍风帝国都不会超过十件!至于天玄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则根本不会存在。

  但如今,眼前就有一把!

  现在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试炼之境,但既然自己可以死,可以突破,但就证明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非凤凰秘境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境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把天玄重剑,也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一念至此,云澈头部一扬,重剑撩起,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了岩龙战将,而这一次,他没有继续和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对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它重剑迎来时,以星神碎影瞬间移位,闪现在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左侧,重剑全力轰下。

  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强度和力量,以及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都极为可怕。但它有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硬伤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。在突破之前还剩半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就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了这一点。

  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重剑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肩上,肩膀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铠甲顿时陷落进去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却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左歪了一下,连平衡都没失去,手中之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横斩,扫向了他。

  云澈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开,避开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,然后一阵龇牙咧嘴……这家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硬,就连重剑都伤不了它……也难怪它能在自己焚心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破、天穹舞、天狼斩的【逆天邪神】联合攻击下都不死。

  我就不信,你能一直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安稳!

  云澈目光一闪,再度冲了上去,以星神碎影在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快速移动闪现,拉出一道又一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,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攻击都极为可怕,但全部砸在云澈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之上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则一次次精准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轰!轰!轰!轰……

  被云澈硬砸十几剑后,岩龙战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铠甲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坑坑洼洼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却基本上毫无损伤。岩龙战将半转身体,重剑横扫向云澈,而这次,云澈并没有后跃避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竖直瞬身,瞬间出现在了两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身上火焰燃起,然后如飞火流星般猛然坠下。

  “凤翼天穹!”

  轰!!!

  这一击,云澈所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部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。随着一声爆响,一团火焰以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为中心爆开,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盔直接碎裂,它口中发出一声似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,身体终于第一次失去平衡,向后踉跄而去,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身体状态下,为了保持平衡,左手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从重剑上离开。

  而云澈等待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只手从重剑离开,只用单手握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刻。

  重剑系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弱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腕!由于重剑太过沉重,所以挥舞时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握持,也只有双手掌握,才能发挥出重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但也因为太过沉重,当手腕受到重击时,重剑会很容易脱手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单手掌握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!

  紧紧盯着岩龙战将右手手腕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云澈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,便如闪电般向前方弹去,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骤然变得无比狂暴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在岩龙战将终于稳住躯体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也带着狂暴了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精准而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岩龙战将握紧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之上。

  砰!!

  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声中,岩龙战将再次发出一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哀吼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手臂被砸的【逆天邪神】扬起,上面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铠甲完全崩裂,奇形重剑也如云澈所料般脱手而飞,飞出了几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后,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……落地之时,伴随着一声山崩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响,地面裂开一道数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云澈飞奔而去,来到这把岩龙战将脱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前,双手抓在了龙骨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柄之上,将它抓握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虽然预想过这把重剑或许比霸王重剑还要沉重,但入手之时,他依旧暗暗吃了一惊,因为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要比霸王重剑大上一倍还多,至少也有八千斤之重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得以突破,他就算拿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来,也别想如霸王巨剑那般自由挥舞。

  同为重剑,云澈握着这把剑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和掌握霸王巨剑时全然不同,他整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也发生了堪称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就如一只蓄势待发,张开爪牙的【逆天邪神】猛虎,随时可以爆发出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流入重剑,心海之中,也显现出了这把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

  “龙……阙……好剑,好名字!”云澈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嘴角浮现一丝淡笑。天玄之剑与地玄之剑虽只有一个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但其重、其威、其势,都天差地别。而失去了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,气势竟下降了一倍还多,宛若一只被拔掉了利爪和牙齿的【逆天邪神】猛虎,让云澈再也感觉不到了什么威胁感。

  他目光转向了岩龙战将,冷笑着低声道:“就用你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把剑,送你归西!”

  声音落下,他已冲向了岩龙战将,随着一股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啸,重剑龙阙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第一次展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锋芒,轰鸣声中,龙阙正面切斩在了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只听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哧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那层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铠甲就如一层薄纸般碎裂,岩龙战将一声低吼,身体倒退数步,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,留下了一道两尺多长,一寸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这一剑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效果,让云澈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不等岩龙战将站稳,他已高高跳起,全身凤凰之炎再度燃起,目光锁定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,口中发出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让我看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,能不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这把天玄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!”

  “凤翼天穹!”

  嘶啦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火焰包裹下破空而去,凌空撞击在了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,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火焰爆裂,凤凰之炎与龙阙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同时爆发,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厚重头盔与坚硬头部在一瞬间同时爆裂,洒下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石。

  云澈飞坠而下,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地上,双手把龙阙剑横在眼前,目中释放着兴奋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头部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仰倒,然后在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沉闷响动后倒落在地,溅起漫天沙尘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