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84章 生死之间 上

第184章 生死之间 上

  轰!!!!

  在今天之前,云澈从未遭遇过比他手中重剑还要沉重和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但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与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碰撞时,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座从天空飞坠而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巍峨大山轰中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在一刹那失去知觉,重剑远远飞出,他整个人也贴着地面,如箭矢般倒滑而去,在地面之上,留下了一道足有二十多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砰!重剑从高空落下,巧而又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边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插在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赫然出现了一个长达两寸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停住后,半天没有动静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以一个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角度扭曲向了后方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脱臼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已被直接砸断。

  “云澈……云澈!!”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揪紧,用自己所能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声音呼喊着。刚才云澈倒滑时,后背垫地,将她牢牢护在前胸,没有让她伤到一丝一毫。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重无比。这些伤如果落在其他人身上,早已致命。

  她心里更清楚,云澈这一番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次重伤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护她,他可以用速度和岩龙战将周旋,虽然他没有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但至少,不会转眼之间变得如此凄惨。

  “我……没……事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一点点仰起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沙哑而艰涩,在他上身终于直起来时,岩龙战将距离他已不到三十步之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臂依旧弯折在身上,已经感觉不到右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只有肩膀上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。

  “放开我……不想死,就马上放开我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让楚月璃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。她无法理解,为什么这个男人如此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护住她……“拼了命”,毫无折扣的【逆天邪神】拼着命!自私,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,惜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。她想不明白,这个身上处处透着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为什么会不惜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机遇,如此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条残命。

  “我……不会!”云澈咬着牙,字字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再不放开我……我就咬舌自尽!”

  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瞳孔微缩,他侧过脸,看向一脸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嘴角一阵抽动后,忽然发出一声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:“给我闭嘴!”

  这一声大吼,直接把楚月婵喊懵过去。站于玄力金字塔顶端,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吼过。

  云澈全身颤抖,目视着楚月婵,字字铮铮:“小仙女,你给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你现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强者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高高在上,俯视众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宫仙子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柔弱不堪,无法保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作为一个弱女子,你现在唯一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依赖一个可以守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”

  “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你排斥男人,甚至骨子里有些不屑于男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苍风帝国,与你相近年纪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估计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,将来,你甚至有可能成为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强者,但这绝不代表你能蔑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因为再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也一定会有必须依靠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世界上明明有了女人,却还要有男人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!如果一个女人一生连一个可以依靠,甘愿不惜一切守护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都没有,那么她纵然立于世界之巅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甚至不配被称作一个真正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”

  “论实力,我比你弱小千百倍,但现在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靠!你可以想要寻死,想要自尽,想要放弃,但我不会,因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男人,男人在要守护一个人时候,只会在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才会倒下。”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没有手臂保持平衡,他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艰难:“你想要死,我偏不……我之所以会选择重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要守护我想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我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第一个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爱人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如果我连第一个要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守护不了,我还怎么配继续用重剑。”

  “今天,赌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骄傲,我要让蔑视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你知道……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!”

  “呃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云澈眼睛瞪到最大,在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半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甩,将脱臼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甩回前方,然后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卡回骨位之中……这个过程虽然短暂一瞬,但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无法想象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本刚刚归位,不能剧烈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却伸向前方,抓在了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柄之上,看着已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,他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阴森凄厉。

  “焚……心!!”

  随着口中两个沉重字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溢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忽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境关——焚心,这个他全盛状态都不敢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关,在这个他最为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被他强行开启。

  天毒珠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茉莉大惊失色,她张开嘴唇,但马上,差点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止声音又会被她强行咽了下去。感受着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她一阵发怔,随之目光变得朦朦胧胧,眼前,隐约浮现出那个魂牵梦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然后在她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和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叠在了一起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和哥哥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像好像……

  为了守护要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为了守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尊严……

 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知道这么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但,他不会犹豫,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……

  邪神第二境关“焚心”开启,本该已完全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忽然升腾起一股无比狂躁,但也极度不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。云澈一把抓起了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然后一声咆哮,甩向了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……剑身之上,燃烧起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。

  “凤凰破!!”

  这一招凤凰破,飞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凤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把重剑!

  重剑之上火焰狂燃,化作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铁凤凰,带着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和势不可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冲向了岩龙战将。而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同样燃起了凤凰之炎,背后,张开了一对华丽而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羽翼。

  “凤翼天穹舞!!”

  一剑一人,一先一后!

  砰!!!!

  重剑冲击在了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部位,火焰炸开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力量让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上半身出现了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仰。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紧随而至,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冲击在它后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将它本就失去平衡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冲翻在地。

  云澈在空中一个翻转,一手抱紧楚月婵,另一手抓住飞弹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锁定岩龙战将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双目之中,放射出无比残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重剑,高高举起……

  “天……狼……斩!!”

  “喝!!!”

  周围大片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混乱涌动,一道仰天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狼之影在云澈背后闪现,然后随着他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这道苍蓝狼影带着足以崩天裂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冲击向了前方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

  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随着狼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向前蔓延而去,瞬间冲击到了岩龙战将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它轰击的【逆天邪神】高高飞起,霸道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它直线带飞百米之遥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壁之上,随着山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晃荡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沿着山壁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滑落了下方,然后,被山壁上撞落而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片碎石完全掩埋,只剩下那把深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露在了外面。

  看着眼前发生了一切,楚月婵眼神呆滞,几乎失去了思考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

  “成功……了……吗?”说出这句话时,楚月婵有一种身在梦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明明那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明明已数次力竭,他竟然又忽然爆发出了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他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怪物,身体,就如没有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底洞。

  但回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重剑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耳声响。

  楚月婵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螓首,在她看到云澈脸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瞳眸在一瞬间扩张到了最大。

  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是【逆天邪神】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,眼缝之中,两道鲜血正流淌而下。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、鼻孔、双耳,全部都在溢出着血流。

  哧……哧……

  破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轻,但很密集。这些破裂声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、血管、甚至骨骼。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、四肢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、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……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着一道又一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争相涌出。几个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张面孔已遍布细纹,状若龟裂……衣服下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同样裂开无数,皮肉之下,血管、骨头,也遍布裂痕。

  正常状态开启焚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了危险,无比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却开启了焚心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,他已经料到。焚心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连环三招,耗尽了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信念,也或许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生命之中,那璀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光彩。

  噗通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松开,小仙女倒在了地上,云澈也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下,然后再也没有了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甚至没来得及对楚月婵说一个字。

  “云澈……云澈……云澈!!”

  楚月婵大声呼喊着,她移动着唯一可以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,想要触及云澈,但虚弱如她,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之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跨越的【逆天邪神】鸿沟。看着一动不动,全身溢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传来了阵阵抽痛……一种她从未感受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痛,还有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惧怕——对云澈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惧怕。

  不知不觉间,她发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已经完全模糊,这个事实,让她懵怔在了那里……因为她竟然流泪了。已经几十年不知眼泪为何物,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哭泣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竟然为了一个比自己小上近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流泪了。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还有比万箭穿心还要难以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痛,以及那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。

  而今天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完完全全不知何为眼泪,何为心疼,何为害怕……但此刻,却如浪潮般汹涌而至,无法阻挡,无法停止。

  “云澈……云澈!”她一遍遍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着,声音无力而悲怆。

  轰!!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,没有得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点回应。山壁那边,却传来了碎石被撞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本被埋在碎石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战将,在纷飞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石之中,重新站了起来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