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78章 太古苍龙 上

第178章 太古苍龙 上

  灭杀雄蛟后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顿时涌上一抹苍白。她回眸望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红裙飘动间,身体已化作一束红芒,回到了天毒珠之中。

  看着雄蛟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云澈大舒一口气,一边狂奔一边急声道:“茉莉,你没事吧。”

  过了好一会儿,茉莉才发出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哼!算我上辈子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然有些虚软,但并不飘忽,这也让云澈放下心来,有些歉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次,又连累你了。”

  “……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必多说了。你如果想要救那个女人,速度就快一点。我可无法保证她有没有中了那只雄蛟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。另外,三个月内,你都不要再指望我出手。”

  茉莉说完这些,便没有了声音,在天毒珠中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着又一次蔓延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。虽然这一次没有像上次斩灭炎龙时那样伤及魂源,但依旧绝不好受。

  一个半步王玄,两个天玄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激战,让这一带饱受灾难,地面平均下陷了至少三尺,一眼望去,寸草不留。终于到了这片区域,云澈一眼看到了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那里,就如枯黄土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朵醒目莲花。

  “小仙女!”

  云澈心里一突,快步冲了上去,来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时,他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愣了一下。

  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衣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破损不堪,却在残留冰华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下,依旧一尘不染,一直罩在她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纱也已不知在何时飘落,让云澈终于完全看清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。

  和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很美很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。五官精致绝伦,黛眉清细,肤若珠华,虽然颜、唇都苍白如纸,但依旧无法掩下那发自骨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傲尊贵,超然出尘,让人面对她时,几乎不敢生出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之心,唯有自惭形秽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呆滞只持续了刹那,便马上蹲下身来,伸手按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颈上。手指碰触她皮肤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了一下,因为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体温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就如刚在冰泉中浸泡过一般。

  “不要……碰我……”感觉到云澈对她脖颈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小仙女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起来,声音气若游丝,却无比坚决。她虽已重伤濒死,但身体对男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骨髓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条件反射一般。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丝毫减少。

  “好,我不碰你……我不碰你。”云澈连忙把手收回,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下沉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探视,让他内心一片惊然。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夸张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严重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毁了,就如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一般支离破碎,比他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废玄脉毁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彻彻底底,根本不可能修复。如果一定要说还有一个方法,那就只能像他当初那样,重建一个玄脉……但这种机缘,云澈可谓天玄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人,根本可遇而不可求。而且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,有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玄力也只能从初玄境重新开始。

  不但玄脉尽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也几乎全部断裂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除了残存意识,全身上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几近完全瘫痪残废,除了右臂和右手经脉只碎了一半,还能勉强动弹,全身其他部位,已根本不可能活动。

  将天玄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蛟龙几息之间冻成毫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雕,那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而施展这种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常以神医自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也唯有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。他自信可以保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但不可能恢复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更不可能恢复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除此之外,云澈还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感受到了一种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气。

  “不用管她了,她已经活不了了。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不!她能活,有我在,一定不会让她死!”云澈牙齿紧咬,双手隔空按在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脉。

  “哼,你没必要自欺欺人,你难道感觉不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志。从傲世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王玄,一下子成为了一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换成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我也不会想再继续活下去。就算你有办法让她活下去,她今后也只能躺在床上,这对她而言,将比直接死去要难受千万倍,你若要救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折磨她。而且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就算再高超百倍,她若自己心死,你也根本不可能救得活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如一盆冷水浇淋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,他全身僵住,一动不动。许久,他垂下头,看着小仙女毫无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吟道:“师父说过,天地万物,相生相克,生死轮回,因果循环,不息不绝。世间所有之物都有其反面与逆面,病患可以生成,便必然可以治愈,世间从来就没有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治之症,纵然有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没有找到方法而已。玄脉既然可以破碎,就一定有办法可以修复……一定会有!一定会有!!”

  最让云澈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重到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志。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若她心若死灰,一心求死,不要说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师父在世,也不可能救得活。一念至此,他不再顾忌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双手抓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大声吼道:“小仙女,听着……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有我在,你死不了,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也死不了,你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给我三年时间,我一定能全部修复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也一定有办法可以复原,你睁开眼睛,看着我,不要死……不要让自己死啊!”

  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闭合,唯有雪唇动了一动,发出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玄脉尽碎,回天乏术……我不怪你,你……走……吧……”

  小仙女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,同样尽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志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“我不怪你”,毫无责怪,也毫无感情,就连一丝怨恨与不甘都没有,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若死灰。

  “你不用试着劝她了,你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办法为她修复玄脉,甚至现在就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变得完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志也不会减少。”茉莉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苦修毁于一朝,你根本不了解从半步王玄到一个废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不可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落差。哼,且不说她,就说摹灸嫣煨吧瘛裤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这一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修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、所有神诀全部消失,你难道不会绝望吗?更何况她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!”

  “不!我不会!”云澈眼神决然:“无论我失去什么,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一定有重新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活着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!”

  “嗷……呜……”

  远处,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玄兽吼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且断断续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越来越近。显然,激战停止,双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,让一些有着较高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察觉到了异常,开始试探着向这里靠近。而能处在这荒原中心地带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随便一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不可能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云澈目光四顾,忽然看到,就在北方不到一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有着一座孤零零的【逆天邪神】矮山,矮山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黑漆漆的【逆天邪神】洞口。之所以说它孤零零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在刚才小仙女与双蛟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中,周围大片区域都已被扫成平地,唯有那座矮山,不知什么原因竟还安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于那里,而且看上去似乎没受到什么损伤。

  如果被一只玄兽发现,那么不光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,连他也要交代在这里。他当机立断,一把将小仙女冰冷而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抱了起来,冲向了那座矮山,同时低声吼叫道:“小仙女,我知道你冰清玉洁,甚至排斥男性,但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抱你了……想惩罚我,想杀了我,就给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!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就这么死了……我……我马上扒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!”

  小仙女这一辈子,都没听过如此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。她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已被他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,眼睫微颤间,本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志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生出了丝丝愤怒、屈辱,还有某种无法说清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但马上,这些东西便又被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志淹没……

  云澈快步而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冲进山洞,整个过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一直源源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小仙女体内,保护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。

  这个山洞比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幽暗,但并不阴森。云澈一直走到山洞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,才把小仙女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。

  这里很黑,很安静,连风声都已完全听不到。感受着小仙女游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云澈一阵内疚与无力:“对不起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要保护我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非要去追那只风暴烈鹰,你也不会遭遇这种事……如果可以早些预料到这种事,我绝对不会做出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,又怎么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重要……”

  云澈当初提出要小仙女保护他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时,绝没想到这段时间之内,他竟会遭遇两只天玄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蛟龙……这个实力足以列入苍风帝国前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信守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离开两个月之后按时归来,从苍风皇城,跟随他来到这死亡荒原,寸步不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……现在,甚至为之付出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。

  云澈从来都不愿意亏欠别人什么。小仙女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“交易”,他一直享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安理得。但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又怎么可能继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安理得。

  云澈伸手试了一下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脉搏,发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体温不但没有更加冰冷,反而温暖了一些,一怔之后他马上反应过来,她身体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所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。如今她玄脉破碎,冰系玄功也全部消散,体温也开始趋于正常人……

  想到这里,云澈迅速站起身来,在自己和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燃起一圈凤凰之炎,带起黑暗山洞的【逆天邪神】股股热流。

  这时,忽然一个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上空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:

  “凤凰之炎……原来如此。看来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果然流淌着少许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。”

  这个声音让云澈闪电般从地上跳起:“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说话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