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73章 灭团!
  独眼龙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准确无误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重剑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柄上,但他还没来得及笑出声来,便感觉一股犹若千钧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从手臂上猛然传来。

  咔嚓!

  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空中坠下,独眼狼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瞬间被砸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裂,重剑落势不减,直线砸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只听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。独眼狼在惨叫声中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倒在地上,在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之下,连半个身体都在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闷响中陷入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之中,胸骨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断裂十几根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  其实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独眼狼提起全身玄力,铸好玄力防御,摆好姿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算接不住重剑,也不至于被砸掉半条命。但面对一个少年随手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任谁也不会提起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去接。

  正在嘻哈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龙强盗们全部傻眼,一双双眼珠子都差点蹦出眼眶。云澈双手抱胸,冷笑了起来:“我这把剑,好玩吗?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重剑依然压在胸口,压的【逆天邪神】独眼龙胸腔下陷,完全窒息,一口气都无法喘上来,他瞪大眼睛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两个字,便眼白一翻,昏死过去。

  压在独眼龙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山。

  眼前这一幕所有人始料未及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半天都回不过神来。黑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圆瞪,心中对这个本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大肥羊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猛然生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……能将有着真玄境五级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独眼龙砸成这样,那把大剑,至少要三千多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黑龙自问自己挥舞起来都格外吃力,而这个明明只有真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却可以脸不变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丢出去……那得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臂力。

  “全部上……杀了他!”

  黑龙在处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混迹了近十年都不死,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庸碌愚蠢之辈。即使云澈所表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下可谓不足为虑,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让他依旧果断下达了全体围攻的【逆天邪神】指令。

  将云澈团团围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龙强盗顿时从惊呆中齐齐惊醒,然后一声呼喝,全部拿出武器,蜂拥而上。被按制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小玲在这阵势之下惊叫一声,闭上了眼睛,不忍看到云澈被砍到血肉横飞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惨画面。

  这些强盗玄力修为最低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有真玄境五级,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则达到了真玄境十级,在这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围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支实力相当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盗队伍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沉,右手一招,玄力涌动,将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从眼独眼龙身上吸回到了手中,然后重剑横起,原地猛然旋转挥舞……

  呼!!

  这简简单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挥舞,竟卷起一阵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卷风暴,飞沙漫天中,那些黑龙强盗还未能近身,便全部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迎面而来,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带起,让他们在空中连续两三个后空翻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栽到了地上,无一例外,有一些连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都被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冲走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黑龙和副团长白龙同时后退好几步,脸上大惊失色。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霸道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没有碰到任何人,没有使用任何玄技,仅仅以剑挥舞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风,就将所有人冲翻在地!

  而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黑龙与白龙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险些肝胆碎裂。

  云澈根本懒得在这些人身上多浪费一秒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重剑一砸地面,剑身之上燃起熊熊烈焰,眉心部位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释放出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。

  “焚…星…妖…莲!!”

  低吟声中,云澈遍身燃火,爆燃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瞬间窜起数米之高,然后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为中心层层散开,怒然盛开一朵妖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莲花,瞬间笼罩了周围二十多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,将所有倒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龙强盗都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席卷其中。

  十几声交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于巨大火莲中响起,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。但焚星妖莲并没有因此而怜悯,依然在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绽放着,层层叠叠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舌逐渐盛开成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火莲,包裹着一个个在绝望中痛苦翻滚,直至完全化成灰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

  这时云澈第二次释放焚星妖莲,但其威力,要比第一次释放时强出数倍。

  黑龙和白龙十几年来抢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杀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“胆小”二字绝对沾不上关系,但在眼前将他所有小弟转眼间焚烧成碎渣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面前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苍白无比,牙齿在打颤,双腿在哆嗦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都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着。

  “大……大哥……”白龙站到黑龙面前,用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。

  “走……我们快走!!”

  黑龙倒退两步,然后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向后逃窜而去。白龙一愣,也连忙跟在身后溃逃……两个过着刀口舔血日子,玄力高至灵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玄者,竟被一个只有真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给吓破了胆,落荒而逃。

  他们没能跑出多远,火莲之中,一个身影飞射而出,转瞬追及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带着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砸落。

  黑龙和白龙转身回头,大吼一声,两把长刀瞬间倾注了他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一起迎了上去。

  一个真玄境四级,对轰两个灵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疯子和不想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才能做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面对两个人同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迎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动了一下,却丝毫没有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了上去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一瞬间狂暴了近十倍……

  如果此时他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种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他纵然有大道浮屠诀在身,也绝对不敢这么做。

  但,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。

  正面对撞,谁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上重剑!!

  三枚龙血宝丹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增强和玄力提升之下,他完全自信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已经可以毫无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抗下凌杰之前让他狼狈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绝剑,又何况两个灵玄境一级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合击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当!!!!

  一阵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响,黑龙和白龙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把长刀全部断成数截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之下,两人就如两个皮球一般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滚了出去,停住之时,两人抓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腕痛苦哀吼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从肉到筋到骨大面积碎裂,血流如注,几近残废。身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麻痹中半天无法站起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在那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冲击下几乎散架。

  云澈后翻落地,又后退了几小步,便将反震力轻松卸掉。

  灵玄境,在刚入苍风玄府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整个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中也只有三个人达到此境界,可以说他连挑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但此时,一招重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陨月沉星,竟轻轻松松砸翻了两个。

  “邪神诀”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暴走和狂暴玄技,“大道浮屠诀”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逆天躯体、“凤凰颂世典”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力,“天狼狱神典”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神威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四种力量,前两者来自于上古真神——邪神与荒神,前两者来自于上古神兽——凤凰与天狼。四大神力,齐聚于一个凡人之躯,给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超越一个大境界挑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也注定了他必定惊世骇俗!

  对于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不要说两个灵玄境一级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四级,也有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没有给黑龙和白龙喘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云澈一个箭步向前,重剑抡起,砸向已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龙和白龙。

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

  黑龙瞳孔收缩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已同时砸落在他和白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砰!!

  一声爆响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同时被砸断,漫天洒血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出去,死无完尸。

  云澈面不改色,收起重剑,也不看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一眼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回到了孙周和木小玲两师兄妹面前,停住脚步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们。

  “谢……谢谢恩人再次救命之恩。”

 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龙佣兵团在眼前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举手投足之间便成了一地焦尸,就连团长也转眼间毙命,发生在她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实在太大,让她恍若在梦中,跟云澈说话时结结巴巴,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崇拜和感激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“谢谢……谢谢恩人大恩!”孙周也慌忙喊叫道,声音急促而颤抖。

  云澈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把他们引到我这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这一句话,让孙周顿时汗如雨下,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道:“不不不不!恩人……恩人你听我解释!适才我和我师妹落到这些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我怕他们伤及我和我师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所幸恩人神威无敌,消灭了这些恩人,请恩人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恕了我们师兄妹,我和师妹一定感恩戴德,永世不忘。”

  “哦?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云澈冷笑了起来,他目光瞄了瞄木小玲,嘴角咧开,眼神忽然变得淫邪起来:“你这师妹,看上去不错嘛,应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处子吧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再配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孙周哪还不明白什么,想也不想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是【逆天邪神】!我师妹至今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处子……恩人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,尽可拿去享用,相信师妹也一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。”

  对于孙周又一次说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木小玲已经连失望都不屑再有,唯有一阵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。

  云澈目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淫邪瞬间消失,化作一片冰冷,他忽然向前,一脚将孙周踢翻在地,然后脚步踏前,踩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之上。

  “恩人,你……”孙周瞪大了眼睛,他刚出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便微一用力,让他白眼一翻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再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像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,活在世上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玷污空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送你去见阎王吧!”

  声音落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传来“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孙周双眼一凸,就此殒命。

  “啊——”木小玲一声尖叫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杀他!他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卑鄙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,但他又没杀过人……罪不至死……你为什么要杀他?”

  云澈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你这个师兄,平时在宗门里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品资质口碑俱佳吧?但今天面对死亡,他露出了各种丑态,你觉得,如果他活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允许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丑事被别人知道吗?而你另外两个一起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已经死了,知道这些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剩下你一个。”

  听到这里,木小玲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已经一片苍白。

  “他看上去对你还有所企图。那么,他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你先奸后杀,然后回到宗门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在死亡荒原遭到恶人或玄兽杀害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丑事就一点都不会败露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里人人尊敬仰慕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,而你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尽屈辱而死……你还要问我为什么杀他吗?”

  说完,云澈不再停留,向北离开。

  木小玲呆立在那里许久,才缓缓软倒在地上,低声呢喃道:“谢谢你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