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9章 决然离开

第169章 决然离开

  “啊?”云澈冷不丁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让蓝雪若小怔了好一会儿,然后直接点头:“如果你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当然可以啊,毕竟无论结果如何,参加排位战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历练,也可以为三年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参加打下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础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皇室只能有三人参加,而且这三人需要通过公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选拔而出我也并没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权。所以,云师弟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参加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要在半年之内,进入内府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三名。”

  云澈目前取代慕容逸在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,位列第七十三名,半年之内从七十三名踏进前三名,任谁听来都会觉得不可能实现……也没有人会相信,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七名薛浪和第三十六名封白衣已经死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云澈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至少要在第七名之上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云澈点头,目光柔和而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蓝雪若:“我会争取到参加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而且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参加,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历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参加……所以,师姐,接下来,我会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离开?”蓝雪若眸光一动,然后匆忙抓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:“你要离开去哪里?为什么要离开?”

  云澈反手把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握住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师姐,还记得我那晚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吗?我说,我会给予你可以依靠依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替你抗下哪怕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子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虽然我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,但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太弱小,根本没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。你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我甚至都无法去插足,否则非但不能为你承担,反而会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拖累和牵挂,甚至有可能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软肋。”

  “在接到太子和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邀约时,秦导师劝过我主动疏离你,因为只有这样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最好,对我自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保护。但这种事,我永远都不可能做。如何应对太子和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共同邀约,我这几天想了很多,最终,在权衡我目前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东西之后,即使我心再高,气再傲,也无法不承认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格介入到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乱之中,更无法为你分担什么。至少,太子和三皇子若想要我死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。”

  “所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邀约,我无法做出选择,即不能选择其中一方,更不能同时选择和同时不选择,我唯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做选择,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这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思熟虑之后,做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身为一国之太子和皇子,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之大,高手之大,绝非常人所能想象。他离开流云城之后,大部分时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圈子,还可以出类拔萃。但皇室之争,却全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圈子可比。就玄者而言,太子和三皇子手下,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不会下于数百人,天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也必然存在,甚至还有可能涉及到王玄境界,灵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计其数。云澈无论选择了谁,都会等同被卷入到这个圈子之中。他毫无势力,玄力在这其中又低微不堪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在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在这其中除了徒增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和牵挂,又能卷起什么风浪?

  而这些,身为皇室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云澈更透彻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动了好几次,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欲言又止。这些天,她一直担心云澈被卷入其中,离开,对他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但,她又根本不舍得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因为她现在已经无法想象看不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云澈已成为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支柱与寄托,如果他就此离开,她将无所适从。

  最终,她选择了点头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离开也好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。如果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,他们纵然会拉拢,也不会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急切和强烈。但你现在在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太大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将会很大程度上引导年轻一辈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倾向,所以,你无论选择谁,都会彻底卷入其中,同时,遭到另一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恨……甚至暗杀。”

  “这些天,我一直也好想劝你暂时离开皇城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又舍不得你,在皇城之中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始终无法安定下来,如果连你也从我身边离开,我……我……”蓝雪若紧紧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咬住了嘴唇。

  云澈摇了摇头,道:“师姐,你放心好了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离开,而且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不会很长。其实,我之所以想要离开皇城,逃避太子和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邀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另一半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想出去历练。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数玄者梦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之地,但这个地方太.安逸,有压力,却没有逼迫,有受伤,却没有死亡威胁。我需要一个更加能历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可以让我早点拥有能让你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。半年……师姐,给我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半年之后,我一定回来,带着一个更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回来。”

  半年时间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作为一个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期,其实很短。云澈会把时间压缩到这种程度,一个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于半年后举行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怕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太长,皇室出现了什么太大变故,而他却没有在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

  “那你……这半年去哪里,想好了吗?”蓝雪若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还没有,不过相信离开皇城之后,马上就会找到。”云澈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蓝雪若努力将心中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万般不舍压下,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半年,也并不长。既然你已经选择,我……我会在皇城,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等你回来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无论如何,不要给自己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更不要让自己置身于危险……我之所以还留在皇宫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无法丢下父皇。我昨天亲自去了黑月商会……但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,也从未有过焚魂花,如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宿命,那么,在父皇驾崩之后,我会舍弃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你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……什么皇室之争,什么弑父之恨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重要,我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只要有你,就足够了,所以,一定不要给自己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好吗?”

  云澈内心剧烈一颤,伸出手臂,用力把蓝雪若抱紧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足以让云澈永世不会负她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对于蓝雪若,对于云澈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纷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!

  “云师弟,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?”

  “……现在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不会舍弃苍风玄府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秦府主和元霸那边,也请师姐帮我告知……半年之后,我就会回来……一定会回来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带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在蓝雪若泪眼蒙蒙的【逆天邪神】目送之下,云澈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了苍风玄府,离开了苍风皇城。

  “为什么会有了一个这么突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?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响起了小仙女飘渺幽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小仙女又一次主动和他说话,云澈心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舒坦:“也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突然,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念头,这两天也有过很多次。”

  他虽有过念想,但一直很犹豫。他铁定不会告诉小仙女他之所以会忽然这么果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对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陈述,给了他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。

  “那你决定去哪里?”

  云澈眺望东北方,缓缓说道:“玄兽横行之地……一千八百里死亡荒原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死亡荒原”这个名字,居然让有着半步王玄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声音里都带上了惊然:“你居然要去那里历练?你可知道,那里被称作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堂,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。每年死在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历练者,不计其数。”

  “我知道,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就听爷爷说起过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我会有一天踏足那个地方。我想,整个苍风帝国,没有比那里更适合历练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云澈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既然你已经有了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为什么不告诉她?”

  云澈幽幽叹息:“死亡荒原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凶地之一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数量,要百倍于万兽山脉。如果告诉了她,她将日夜牵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寝食难安。”

  小仙女没有再发出声音。

  云澈将重剑负在背上,拿出事先买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图看了一眼,脚步如飞,徒步行向了北方,很快便消失在了道路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远离了暗流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城。

  他自傲,但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莽夫。

  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避离,只为更加强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!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十天之后。

  死亡荒原,苍风帝国凶名昭著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地之一,南北纵横一千八百里,东西横贯一千六百里,荒原之中盘踞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且这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大多偏于狂暴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名和密集分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也吸引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历练者以及探宝者前来,但每年,亡命于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数以十万计。“死亡荒原”由此得名。

  夜幕如洗,明月高悬,一股森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常年笼罩着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周边区域。远处,不断传来玄兽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,此起彼伏。

  一座座客栈坐落于此,每一家都住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。再往前三十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客栈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客人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一闯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夜幕之下,一个背负重剑,面色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迎着森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缓步走来。

  “终于到了。”

  看着客栈窗户里透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灯光,听着远处那让人悚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咆哮,少年停住脚步,看着远方,低声自语道。r1058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