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8章 决定
  “你听说过丹阵吗?”云澈一脸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丹阵?”

  “丹阵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形之阵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用来淬炼丹药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阵法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傅说过,以鼎炉、业火炼药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最普遍,但也很低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炼药方式,因为这种方式会导致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流失,而且会伴随着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败可能。但使用丹阵则不同,以阵法直接萃取融合,基本上不会产生药力流失,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也很小,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我刚才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丹阵。”

  云澈面不红心不跳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……不过,这些也并非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瞎扯,这个世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存在着丹阵这种东西,他在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傅就会使用,这片天玄大陆或许也存在着会使用丹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奇人异士,但丹阵运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再熟练,再高等,其淬炼能力,也根本不可能和玄天至宝天毒珠相比。

  小仙女月眉微蹩……丹阵这两个字,让她并不感觉完全陌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似乎有那么一丝丝印象。而印象如此模糊,说明丹阵极少出现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会使用丹阵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极其之少,至少苍风大陆第一神医古秋鸿就不会使用,她宗门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丹药师也同样不会使用……连提都没有提及过。

  但眼前这个少年,却在举手投足之间,将一堆材料淬炼成三颗散发着王玄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……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丹阵”,让她纵然震惊,也无法不相信。

  “让我看一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?”

  小仙女向云澈伸出了一只冰雪柔荑,还未等云澈答应,一阵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荡起,一枚龙血办宝丹已被她吸入手中。

  纤指拿起龙血宝丹,感应了一番其中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再次微微动荡。这枚龙血宝丹里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无疑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之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龙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兽之尊,且不论各种凡龙和次龙,在上古传说中所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兽之中,龙同样为尊,地位要胜过同为神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、天狼、金乌等。龙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强横,世间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比拟。其血、骨、鳞、脏、皮肉……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至宝,但由于太过强横,不经过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调和,决不能轻易作用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否则不但得不到什么益处,反而会引起损伤。

  来自王玄之龙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但这枚丹药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息却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,并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到各种药材之中,变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符合人体机理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之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但或许一个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都可以将之在体内炼化。

  这颗丹药,纵然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,都非同小可。

  随着小仙女手指一动,龙血宝丹又飞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她美眸注视着云澈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自称神医,医术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奇高,我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剧毒,你都能挥手之间化解,医圣古秋鸿在苍风皇帝苍万壑体内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蛊毒,你也轻易探出,你居然还懂得‘丹阵’,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这么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能力,随便一种,都足以惊世骇俗,只要你想要进入宗门,我相信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宗门都会盛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入,并许你极高地位和无尽荣华,为什么你却屈身于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之中?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?”

  “一入宗门,终生不得离开,否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叛离,只能一辈子为一个宗门而活。这对我来说,和进入了一个牢笼没什么本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别。我追求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……”

  后半句云澈没有说出来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。而无论前者和后者,先决条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喜欢权利和俯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已经失去了太多,再世为人之后,他已不想再失去。

  小仙女神色不变,对他这番满含傲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毫无反应。她又问道:“既然你追求自由,那你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能力为什么要让我知道?你就不怕我给你散播出去?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那些宗门知道了你拥有如此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和炼药能力,而你又没有自保和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到时候,你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自由和安定都不可能。要么顺从,要么被迫顺从。”

  “因为我相信你啊。”云澈微笑了起来:“像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以你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根本不需要多看我一眼,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当初在重伤之后,你没有就此离开,反而一直守了我好几天,还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为我愈伤……又在离开两个月后如约回来,昨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遭遇危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出手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这些都说明,虽然你外表看上去冷冰冰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内心很善良。而且,像小仙女这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别人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我也一定会信,怎么看都不可能像坏人。”

  “……哼,伶牙俐齿。”小仙女侧过美眸,声音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,但眸光却在不经意间舒缓了几分。

  “小仙女,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云澈忽然说道。

  “??”

  “你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吧?”云澈面带试探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小仙女没有回答,没有承认,但也没有否认。

  “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云澈笑了一笑,然后一阵犹豫后,问道:“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应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”

  小仙女眸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凝:“你认识倾月?”

  小仙女对“夏倾月”这个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云澈吓了一小跳,他点头道:“嗯,认识,在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就认识。因为我和她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流云城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不过后来听说他嫁人了,嫁人之后没多久,就离开了流云城,去到了冰云仙宫。”

  “没有错,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不过关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不需要再打听了。”顿了一顿,她瞥了云澈一眼,道:“如果你今年会代表皇室参加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或许可以见到她。”

  “她会参加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?”云澈讶然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和我相仿,现在才刚满十七岁,十七岁就参加,不会太勉强吗?”

  他与夏倾月分离时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初玄境十级……就算她有所隐瞒,也最多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,以入玄境为起点,经过一年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就去参加苍风排位战,这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勉强”。

  “哼,其他人自然不能,但倾月可以!上一届,凌云能以十七岁之龄登顶首位,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同样可以!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领悟力,可谓旷古绝今,无人可及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凌云都绝对比不上。这一届苍风排位战,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只有一个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凌云!若倾月参与上一届排位战,我冰云仙宫必是【逆天邪神】首位!而纵然面对三年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,倾月也绝对不会输。”

  说起夏倾月时,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和平时全然不同,淡然中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期盼,当然,还有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。

  云澈久久无言……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有多恐怖,他已听蓝雪若描述过。而此时从小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却对夏倾月战胜已经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有着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。他给予了夏倾月天灵神脉,但天赋并不只有玄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还有对玄力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力、掌控力、领悟力等等……

  当年凌云取得排位战首位时,夏倾月只有十四岁,才刚刚进入初玄境,而凌云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九级。如今,凌云必然已突破灵玄,踏入地玄之境,能在二十岁之前进入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许整个苍风大陆年轻一辈,也唯有凌云一人,如此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冰云仙宫不会不知道,但却如此自信她能和凌云一战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起来……如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么自己这个倾月老婆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也着实太恐怖了一些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会相信,你也不需要相信。你昨日已经见过凌云,也赞他‘毫无破绽’,但可惜,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声名陨落之时。”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头,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原来她已经这么厉害了……额,小仙女,你知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男人这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,居然能把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娶做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婆?”

  “她嫁人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了结尘缘,也为了不想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背负背信弃义之名。宫主惊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感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诚之心,更为了让她毫无牵挂……再加上她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天生玄脉残废,一生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,倾月也发誓对他从无一丝情感,所以,她才因此破例成为我宫第一个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她成婚之后,便马上回到了冰云仙宫,今后与她所嫁之人将永不相见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如你所说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千万个他,也不可能配得上倾月,却和倾月有了夫妻之名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恩惠。”小仙女看了一眼云澈,继续道:“关于倾月,我能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了,你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诸多秘密展现在我眼前,这些话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回报。”

  咚,咚。

  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敲门声响起,门外传来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云师弟,你在里面吗?”

  敲门声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一片冰华飘动,小仙女已如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般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云澈走过去打开房门,还未等蓝雪若说话,他就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师姐,我决定了,我要参加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