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6章 梦幻毁灭

第166章 梦幻毁灭

  “狂妄!”被一个小辈如此蔑视,方姓老者顿时大怒。

  “方伯,不用和他废话,马上杀了他。他如果不死,以后必定会杀我!”封白衣单手撑地直起身来,满脸怨恨和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

  方姓老者一声冷哼,忽然飞身而起,右手伸出,直线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。这一抓下去,足以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瞬间扭断。

  云澈准备撤开,但一动玄力,胸腔便传来无法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痛。他眼神一阴,凝视着方姓老者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夺命之爪,在心中低吼道:“茉莉,杀了他!”

  距离茉莉灭杀炎龙,魂体毒发已过去数月之久,她绝对不能动用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月期限也早已过去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已可以在极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动用玄力……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击杀王玄之龙都只需一瞬,何况一个地玄境。虽然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,都会让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有一定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作,但这种情境之下,也唯有依赖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才能解围。

  “不需要我出手!”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口拒绝:“自然会有人救你。”

  “嗯?”云澈一怔,而此时,方姓老者距离他不到一丈之遥,下一秒,就足以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直接捏碎。

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那名方姓老者充满杀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忽然瞬间放大,极速前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在了那里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一抹蓝光如同从虚空中出现,划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然后钉落在他和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松软草地上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刀,却释放着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之色,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抹冰蓝,仿佛在一瞬间掩下了天地间所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显得无比梦幻夺目。

  而如果细看,会发现这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短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……刀刃状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巧冰凌。但落地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凌却丝毫没有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斜斜的【逆天邪神】钉在地上,释放着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。

  有着地玄境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姓老者看着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,老眼之中竟晃起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脚步也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退了一步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无比瑰丽,但却让他内心有了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悸。而在蓝光落下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分明感觉到一股透彻全身,直刺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刺魂冰寒,让他死死停住了身体,再也不敢向前。

  云澈也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身前这抹冰蓝光芒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压迫力,提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刚刚放下,便有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起来……难道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位前辈在此,还请现身一见。”方姓老者深吸一口气,向着四周拱手道,语气之中多少带了一点恭谨,同时也再不敢对云澈出手……他猜想到暗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,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中守护者,而且玄力之上,至少要超他一个大境界。而拥有如此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这个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绝不寻常,说不定还要超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少爷封白衣。

  夜空幽寂,在他喊了半天之后,都根本无人回应。

  “方伯,”封白衣在后面喊叫起来:“这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我查过,他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,别说家世,就连父母都没有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守护者!但这个人诡计多端,那个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耍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诡计,方伯千万不要被他唬住了,马上杀了他!如果你现在不杀了他,总有一天,我会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”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方姓老者一阵犹疑,他侧目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发现在封白衣说完话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分明露出一丝慌乱……虽然他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,但依旧被他锋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眼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捕捉到。

  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光芒虽然依旧释放着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但“心中有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姓老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惧怕,脸也阴沉了下来:“小辈,居然敢戏弄老夫,受死!”

  说完,他手臂一招,直接越过钉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光芒,再次抓向云澈……

  叮……

  一丝极其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轻微到如一根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针掉落到地上。而就在这丝声音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方姓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无比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在了那里,他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距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只有不到一尺之遥,却如同隔着一道天堑,再也无法向前半分。

  方姓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瞳孔却收缩成了针眼般大小。他张大了口,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中心,快速覆盖了他整个躯体,直至蔓延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肢、头部、发梢、衣着……

  不过两息之间,他整个人便被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包裹,化作一具一动不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雕。

  呼……

  一阵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夜风吹来,拂过云澈耳边,又轻拂在已化作冰雕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姓老者身上,方姓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顿时被带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粉尘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散,从头到脚,转眼间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了那里,唯有夜空之中,多了片片越来越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光芒。

  云澈目光呆滞,喉咙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下。这辈子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目睹如此绚丽,简直美到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杀人手法,但同样也残酷到了极点,那个方姓老者死后别说留下全尸,根本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  他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白衣身体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软倒在地上,全身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着哆嗦,整张脸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之中惨白一片。忽而,他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嘶叫,不知从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地上爬了起来,在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中拼命逃窜而去,如同一只被吓破了胆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狗。

  “想跑?”

  云澈又岂会让他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,他身体未动,双手猛甩,霸王巨剑带起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啸之声飞射而去,厚钝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尖依旧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开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逃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白衣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钉死在了地上。

  云澈并没有马上去把重剑捡回来,而且张望四周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小仙女!小仙女你在哪里?我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快点出来!!小仙女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叫,却无人应答。

  当初小仙女答应了他,会在两个月之后,在他身边保护他三个月。现在距离当初她离开刚好过去了两个月,她也如约回来,并在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致死险境中救了他。

  “小仙女,快~点~出~来~!都回来了还和我玩捉迷藏……我已经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了,赶紧出来!至少让我好好谢谢你吧……”

  “喂!小仙女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云澈接连喊了很久之后,夜空之中总算传来小仙女轻渺而又冰冷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保护你三个月,却没有答应要和你见面,更没有答应会顺从你什么,你不需要再多费心思。”

  之后,任凭云澈再怎么喊叫说话,都再无回音。

  “呼……这个小仙女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傲娇,都来了还死活不出现。”云澈呼了一口气,低声自言自语着:“既然我怎么喊你都不出来,那么,嘿嘿……我就等着你自己主动出现。”

  心里想到了什么,云澈斜眉一笑,不再呼喊小仙女,抬步走到了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旁,将霸王巨剑从他身上拔出,然后以玄力将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清扫干净。

  “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逍遥大少爷多好,偏偏要自己出来找死。”云澈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将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取了下来。

  封白衣戒指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很多很杂,有一张存着八百枚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一本苍龙枪诀、一本家传玄功崩龙诀,一堆宝玉和丹药,还有几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等等。

  翻了一遍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云澈也顺便明白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……平西大将军之子。

  他和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一个平西,一个镇北,门当户对,同掌军权,难怪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交。

  云澈放出凤凰之炎,将封白衣和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和这里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全部焚烧。火光之中,云澈收起重剑,缓步离开,但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去往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向着城北而去。

  封白衣会带着薛浪来杀他,这和慕容逸断然脱离不了干系。

  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……想要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从来不会允许他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!”

  云澈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语着。他内伤未愈,本不适合在今天动手。但他刚杀了封白衣,封白衣“消失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在明天必定会被察觉,到时还不知会有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。夜长梦多,该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早越好……这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信条之一!

  云澈随便找个人打听了一番镇北将军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身影穿过重重夜幕,当他来到镇北将军府大门前时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已换做从封白衣空间戒指里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套衣服,就连面孔,也已经变得和封白衣一模一样。

  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神态,还有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,同样和封白衣没有任何差别。

  镇北将军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门口侍卫一看到“封白衣”,连忙主动迎了上来,恭恭敬敬道:“封公子,你来了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来看望我家少爷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嗯!”云澈鼻孔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一声,然后伸手一指他:“我这么晚来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你,跟我一起进去,不要问为什么,前面带路。”

  进了镇北将军府,他也不知道哪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卧床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,所以只能让一个侍卫在前面带路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侍卫哪敢不答应:“封少爷请随我来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