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5章 反杀!
  世界很大,接触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走过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渺小。从流云城到新月城,再到苍风皇城,再到天剑山庄,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一次次被重新定义。今天,在毫无准备之下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接触了苍风帝国年轻一代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温文尔雅,毫无锋芒,毫无破绽。

  如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成为敌人,无疑要比那些飞扬跋扈、狂傲不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云澈用了一个下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在皇宫中疗好伤势,离开皇宫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蓝雪若因苍万壑中可怕蛊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心事重重,云澈并没有让他相送,独自一人出了皇宫,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走去。

  夜幕之下,皇城街道上已没有太多行人,云澈在凌杰那一剑之下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相当不轻,纵然有大道浮屠诀在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下午就能痊愈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他没有施展玄力,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快,走到一半距离时,忽然调转方向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东方。

  一直走到一处周围大片区域都没有人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旷草地时,云澈才停了下来,看着前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出来吧。”

  他说完之后,周围一片寂静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才响起一声冷哼,随之,传来一个不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。

  云澈转过身来,看到了一个全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。这个人身材不高,看上去二十岁上下,一双眼睛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阴霾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再看一个死人。

  他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浓厚,要远远超过云澈……甚至,要超过真玄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!

  云澈双手抱胸,脸上毫无惧色,冷笑着道:“还有一个呢?也出来吧。怎么,跟在我屁股后面吃了一路灰尘,到了这里,反而连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都没有了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一声狂笑声便响了起来,随之,一个白衣青年从一颗粗树之后缓步走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白衣。

  “云澈,本来我还正为难在哪里动手可以不留下痕迹,没想到,你居然自己给自己找了一块这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坟地。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白痴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愚蠢呢。”

  “坟地?”云澈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封白衣和黑子男子:“没错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块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坟地,不过我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自己找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留给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沉了下来,冷笑道:“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。也罢,对一个死人也没必要再废什么话,薛浪,杀了他!”

  薛浪?这个名字落在云澈耳中,瞬间闪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际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天玄榜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而且名列第七!有着真玄境十级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刚落,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便多了一把全身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细剑,他身体爆射,在夜幕之下掠过一道恍惚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,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锋切开夜幕,犹如毒蛇信子一般刺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咽喉。

  薛浪出手干净利落,身法和剑速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快,就如一道流光一般!

  云澈眸中闪过杀机,他星神碎影发动,身体骤然拔高,让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电一击击空。而移至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一滞,一身剧痛从胸腔部位传来。

  他一动玄力,顿时触动了还未完全愈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。

  必须速战速决……云澈捂了一下胸口,双手一招,霸王巨剑在一闪而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之中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周身之上,也忽然燃烧起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。

  薛浪一剑击空,便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调转方向,赤剑撩起,骤刺向正从空中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“死吧……凤翼天穹舞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闪过一道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,全身凤炎升腾,一对凤凰炎翼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闪现,带起滔天热浪,向薛浪俯冲而去。

  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专长在于速度,无论身法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剑速,都快若流光。但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原本还有十几个身位之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一瞬间冲击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速度之快,就如坠世流星一般,快到了让他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而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到了让他大惊失色。

  下一刻,只听一声爆响,一团火焰在云澈和薛浪之间轰然爆开,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被瞬间粉碎,就连那把赤剑都如废铁一般被震断成三截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去势不减,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腰上。

  砰!!!

  薛浪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在融合凤凰炎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轰击下,就如废纸一般破碎。他一声惨叫,肋骨和椎骨被直接轰成碎屑,整个人如一个破麻袋般飞了出去,在空中洒下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和内脏后直接分成了两截,一先一后落在了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

  封白衣倒退两步,看着地上残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脸上再也不复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得意冷笑,只有一片骇然。

  慕容逸会输给云澈,封白衣很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慕容逸太过轻敌和大意而已,甚至还向慕容逸有板有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析了他会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他更自信自己若和云澈交手,十招之内就能杀了他……而带上一个薛浪,主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不想自己动手落下什么痕迹,同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层让云澈必死无疑的【逆天邪神】保障。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杀,他想过各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,甚至连云澈用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诡计逃走他都想到了。但他怎么也没想过,比慕容逸还要强上一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薛浪,居然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之下死无全尸!

  “封白衣,轮到你了!”云澈剑指封白衣,缓步走向他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刚刚动用凤翼天穹舞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小幅度崩裂,疼痛难忍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……纵然内伤崩裂,要杀掉这个封白衣,也足够了!

  “云澈,就凭你……也想杀了我!?”封白衣虽然依旧一脸张狂,但已明显色厉内荏,声音都开始有些发颤。薛浪在天玄榜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名要高他近三十个名次,却被云澈一剑分尸,他如今岂能不心里发虚。

  看着云澈步步逼近,封白衣忽然一声大吼,双手抓起一把青色长枪,枪身卷起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,横扫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

  “苍龙搅海!”

  封白衣和慕容逸一样,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苍龙枪诀”,当初和慕容逸交手时,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招下受了小伤。

  面对这还要胜过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,云澈冷然而笑。他之前被慕容逸用这招所伤,主要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偷袭,而且没有武器可招架。但如今他重剑在手,这等枪势,又怎么可能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。

  “滚!”

  云澈丝毫不管封白衣这一招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走向,更没有用什么玄技,直接一剑横扫,而他这再简单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记横扫,所荡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风暴还要远远胜过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苍龙搅海”,只听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散。

  封白衣心神大骇……在云澈重剑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才真正领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也顿时明白了慕容逸和薛浪为什么会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下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凄惨,因为那一剑荡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沧海惊涛,让他整个人都被卷入其中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和薛浪不想躲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惊涛骇浪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压迫下,身体根本难以动弹,更别说躲避和趁着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反击。

  重剑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之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狂暴、霸道,但每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都会沉重缓慢,同时会留下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但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挥舞起来时,简直就如在驾驭一把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剑!

  封白衣枪势完全溃散,一股磅礴大力从前方袭来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枪之上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枪瞬间弯折,然后脱手远远飞去,他整个人也如被重锤轰中,一股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十条经脉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寸寸断裂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封白衣惨叫一声,身体倒飞出十几丈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他之前藏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棵粗树之上。粗树一阵剧颤,落叶纷纷。

  封白衣趴在地上,连咳好几口血,半天没有站起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进一步崩裂,让他脸色一白,嘴角溢出些许血丝。他不再耽搁,飞身向前,霸王重剑毫无留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向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这一剑如果砸实,足以将封白衣砸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模糊。

  死亡逼近,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仓皇后缩,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:“方伯,快救我!”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刚刚落下,上空忽然传来一个老者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吼声:“小辈,休伤我家少爷!”

  怒吼声中,一股沉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压来,这股力量之强大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万万不可能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果他再前行一步,将毫无侥幸的【逆天邪神】被这股力量轰成碎渣。

  云澈虽惊不乱,以星神碎影骤然后移,然后全力遏制住向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势,脱离了那股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范围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余**及到,他口中一声闷哼,一直后跃二十多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才勉强将这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卸掉。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站住了一个一身黑衣,胡须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让死里逃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白衣大舒一口气,然后疯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叫起来:“方伯,快杀了他,杀了他。”

  封白衣和慕容逸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交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.景自然也不会弱于慕容逸。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背.景之下,身为家中嫡子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位的【逆天邪神】,身边,都会有一个强者暗中保护。而这个方姓老者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。只不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职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保护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听从于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号令,也不会干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行为与决定。只在封白衣有巨大危险时才会出现。

  云澈捂着胸口,气喘吁吁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也传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地玄境三级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对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方姓老者怒眉直视着云澈,道:“小辈,你若刚才把少爷重伤之后就此放过他,老夫不会出手。但你心肠竟如此歹毒,还要就此下死手,那就不要怪老夫取你性命!”

  “嘿!”云澈冷笑起来:“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?就凭你,还不配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