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4章 排位战邀请函

第164章 排位战邀请函

  地板崩裂,殿顶塌陷,被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石和沙尘将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完全包裹,无法看清。

  “啊?”凌杰这时一声惊呼,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和剑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联系竟忽然消失。而在这时,沙尘之中,一把银色长剑旋转飞出,在空中划下一个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抛物线,落在了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在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忽然发出一声“叮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刺耳之音,原本还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忽如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玻璃一般支离破碎,散成一地碎片。

  凌杰整个人傻在那里,看着脚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碎片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殿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终于开始落下,云澈拖着重剑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格外平静,完全看不出刚刚才拼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“凌杰小弟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第三剑……我也挡下来了。你…输…了。”云澈站在凌杰面前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第三剑,他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惊险,而且有作弊的【逆天邪神】嫌疑。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后用了两剑,一记陨月沉星和一记天狼斩,才硬撼了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。但凌杰一直叫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挡下他三剑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说要几剑挡下。

  凌杰看了看云澈,又看了看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剑,有些发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竟然输了……你居然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贯日都接下来了……还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都震碎了……”

  “能正面接下我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山庄有很多很多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都比我高很多,年纪也比我大,接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。你明明才真玄境,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给接了下来……”说到这里,凌杰忽然目露奇光,直勾勾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你简直太厉害了!才真玄境就这么强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灵玄境,我根本都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怪不得这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都会看上你,你好像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配得上公主姐姐。”

  云澈一歪嘴,道:“说这些没用。你不会已经忘记了输了该怎么做了吧?作为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可要对自己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负责!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就不配被称作男人。”

  “哼!”凌杰一翘鼻头,毫不做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凌杰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当然不会反悔。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认你当老大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说完,他当真向前一步,嬉皮笑脸道:“咳咳,云澈老大,我凌杰认赌服输,以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了。嗯,老大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真玄境就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作为老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不能对小弟抠门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方面你可一定要指点一下小弟啊啊!如果我也能像你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现在说不定都能去挑战老哥了!再也不用每次都被老哥打的【逆天邪神】鼻青脸肿了。”

  凌杰这么干净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有些意外。而且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也并没有做作和勉强,眼睛里倒真还有一些好奇和……崇拜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!

  显然,自己以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硬撼他一记绝少,还击碎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对他着实造成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冲击。

  云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嘛,要看你这个小弟当的【逆天邪神】合不合格了,如果合格,让我这个老大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说不定可以告诉你。”

  凌杰眼睛顿时大亮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叫道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哇啊啊啊,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肯告诉我,别说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,让我拜你为师都行啊!”

  凌云走了过来,对着云澈淡淡一笑,真诚道:“云兄弟,初来皇城时,四处听到关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当时还不以为然,如今亲眼所见,完全更胜传闻,相信小杰也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悦诚服。”

  说完,凌云大有深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转向蓝雪若道:“公主殿下,此次我们兄弟来到皇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向贵皇室送请帖,还请公主殿下收下。”

  一张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请帖被凌云拿出,交到了蓝雪若手中,凌云继续说道:“半年之后,我们会在山庄恭迎贵皇室莅临。若公主殿下能赏脸亲自前往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不过。此番公主身边有了云兄弟这般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相信三年之后,贵皇室必能因云兄弟大放异彩……如此,我们兄弟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完成,就此告辞。”

  向蓝雪若和云澈一礼,不等蓝雪若回应,凌云拉起凌杰:“小杰,我们该走了。”

  “啊?走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还没跟老大讨教怎么才能在真玄境就变得这么厉害……啊啊!”

  凌杰一句话没说完,就已被凌云以诡异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拉出老远。下一秒,大殿之外远远传来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老大,有空一定要到天剑山庄里来……我要让那些家伙知道什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i天才,真玄境就能干翻他们……啊啊啊老哥你不要拉我……”

  凌云拿出请帖,说完话就直接拉着凌杰走人,整个过程转眼即完成,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让蓝雪若措手不及,连送别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没来得及说出。她看着殿门方向,惊讶道:“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沉稳谦和,怎么会忽然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急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什么急事吗?”

  她刚一说完,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身体一晃,然后扶着重剑单膝跪了下去,脸色一白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将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板染红大片。

  “啊!云师弟!”蓝雪若花容失色,慌忙扶住云澈,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师弟你怎么了?你受伤了?严不严重?”

  云澈把身体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靠在重剑上,摇了摇头,惨白着脸笑道:“师姐不用担心,我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这个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剑……好霸道。虽然刚才强行挡了下来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点内伤。凌云之所以这么急着离开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看出我在极力压抑伤势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我保全颜面。”

  蓝雪若连忙拿出一颗中回天丹,看着云澈把它吃下,直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逐渐缓和,她才终于舒了一口气:“我知道云师弟既然敢和凌杰打赌,就一定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,不过刚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快要紧张死了。虽然那个凌杰看上去很小,但出身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怪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根本不能以常理计算。不过好在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赢了,居然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成为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。”

  大道浮屠诀运转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以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愈合着。听着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摇了摇头,道: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看那个凌杰心性稚嫩,所以临时起意而已,虽然他答应了下来,但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可言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期望以后能因他而在某些方面有些方便而已,毕竟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庄主之子。”

  “对了,凌云他们来送的【逆天邪神】请帖……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蓝雪若把那张请帖拿了出来:“父皇预测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一届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。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前半年发出,以让参加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做准备。”

  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距离下一届苍风排位战,还有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?”云澈惊讶道。

  “嗯。”蓝雪若点头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剩下半年了。不过云师弟,你并不用着急,因为你并不需要参加下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参加下下一届。”

  “下下一届?为什么?”云澈眉头一动。而他想起凌云临走前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“相信三年之后,贵皇室必能因云兄弟大放异彩”……三年之后?难道凌云所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下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?

  蓝雪若解释道:“苍风排位战三年一届,顾名思义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决定苍风帝国势力排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。但参加比赛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个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因为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势力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庞大势力,都绝不可能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暴露人前,所以‘最强者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拼,根本不现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决定排位。因为年轻一辈所能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足以彰显出这个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和综合实力,以之排位,基本算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公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,受邀势力大概在五百个左右,每个势力最多可遣派三名年轻弟子参加,以弟子所获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排位来决定势力排位。参赛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限定在十六岁到二十岁,低于十六岁和高于二十岁都不得参加,战前都有骨龄测试,这一点无法作弊。所以,为了保证战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化,一般参赛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年龄都集中在二十、十九、十八岁,低于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少。云师弟才刚满十七岁,起点又低,根本不适合参加下一届苍风排位战。而到下下一届,云师弟满二十岁,又有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,是【逆天邪神】参加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佳时机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云澈缓缓点了点头,沉默一会儿后,忽然问道:“师姐,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名,他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是【逆天邪神】多高?”

  蓝雪若不需思索,直接说道:“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名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刚刚才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他?”云澈低喃一声。

  “云师弟,你觉得凌云这个人……如何?”蓝雪若问道。

  云澈想了一想,缓缓说道:“凌杰天赋惊人,堪称妖孽,但我至少还有敢和他对三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,但凌云,他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唯有深不可测。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也干净无垢,让人无法生出恶感,整个人可以说……毫无破绽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,和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很相近。”蓝雪若感叹着道:“父皇当年第一次见凌云,就给了‘毫无破绽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。如果不出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即将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,他依旧会参加。”

  “哦。”云澈应声,随之眉角一动,惊讶道:“你说……这一届他还会参加?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还不到二十岁?那么上一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难道才……”

  “没有错。他夺得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第一名时,年纪只有十七岁,”蓝雪若说道:“他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为灵玄境九级。”

  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九级……云澈微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九级固然极其惊人,但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却远远不及灵玄九级这个层面。决赛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弟子沐凌雪,当时沐凌雪年满二十岁,玄力高至灵玄境十级巅峰,距离地玄境也不过半步之遥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时所有参战弟子中等级最高者。但与凌云之手……她只在凌云手下走过了七剑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凌云未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三年过去,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到了一个多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二十岁之下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帝国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这一点谁都不会否认。在苍风排位战中,各大宗门为了排名激烈竞争,尤其冰云仙宫、萧宗、焚天门,他们都为了排至第二位而争的【逆天邪神】你死我活,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取代天剑山庄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因为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位置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不可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如所有宗门之中,根本没有年轻弟子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