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3章 天狼斩
  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声自然惊动了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宫侍卫,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响起,十几个银甲侍卫鱼贯而入,带头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脸紧张道:“公主殿下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蓝雪若侧目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侍卫头领看了一眼被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,以及手持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与凌杰,面露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警惕。

  “退下!”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顿时威严了几分:“没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就算过会儿有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也不许再进来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侍卫头领连忙低头应声,带着人退下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千斤重剑,无论威力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都让人大开眼界。”凌云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赞叹道。凌杰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看似简单寻常之极,但他深知那一剑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与剑意,能以真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完全挡下这一剑,简直可以称作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“哼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要比我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一点点……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。”凌杰翘了翘鼻头,一脸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刚才那一剑,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手比划了一下,接下来这一剑,你绝对~~~绝对~~~绝对不可能接得住!”

  言语间,凌杰单手举剑指天,一道道剑气冲天而起,在空气中激荡起肉眼可见,一圈一圈散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涟漪。

  凌杰出剑,剑身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骤然爆发,一瞬间荡起万千剑影,交叠成重重剑浪,就如大片被飓风卷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海浪潮般笼罩向云澈,那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将这整片天地都完全绞入其中。

  “天威剑阵--风华乱!”

  “云兄弟小心!”凌杰这一剑一出,凌云顿时眉头一皱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。凌杰正值争强好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第一剑被完全挡了下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“公主姐姐”面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尊心显然受到了打击,凌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到这第二件他会认真起来,但没想到,居然直接用出了天威剑阵。天威剑阵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式,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难以正面接下,何况只有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大片剑影铺天盖地,重重叠叠,云澈感觉一刹那仿佛被卷入了剑刃地狱之中,无论向前向后,向左向右,都会被瞬间卷入死亡风暴之中。他索性直接无视漫天剑影,手中重剑轰然挥出。

  “陨…月…沉…星!!”

  重剑挥出,带着毁天灭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迎向了重重剑浪。

  轰!!

  就如滔天巨浪撞上千年磐石,一声轰鸣震耳欲聋,云澈与凌杰周围十步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板瞬间飞散,无数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影在一瞬间如被摧毁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华,在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光中消散,第一波剑影之后,霸王巨剑势如破竹,带着“陨月沉星”之力狂暴向前,将重重剑影全部轰碎,然后毫无花俏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剑之上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”凌杰和凌云同时大吃一惊,天威剑阵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十三式“风华乱”,竟然就这么被云澈一剑直接破开!

  作为邪神七式第一式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陨月沉星”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再简单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。没有花俏绚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效果,亦没有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运转方式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于一瞬间牵动全身玄力并瞬间压缩,爆发出十倍于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与邪神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暴走”特性极为契合——简单而暴力。

  霸王重剑斩破重重剑浪后,力量也基本到达了极限,撞击在凌杰剑上时,已接近力竭,但仅仅以它那足有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所携带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就非同小可,凌杰被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连退七八步,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他呆呆站在那里,圆瞪眼睛看着云澈,如同在看一个怪物。

  “难以置信。”凌云低声自言自语道,“看来他跨越七级战胜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夸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虚传。一个大境界之差,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接下来了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一剑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碾压!”

  这一剑,云澈用尽全力,毫无保留。虽然以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已不至于像当初一样使用一次陨月沉星就耗掉几乎全部玄力,但依旧消耗不少,而且全身气血一阵动荡,他用了七八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才把全身翻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血压下,调整到一个足够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目视着凌杰。

  “原来……你居然这么厉害!”这次,凌杰是【逆天邪神】着实有些傻眼了。因为刚才这一剑,他不但用上了七分玄力,还动用了天威剑阵,没想到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挡了下来……而且自己还被震退,吃了一个小亏。

  如果对方和他平级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比他低一两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,他尚可以接受,但对方,不但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玄境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初期而已!

  这种感觉,就犹如身为猛虎扑向一只猫,却愣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猫给撞开了。

  “出最后一剑吧。如果第三剑也被我挡下来,就意味着你输了。你可不要忘记输了之后就必须认我当老大!”云澈平稳着周身气息,眯着眼睛说道。

  “输?我会输?”凌杰手中长剑一甩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色彩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剑,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你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惨,根本没用全力,这一剑,我看你怎么挡!”

  说话间,凌杰手中之剑忽然前指,全身玄力爆发,如开闸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水一般涌向了手中之剑。长剑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了起来,剑身周围忽然卷起环环气流,随之,这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竟凝虚化实,旋转缠绕在剑身之上,让整把剑看上去比之前粗大了两倍之多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忽然大幅度暴.动起来,云澈感觉到一股无比锋利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迎面而来,让他遍体发寒。那把长剑正被握在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却让他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仿佛已经抵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之下,下一秒就能直接隔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管,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。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道道气流涟漪若隐若现。但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些气流涟漪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水纹一般呈现着不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线条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道道笔直,就如一把把凭空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利剑一般。

  好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……云澈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着。根据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,他已经在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高估这个十五岁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之造诣,到此时感受着这股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他发现自己依旧低估了这个来自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。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凌云先是【逆天邪神】皱眉,当他意识到凌杰要做什么时,眸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低声道:“小杰!你在做什么!赶紧收手,你想杀了他吗!!”

  “嘿,老哥,我才没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没用,这一招我已练到收放自如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在即将要了他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自然会收回来。”凌杰笑了起来,目光转向云澈道:“哼,敢挑衅我凌杰少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……”

  “接我这一剑试试……天威绝剑——贯日!”

  凌杰手中之剑已完全被化作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剑气包裹,看上去竟和云澈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一般大小。

  他一声大吼,携着无尽剑势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骤然脱手甩出,直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疯狂动荡,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和衣袂大幅度吹起,剑尖所到之处,一丝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一闪而逝。

  这次,没有万千剑影,只有一剑!凝聚了凌杰所有剑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杀一剑。

  云澈身体暴退,重剑再度抡起,全身玄力在一瞬间被牵动,凝聚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和重剑之上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记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陨月沉星”,迎向了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杀一剑。

  轰!!

  霸王巨剑第三次和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剑相撞,而这一次碰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澈分明感觉到犹如一座高不见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山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上。

  瞬间,足有四寸之厚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在这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弯曲成了残月状。

  将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瞬间撞弯,这不知需要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与双臂巨震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参悟了天狼狱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,对重剑有了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早已脱手飞出。

  纵然如此,凌杰之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依旧没有被抵消,带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继续向前,将云澈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殿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微微收缩,重剑弯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也越来越大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已临近半月状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下被带的【逆天邪神】急速倒退,双脚在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划出两道越来越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持续在剑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之中受到着损伤。

  “小杰,马上收剑!”凌云立即出声道。这招“贯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他再清楚不过。如果凌杰再不收剑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将被摧毁还在其次,他本人,必将会有重伤,甚至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知道了!”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一直伸在前方,剑虽离开,但并没有离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操控。看着马上要被冲击到大殿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嘿嘿,知道我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了吗!和我比,你还差得远呢。”

  凌杰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便要收剑,一声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响起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。

  “喝啊啊!!”

  咆哮声中,云澈星神碎影发动,瞬间直线后撤十几个身位,他没有喘息,牙齿咬起,目光凶狠,霸王巨剑在一瞬间高高举起,轰向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贯日”之剑。

  “天……狼……斩!”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喝声中,霸王巨剑之上猛然释放出如惊涛骇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磅礴气场,霎时,周围空间疯狂激荡,空气被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,重剑劈斩而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霎时闪过了一个仰天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狼影像……

  轰!!!!!!!

  饱含天狼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与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绝杀剑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一起,一股力量风暴轰然炸开,冲天而起,将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和殿顶瞬间粉碎,就连空间,都仿佛被撕裂了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