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2章 三剑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着实让云澈一阵心惊。秦无忧之前和他说过苍风玄府虽然在外风光无限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数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想之地,但那些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从来都看不起苍风玄府。云澈多少会觉得这话有些夸大,毕竟,苍风玄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所立,苍风帝国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,多少人做梦都想进去而不能,其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汇集了苍风帝国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顶尖玄者,再怎么也不至于差到让人看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但眼前这个来自天剑山庄,才十五岁,明显都涉世未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玄力直接秒杀苍风玄府所有弟子……而且甩了起码十几条街。

  从这个凌杰身上,云澈第一次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也从而可以预想到那些齐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又有着多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难怪风光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在苍风排位战中从来连前一百位都进不去,天剑山庄一个十五岁少年就能挑翻苍风玄府所有弟子,这种差距,简直可以称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纵然说苍风玄府根本没有和天剑山庄竞争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半点不夸张,不过分。

  也难怪这小子刚才脱口而出“你这么弱”,原来在这个小子眼里…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能用弱来形容。

  云澈一直以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越级挑战,而且对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自己年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未败过。所以乍听到这个才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毛头要想他挑战,压根就没怎么放心上,心里想着自己教训他还不跟教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一样,万万没想到,这个小毛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实打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级人物……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三级,喵了个去的【逆天邪神】!还还打个淡!

  但云澈话已出口,又肯定不甘心收回来,而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已经两手叉腰,气鼓鼓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着他道:“好!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!哼哼!一个才真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居然也敢和我比,看我我不把你揍成猪头,让公主姐姐再也不理你!”

  说一说话,凌杰右手一招,一把七尺长剑已横于身前。

  一剑在手,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瞬间消散无踪,身上释放出一股锋利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凌然气息,整个人仿佛一把利剑,不出则已,一出则刺破云霄。

  他手中之剑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常,但握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却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仿佛这把剑已与他融为一体,浑然如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。

  这份剑势、剑意,让云澈心中一阵惊叹。才十五岁,便有如此剑势剑意,这个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简直惊世骇俗。或许,这与他有着一颗没有污垢的【逆天邪神】赤子之心也有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。

  凌杰剑指云澈,志得意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亮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吧,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也只有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才配得上公主姐姐。”

  “小杰,不许再胡闹!”凌云连忙向前一步,对云澈道:“这位小兄弟,小杰行事毛躁,想到什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宫重地,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尊重,所以这件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算了吧。”

  以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又怎么会看不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。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表面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呵斥凌杰,但云澈心里很明白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凌云在维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,两人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真打起来,他必然短时间内惨败。对于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善意,云澈感激一笑,道:“凌兄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不过,作为男人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刚才既然答应了和凌杰比试,那就不能半路退却。”

  虽然心知自己绝对不可能战胜这个凌杰,但,云澈身上最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。他既然已经答应下来,又怎么会甘心因自己明知不如对方而退却,更何况,这件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蓝雪若而起,在他要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面前,他又岂会甘心就这么承认自己不如另外一个男人……而且这货比他还要小!

  凌杰本来还因为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大不满,一听这话,眼睛一亮,连忙附和道:“对对对对对!我们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年男人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快点亮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让公主姐姐看看我们谁更厉害!”

  云澈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不过,凌云兄有一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对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宫重地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适合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换一个相对‘柔和’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……嗯,要不这样如何,我看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,刚好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就对轰三剑怎么样?全力对轰三剑,既不用那么麻烦,也完全可以一分我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负,凌杰小弟弟,你敢吗?”

  一句“你敢吗”,直接就把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给激了出来:“哼哼,面对你一个弱到不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,我有什么不敢的【逆天邪神】!对轰三剑?根本用不着!我一剑就能把你打趴下!”

  “切!”云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撇嘴:“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……不过哥我得教育教育你,你既然不断声称自己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了,就要对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负责。你叫嚣着一剑就能把我打趴下。但如果你不但不能一剑把我打趴下呢,反而三剑都被我挡下来了呢?”

  凌杰眼睛一瞪,然后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,怎么可能!你那么弱,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不能把你打趴下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就倒过来念!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剑都被你挡下来,我……我我我我就不叫凌杰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抽了抽,然后一脸不屑道:“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分量都没有。小凌杰,敢和我打个赌吗?如果你出三剑,我没有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嫁给你,我绝对不阻拦,如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剑我全部挡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嗯……你就得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!不但以后要喊我老大,还必须服从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命令!怎么样?敢不敢!?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咱就比,如果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满嘴吹牛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架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啧啧,那就算了,我也就懒得和你比了。”

  这个“赌”在输赢结果上显然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平衡,若凌杰输了,就要给云澈当小弟,若云澈输了……那在凌杰耳中听上去很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果只要稍微过点脑子就知道压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句空话。而云澈后面那几句激将法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白到了极点。但对天剑山庄都没出过几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管用,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下来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输给了你,别说当你小弟,当你亲儿子都没问题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凌云有些不淡定了,他走到云澈身侧,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小兄弟,你可能有所不知道。小杰他年纪虽小,但玄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之境,这场比斗,对你可能不太公平,所以……请慎重三思。”

  “感谢凌兄提醒。”云澈冲他感激一笑。

  他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凌云微微一讶。这种反应证明着云澈显然已经知道了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层次,但依旧要和他做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赌约。凌云微微动了动眉头,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开始吧。”

  云澈站在了凌杰身前,声音一出,霸王巨剑凭空出现,剑柄被云澈双手握住,剑身下沉,在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中砸落在地板之上,周围三步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瞬间崩裂。

  如此同时,一股沉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从霸王巨剑与云澈身上释放,充斥了了整个苍云大殿,让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为之一滞。

  “重剑!?”云澈亮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让凌云一讶,再结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和玄力修为,他顿时开口道:“莫非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前皇城之中四处谈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玄府天才弟子云澈?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澈颔首:“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凌云兄居然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不胜荣幸。”

  “呵呵,云小兄弟过谦了。”凌云温和一笑:“我和小杰到来皇城之后,四处都能听到有人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,听闻你能熟练驾驭数千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而且跨越七级战胜对手,实在让人心生惊叹,也一直想着有机会亲眼一睹风采。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云小兄弟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幸运。”

  “哦哦,原来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啊!”这个凌杰显然也跟着凌云一起在皇城中听到了一些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他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歪了歪嘴:“才真玄境,居然就被人称作天才,你这个天才也太廉价了……本少爷马上就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……看剑!”

  凌杰低喝一声,上前一步,长剑撩起,斩下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能拿得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童都能随手做出来。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简单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在凌杰手中斩下时,却带着一股无比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朴实无华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以高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颤动着,激荡出澎湃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力量直轰云澈胸前。

  云澈提出对轰三剑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重剑之长对轻剑之短,因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轰,同等条件下,轻剑怎么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再加上大道浮屠诀赋予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千斤臂力,这种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拼,纵然面对超越自己整整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也起码能撑上三剑。

  但当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扑面而来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稍稍一变。

  凌杰年纪尚小,有些争强好胜,心机不深……几乎可以说毫无心机,所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也很好猜。云澈可以预测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剑不会太认真,顶多用出五六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所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剑也已决定有所保留,不会动用玄技,力量上,也只会用七成左右。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第一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根本没有全力,而且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别说五六成,估计四成玄力都没用出来,但那随手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却如翻滚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涛,势不可挡。

  “喝!!”

  原本准备只用七成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顿时不敢再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,低喝一声,邪魄开启,全身玄力运转,挥舞重剑,以十成力迎了上去,重剑挥舞间,带起飓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啸声。

  蓬!!!!

  重剑与轻剑毫无花俏的【逆天邪神】相撞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力与澎湃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瞬间爆发,一个玄力风暴瞬间在两人之间形成,然后将两人同时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开。

  凌杰倒退好几步,一脸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啊?竟然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来了?哦……你看上去似乎要比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那么一点点。看来,我需要稍微认真一点了。”

  云澈被震开三丈多远,脸色平静,内心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泛起惊涛……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错。这小子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三级,年纪虽小,但剑之造诣,已堪称宗师!绝对可以轻松做到越级挑战。

  以低他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接他三剑,纵然有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也无比之难。r1058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