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60章 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

第160章 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

  “古秋鸿?”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一阵惊讶,随即陷入了沉思。能让苍万壑允许在自己身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划一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极为信赖或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云澈原本以为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子或三皇子或者其他皇子,没想到,蓝雪若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古秋鸿。

  而如蓝雪若所说,古秋鸿似乎根本没有如此处心积虑加害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除非……

  “云澈……”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无比之复杂,他有些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这种蛊存在于心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难以被发现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问,正色说道:“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医者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于蛊毒蛊虫没有涉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发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但,如果古秋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传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么高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可能发现不了‘噬魂同命蛊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当然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蛊……他当然‘发现’不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……”苍万壑口中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身体仰靠在榻上,脸色苍白,仿佛一下子又苍老了很多:“月儿,不会有错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都在证明,下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古秋鸿。我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这道疤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三年前留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天之后,我整整三年重病不起。云澈已经把蛊逼出来给我们看了,它确确实实存在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而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枉为帝皇,这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竟一直在信赖,甚至敬重着一个毒害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此时想来,自己堂堂苍风皇帝,简直就如傻子般被玩弄于鼓掌之中……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可笑至极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古大师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们皇室一直与他交好,就连父皇都对他敬重有加,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?”蓝雪若依旧难以接受,嘴唇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咬在一起。

  “他或许没有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但一定有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比如逆子苍霖和苍朔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交易……也可能涉及萧宗或焚天门。而且……月儿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太过纯良,你一直都敬重古秋鸿,甚至将他视为圣人。但朕早年和他交往时,就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并没有表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厚德无害。相反,他有时,也会暗中做一些让人不齿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之高,不容置疑,所以朕一直努力与之交好。但想与他交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太多了,与那些庞大宗门相比,朕这个皇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或许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  苍万壑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悲哀。身为皇帝,却被人在无声无息间残害到这种地步,整整三年卧病在床,难处寝宫,简直和死了也相差不远。而且如果他没有“患病”,苍霖和苍朔又敢妄动,更不会有引狼入室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

  “云澈,谢谢你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朕或许到死,都死不明不白,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或许还会无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感激那个害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苍万壑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:“之前我还质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愧然。”

  “皇上你千万不要这么说。”云澈连忙摆手道:“皇上,关于你中蛊这件事,我有一个疑惑,还请皇上给予解答。当然,如果这件事牵扯到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,皇上完全可以不必回答我。”

  “你问吧。朕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残命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,全在月儿身上。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儿最信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所以朕对你,也没有秘密。”苍万壑闭着眼睛,面色平静无波。

  云澈一阵动容……这些话从一个帝皇口中说出,分量何其之重。这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投射着苍万壑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,更有着对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溺爱。卧病三年,他终于看清楚自己这辈子所一直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宝贵财富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之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直厚爱的【逆天邪神】臣子和七个儿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云澈缓缓说道:“据我所知,噬魂同命蛊的【逆天邪神】蛊种培育极其不易,不但蛊源万金难寻,而且培育中,千枚蛊种最多只能有一颗成功,其他皆为死蛊。所以要得到一枚噬魂同命蛊的【逆天邪神】蛊种,需耗费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代价。而噬魂同命蛊入体之后,极难被发现,中蛊着会身体虚弱,快速衰老,五年之内必死,死后噬魂同命蛊也同步死亡,在中蛊者体内化作一滩血水,不会留下任何存在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所以,这种蛊通常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用来毫无痕迹的【逆天邪神】暗害一个人,让人无法发觉他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患病而死。”

  “但听传闻,太子和三皇子都急于争位,萧宗和焚天门暗中推波助澜。古秋鸿之所以会在皇上身上下蛊,必然和他们有关。但他们既然急于让皇上驾崩,为何不使用暗杀、下毒这种更快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费尽心思用这种不但麻烦,而且致死时间较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?如果萧宗和焚天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他们选择暗中刺杀或毒杀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皇上身后,有什么让萧宗和焚天门都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让他们不敢留下任何痕迹?”

  云澈说到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苍万壑就知道他想要问什么。云澈话音落下时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头,没有向云澈隐瞒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天剑山庄。”

  “天剑山庄?”

  “苍风皇室,与天剑山庄始于同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同一日,朕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,与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若手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姓兄弟。苍风皇室掌控天下政权后,一直竭力推动着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壮大,直至成为苍风帝国第一宗门。而天剑山庄,也一直作为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宗门而存在。虽然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皇室与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也在逐渐疏离,但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协议,却从未断过。皇室内部动作,他们不会有半点插手,但若有外力威胁到皇室,他们会出手。而,如果朕遭遇刺杀或毒杀而亡,他们也必定出手,彻查到底。”

  “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萧宗、焚天门与天剑山庄并称四大宗门,他们会如此忌惮天剑山庄?”云澈有些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苍万壑微微摇头:“你或许有所不知。它们虽并称四大宗门,但论起综合实力,冰云仙宫、萧宗、焚天门纵然加起来,也无法与天剑山庄相比。天剑山庄虽与它们并称,但层面之上,却要完全超越它们。而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背.景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其他三大宗门不寒而栗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背.景?天剑山庄还有背.景?”云澈再次错愕。天剑山庄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帝国第一宗门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顶峰了,居然还有背.景?

  “你可曾听过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四大圣地’?”苍万壑问道。

  “四大圣地……好像曾经听爷爷偶尔提起过……”云澈微微思索了一会儿,忽而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四大圣地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吗?难道他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?”

  “呵呵,若论层面,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甚至如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就连朕,也没有资格接触那个层面,就连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我们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宗门,在这四大圣地前都渺若蝼蚁。只要这四大圣地愿意,毁灭天玄七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。”

  “竟然……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片震撼:“难道,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背.景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之一?”

  “没有错。”苍万壑缓缓点头:“皇极圣域、日月神宫、天威剑域、至尊海殿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他们因某种‘守护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使命而存在,从不参与和干涉七国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争斗。而天剑山庄,与四大圣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有所联系。因为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某一位君玄境至尊强者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但因其资质太差,没有资格留在天威剑域之中,因而被逐出,后来便在这片土地上创立了天剑山庄,天剑山庄所用剑诀,也有着‘天威剑诀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。”

  一个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弃徒,居然能建立起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大宗门。这四大圣地之恐怖,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“因先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天剑山庄每隔三年,都会向天威剑域供奉一次,最初天威剑域不予理会,后来终于收下,也让天剑山庄就此与天威剑域建起了联系。虽然这丝联系很浅很脆弱,但那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一丝,也让天剑山庄变得无人敢欺,无人敢惹。朕还曾听闻,天威剑域在百年前将一个有着极重地位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妖人’秘密押藏于天剑山庄之中,可见对天剑山庄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定重视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宗门常年明争暗斗,但从未有哪个宗门想过要撼动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宗门之位。他们想要朕死,也不得不顾忌天剑山庄,因而用这种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实在再正常不过。”

  苍万壑说完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了一声,满面疲惫。

  云澈久久没有说话,默然消化着苍万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他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心神烦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并没有听进去太多,而这些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她拉住云澈衣袖,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师弟,你还没有告诉我们……既然你知道这种蛊,那有没有可以解掉这种蛊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?”

  云澈继续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微微点头:“有。”

  “啊——”蓝雪若一声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呼,一双美眸瞬间变得无比亮灿。苍万壑也一下子睁开眼睛,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流露出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:“云澈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当真?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解之蛊?”

  “万物平衡,相生相克。这个世界上,没有不能解的【逆天邪神】蛊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要解‘噬魂同命蛊’,说容易极其容易,说摹灸嫣煨吧瘛垦……却也难于上青天。”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到底要怎么解?”蓝雪若紧紧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脸色因激动而潮红一片:“只要能救父皇,就算再难,我也一定会做到。”

  “焚魂花。”云澈看着蓝雪若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这个名字:“只需一朵焚魂花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,我就可以解掉皇上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噬魂同命蛊’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焚魂花……天下难寻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章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键词其实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“妖人”,其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废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下一章,可能要明年才更……我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开玩笑!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