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9章 噬魂同命蛊

第159章 噬魂同命蛊

  “皇上,先让我看一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脉象吧。”

  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相让云澈心中有了一个相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,但也并不敢决断。他向前几步,来到苍万壑身前,右手双指点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脉搏之上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  蓝雪若顿时屏住了呼吸,苍万壑也没有再说话,有些浑浊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默然打量着这个女儿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。但心中完全没指望他能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情有什么帮助,他或许可以医术超群,但毕竟太年轻了。医术这东西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靠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与沉淀。

  云澈这一试脉,并没有试太久,十几息之后,他低声道:“皇上,接下来我会以玄力游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,请不要抗拒。”

  “好,你尽管施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。朕说过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儿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朕绝对信得过。”苍万壑点头道。

  当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便少量释放,游走向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。同样没持续太久,他便把玄力收回,然后睁开眼神,神色一阵复杂。

  “怎么样?”蓝雪若连忙问道。虽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探视时间加起来,也才不到一分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在任何人看来,连古秋鸿都束手无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病”,一个十七岁少年如此短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探视又能看到什么。但心有所属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总会有一种盲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,蓝雪若贵为苍月公主,也同样摆脱不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心态。

  云澈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皇上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位置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不算太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疤?如果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概三年前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苍万壑微微一想,然后点头,眸中显露惊奇:“没错,朕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留有一处伤疤,一寸来长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年前留下……你怎么会知道朕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这个伤疤?”

  看到苍万壑点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让蓝雪若顿时不安了起来,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云师弟,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情到底怎么样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呼……”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一口气,面色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皇上得的【逆天邪神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病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毒,但,也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古秋鸿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受损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,被人下了蛊!”

  “啊?蛊?”蓝雪若芳唇大张,满脸惊讶。

  “哦?为何会有此判断?”苍万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淡然。很显然,他并不相信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信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更信任古秋鸿。这三年以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古秋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治下保持着稳定。而且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医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才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任谁,也不可能选择相信一个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而质疑有着百年圣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医。

  云澈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种蛊名叫‘噬魂同命蛊’,以蛊种形式种入人体,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成长。长成之后居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脉附近,以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为生。这种蛊很小,但生长所需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却无比之大,宿主近乎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,都会被它吞噬。皇上这几年之所以身体无比虚弱,而且极速衰老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,整整有一半被这‘噬魂同命蛊’所吞噬。”

  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依旧很平静,他稍微露出丝疑惑,道:“如果真如你所说,朕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被种下了如此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蛊,古秋鸿医术冠绝古今,不可能发现不了。若说一次诊治发现不了还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去,这三年,古秋鸿为朕诊治几十次,断然不至于每次都发现不了。云澈,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弄错了?”

  “不会!”云澈毫无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绝对不会。我知道皇上定然不信,所以,请皇上给我一个证明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允许我划开你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道伤疤,我会让那只蛊,现形在皇上眼前。”

  苍万壑顿时眉头大皱。他帝皇之躯何其尊贵,岂能被一个小小少年就这么划开身体。他还没说话,蓝雪若已经开口道:“父皇,我相信云师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更相信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为人,他绝对不可能做出伤害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情一直都没有转机,就连古大师也没有办法,云师弟就算不能带来转机,也至少不会有坏处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在帝皇身上划伤口,这种事当然非同小可。但蓝雪若却依然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劝着苍万壑,一方面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转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另一方面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一种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。她一开口,苍万壑本想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0+987话直接咽了下去,缓缓点头:“那好吧……如果过会这道伤口白切了,你也大可不必紧张自责。”

  云澈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,他拉开苍万壑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位置,果然到了一道一寸来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疤痕,时间已久,这道疤痕已变得很浅,但足以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楚。

  云澈伸出手指,玄力涌上指尖,就在他准备划向苍万壑心口时,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,因为刚才那一瞬间,他感觉到一股玄力气场已牢牢锁定了自己。这股玄力气场隐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,一般人绝难发现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力何其敏锐,而且他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这个玄力气场有着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,强度,至少在天玄境!

  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后,云澈马上平静了下来。帝皇身边,又怎么会没有绝顶高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。不过他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害这个皇上,所以也就无所谓忌惮。当下手指在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轻轻一划,将那道一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疤直接划开,滴滴血珠快速流出。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只手快速按在创口偏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凤凰炎力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,瞬间便找到了“噬魂同命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藏身之地。

  蛊自然怕火,凤凰之炎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炎中之皇。受惊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噬魂同命蛊”立即向凤凰之炎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方向逃窜,被云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向创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

  “出来了。”云澈睁开眼睛,低声道。

  他话音落下,苍万壑心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创口忽然一阵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蠕动,随之,一只半寸来长,全身金黄的【逆天邪神】细长蛊虫从创口中探出半个蛊体,并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着。

  “啊!!!”

  蓝雪若被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叫,花容失色。就连身为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满目骇然,全身僵停……

  “不要动!!”云澈一声大吼,制止了蓝雪若、苍万壑,还有暗中那个人一切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左手迅速抬起,以凤凰之炎将这只金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蛊虫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逼回到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之中,然后玄力释放,封住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,止住血液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流。

  “朕……朕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里居然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”苍万壑看上去已经镇定了下来,但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彰显着他依旧惊魂未定。

  “云师弟……为什么不把刚才那个……那个蛊弄出来,反而又让它回到了父皇体内?明明……明明已经被你引出来了。”蓝雪若小脸一片苍白,少女对这种异虫本就有着天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更何况它还存在于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云澈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想把它弄出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能。如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蛊,即使再可怕,只要找出其所在,都可以想办法将之引出或直接灭杀。但这种蛊……它之所以叫‘噬魂同命蛊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不仅大量吞噬宿主元气,而且,在它从蛊种形态饮宿主心血而生后,便以宿主之命脉为自身命脉,与宿主同命共生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皇上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只噬魂同命蛊,与皇上共用一条命!皇上若死,它就会死。反过来,如果它死了,皇上也会死!”

  “啊!!”蓝雪若美眸睁大,眸光剧颤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?这个世上,竟然还有这种阴毒之物!”苍万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惶然。

  云澈继续说道:“而它需吸食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为生,一旦脱离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就会马上消亡,而且它一生只会有一个宿主,就算在它离体后马上移入另一个宿主体内,也无济于事。所以,这只噬魂同命蛊非但不能从皇上身体内取出,反而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供养’着,只能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任由它时时刻刻吞噬身体元气,绝不能让它死去。”

  云澈顿了一顿,声音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若师姐,皇上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有些残酷……蛊虫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都并不太长。据我说知,噬魂同命蛊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为五年。而它在皇上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已经超过了三年。再过两年,这只噬魂同命蛊就会死去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,最多也就只剩下两年。”

  “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”蓝雪若捂着嘴唇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泣不成声。

  苍万壑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喘着气,那只藏在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蛊,还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让他心神彻底大乱,甚至还有了惊恐。他低沉着声音道:“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竟然给朕下了这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蛊虫!朕一定要把他找出来……碎尸万段!!”

  云澈目视苍万壑,道:“皇上若想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蛊,其实马上就可以知道。”

  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震,马上道:“云澈,难道你知道下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“我并不知道,但皇上一定知道。”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种‘噬魂同命蛊’只能以蛊种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种入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而且必须浸入宿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才会长成。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,便存在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。所以,要在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内种下此蛊,就必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划下创口,通过创口将蛊种直接放入。通过饮食、饮水而进入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蛊种根本不会长成,在其他部位通过血液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同样如此。皇上只需想起三年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道伤痕,就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蛊了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一出,苍万壑和蓝雪若全部呆在了那里。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!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古大师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蛊,古大师这些年一直悉心疗治父皇,和我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都很好……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他也根本没有理由害我父皇。”蓝雪若满面骇然……三年前在她父皇心口划下那道伤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她知道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医圣古秋鸿。那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染上了重风寒,古秋鸿声称风寒太重,需从心口放出一些寒血……

  但她从小对这个医圣就有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尊重、敬仰和感激,一时间根本无法把他和一个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蛊者联系起来。r1058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