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8章 “医圣”

第158章 “医圣”

  第二天上午,云澈跟随着蓝雪若来到了苍风皇宫。

  这辈子第一次进皇宫,云澈多少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建筑自然都极为大气奢华,四处都闪耀着金黄色琉璃瓦在阳光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华贵光芒,直看到云澈眼花缭乱。

  蓝雪若依旧一身简装,她在外不会被人认出身份,但皇宫之内,又有谁不熟悉这个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室公主。他们所到之处,各式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卫宫女络绎不绝,见到蓝雪若,都会匆匆下拜,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喊“苍月公主”,云澈就跟随在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也并没有易容或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装扮什么。太子和三皇子在宫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自然极多,他跟随蓝雪若进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定会很快被太子和三皇子知道,不过云澈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相反,如果他易容打扮,传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带了一个陌生人进宫面见皇上,而太子和三皇子又查不到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对蓝雪若反而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麻烦。

  皇宫很大,蓝雪若一边行走,一边为云澈介绍着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建筑。不知不觉间,他们已来到了一座气势辉煌的【逆天邪神】宫殿之前。

  “这里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了。”蓝雪若开口道,神色间微微有些紧张。她就如第一次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上人给父母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少女一样,紧张会得不到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。

  通往宫殿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两侧分别有一大片池塘,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荷花开得正好,清波荡漾,绿柳拂水,荷叶微曳,荷花迎风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香味。

  “嗯,我们进去吧。”相比蓝雪若,云澈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常平静。

  蓝雪若在前,带着云澈走向了这座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。刚踏进门口,便看到一个全身灰袍,长须垂胸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迎面走来。这个老者虽面显老态,那头发和胡须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漆黑,显然极擅养生之道,隔着很远,云澈便闻到了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药香味。

  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跟着两个随从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从,那眼眸深处隐约可见傲慢之态——即使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皇宫之中。

  看到这个老者,蓝雪若脚步一顿,然后匆匆迎了上去,微微一礼,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古大师,你来了。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情怎么样了?”

  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云澈一阵诧异。从这个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穿着来看,显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之人,但蓝雪若堂堂公主身份,居然主动上前打招呼问好,还顺带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行礼……在蓝雪若喊出“古大师”三个字时,云澈眉头一动,顿时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殿下。”老者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礼,面态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慈和:“今晨得皇上传召,所以特来看看。昨夜夜风微凉,皇上受了点风寒,已经不碍事了。至于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一事……唉,请恕老夫无能,始终找不到解决之道。”

  “古大师请千万不要这么说,命脉劳损,世间根本没有医治之法。这些年父皇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古大师关照,恐怕……总之,古大师千万不要自责。苍月再次谢过古大师恩情。”蓝雪若面带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苍月公主这么说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折煞老夫了。请殿下放心,老夫一定会竭尽所能,保住吾皇龙体……现在皇上即将安歇,殿下若要去看望皇上,就快些进去吧,老夫告辞。”

  “古大师走好。”

  老者提着药箱,带着随从缓步而去。蓝雪若一直目送他们离开,足见对这个老者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尊重。一直等老者走远,蓝雪若才转过目光,向云澈解释道:“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之前和你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古大师,这几年,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医治,也还好有古大师,我父皇才能苟延残喘到现在。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很强?”云澈手托下巴,随口问道。

  “古秋鸿大师今年已经一百六十岁,有着‘医圣’之称,医术之高冠绝苍风帝国,无人可及,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神医。而且,古大师不但医术高绝,还懂得通玄之术,能为玄者后天通透葵水、子阙、心门三玄关,能得古大师通玄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苍风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想。就连四大宗门,也因此而一直将古大师奉为上宾,恭恭敬敬,每年都会请求古大师为宗门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弟子通玄。所以,古大师在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极其之高,有求于他,欠他性命、欠他人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数都数不过来,所以,也从来没有人敢得罪古大师,否则,会有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主动为古大师出头……包括天剑山庄、冰云仙宫、萧宗、焚天门这四大宗门。”

  蓝雪若说这些话时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景仰之态,显然对这个古大师敬重中还多少有些崇拜。

  “医圣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咧了咧,显出一个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弧度……医圣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师傅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。而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,师傅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医圣,这世间便无人再配医圣之名!

  “这个古大师的【逆天邪神】品行如何?”云澈意有所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蓝雪若道:“古大师不但医术高绝,而且面善心慈,从不因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医而傲慢,医治病人也从不问尊卑,救治一些穷苦人家时还经常分文不取。所以古大师在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口碑极其之好,人人仰慕称赞。不过,据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气有时候会有些倔,一些得罪他,或他因某些原因看不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病人,纵然给予万金,他也绝不救治。”

  “哦,是【逆天邪神】么……”云澈点了点头,“走吧,我们进去看看你父皇。”

  论起观人之能,十个蓝雪若也比不上云澈。在云澈见到古秋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眼时,就直接断定……这老头,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好鸟!

  没有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感觉,一种在面临无数人追杀,见识了无数种丑恶,经历无数次生死边缘之后培养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进入寝宫,皇上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太监立即进内禀报。

  “自从三年前父皇忽然暴病后,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就在这寝宫之中,很少外出。因为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实在太弱,受不得一点风寒,即使患上一点小病,都有可能引发性命之危。”蓝雪若神色黯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这种状况,已经不能操持国事,但我大皇兄和三皇兄引狼入室,之后不但对父皇不敬,还偶尔说出逼迫之言,让父皇根本不可能传位给他们,只能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一天天拖着……”

  “放心。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捏了捏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安慰道:“我说过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病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病,我就一定有办法治好。”

  这句话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妄言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医圣传人,绝不会允许自己辱没了师傅之名!

  “我相信你。”蓝雪若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公主殿下,还有这位小兄弟,皇上已在里面等着你们,请进吧。”中年太监在门口弯着腰,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进入帝皇恰灸嫣煨吧瘛哭房,云澈一眼就看到了正倚坐在龙榻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。蓝雪若今年刚满十九岁,太子八日后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三岁,照常理来说,皇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应该只有五六十岁,再加上皇宫之内养尊处优,灵药灵果无数,帝王在这个年纪上应该不显老态,但床榻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干枯蜡黄,头发花白,目光浑浊无神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八十多岁的【逆天邪神】迟暮老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父皇!”看到苍万壑那么差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蓝雪若心里一痛,连忙冲到床前,担心道:“适才在寝宫门口遇到古大师,他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昨夜又染了风寒……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好一点?”

  “呵呵,”苍万壑慈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蓝雪若,如今,也只有在这个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才能找到自己身为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温暖,“已经不碍事了。怕你又过度担心,所以没敢告诉你。月儿,你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,不给朕介绍一下吗?”

  云澈向前一步,拱手道:“苍风玄府内府弟子云澈,拜见皇上。”

  “哦?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苍万壑面露讶色,随之微笑了起来:“朕虽然久居寝宫,但也听闻苍风玄府出了一个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狭小年纪便跨越七级战胜内府弟子,还成功驾驭了数百年都无法能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叹啊。”

  云澈微微一笑,谦逊道:“皇上谬赞了。在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弟子,当不得皇上如此夸赞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蓝雪若忍不住“扑哧”一笑:“云师弟,你平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盛气凌人,在哪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傲气冲冲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怎么今天在我父皇面前忽然变得这么谦虚了。”

  如果说刚才苍万壑听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心里对他只有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蓝雪若这些话一出,苍万壑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瞬间变了,他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了解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如此自然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调笑一个少年男子,他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。

  身为苍风帝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何其毒辣,蓝雪若说话时,从她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里,苍万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某种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

  苍万壑神色不变,慈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月儿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位‘云师弟’,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用两年时间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吧?”

  昨夜完全吐露心声,打开心结,蓝雪若也已根本不需要在云澈面前避讳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她坦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回答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师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如何,父皇已经听说了,相信再过三年,云师弟可以达到一个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一定有冲入前一百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不过,今天我带云师弟来,并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介绍给父皇认识,其实云师弟不但玄力天赋很高,而且还懂得医术,还经常自称神医呢。”

  “哦?”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再度多了几分兴趣:“你还懂医术?莫非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给朕看病?”

  “我会竭尽所能尝试一下。”云澈稍显保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道……他从一进门,就在观察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逐渐开始有了一种不太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。

  “呵呵,好。”

  连古秋鸿都束手无策,苍风帝国也再不可能有其他人可医,更何况一个才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。但苍万壑却并没有拒绝,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难得你有这份心,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儿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朕自然没理由拒绝。只不过,朕有必要先告知你,按照古大师所言,朕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常年积劳导致命脉永久性损伤,所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该如何下手,也不必勉强。”r1058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