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章 密谋
  两封邀请函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完全在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之内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两封分别来自太子与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不但同时到来,而且邀约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相同。

  云澈把两封邀请函接过,快速翻看了一遍。两封邀请函的【逆天邪神】措辞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客气诚恳,先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云澈一阵夸赞,赞他为皇城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耀眼新星,听说他昨日与内府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后心生赞叹,渴望一睹风采,因而分别邀他参加十日后正午的【逆天邪神】寿辰和斗兽大会,请他务必赏脸前往……

  见他看完,秦无忧道:“会收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,相信也在你预料之中。但凡能入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都会受到太子和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拉拢,何况你经过昨日一战,名声大噪,几乎盖过了所有内府弟子,这两份邀请函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快,毫不让我意外。你准备怎么选择?”

  “秦导师认为我该怎么选择?”云澈随手把邀请函放下,反问道。

  秦无忧摇头:“无从选择。你势力单薄,毫无背.景,两个人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得罪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原本,你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都去,然后态度暧昧委婉,两者都不拒,但也都不应允。但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,这两个邀约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竟完全一致,你若去,就只能去一个,但你无论去哪一个,都等于直接表明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,同时彻底开罪了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方。而若两个都不去,则可以解读为同时将他们都不放在眼里。如果换做我,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  云澈一笑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去参加寿宴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斗兽大会,反正还有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考虑时间,用不着着急,我比较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一个小小弟子,如你所言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在那个大圈子里,可谓渺小至极,为什么太子和三皇子还会这么盛情邀约?”

  “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个人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低微,但,他们看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个人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与你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潜力。你或许不知,经历昨日一战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已传遍整个苍风皇城,并在各个版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张传言中近乎被神话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于那些年轻一辈,对你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出很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与向往,再加上你没有背.景,出身平民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易引起赞同和无数平民年轻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持。如果你投入到哪一方之下,那么,你目前已经具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会让年轻玄者意愿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平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而有一定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斜。再加上,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也注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必然不凡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实力低微,但再过五年、十年,等你成长起来,必成极大助力。太子和三皇子自然要不遗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拉拢。”

  云澈思虑很久,缓缓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该怎么选择,全在于你自己。但我需要提醒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入到太子或三皇子麾下,那么,苍月公主纵然对你情感再深,也会与你断绝。”秦无忧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脚步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如果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弟子,纵然他再天才十倍,他也不会如此心焦,但云澈与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让他根本无法对这件事淡然处之。

  云澈同时受到太子和三皇子邀约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知因什么原因泄露了出去,一传十、十传百……一个下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苍风玄府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人皆知,到处都可以听到有人在谈论这件事。

  “喂!听说没有,云澈同时收到了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啊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羡慕,如果能投入到太子或三皇子麾下,无论哪一个,都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生荣华。”

  “啧啧,你就干羡慕着吧。云澈师弟这等天才,会受到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重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情理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越七级碾压对手,保证你第二天也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待遇。”

  “你说云澈师弟是【逆天邪神】会选择太子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皇子呢?”

  “额,这就很难说了。听说太子和三皇子现在水火不容,如果选择错了,主子将来夺位失败,一辈子说不定就完蛋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苍风皇城,镇北将军府。

  与云澈一战,慕容逸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当天便被封白衣送回府邸养伤。城中四处流传的【逆天邪神】关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让慕容逸咬牙切齿,暴怒不已,而他在这些传言之中,却成为了那个可怜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配角……更确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。

  “云澈,我要杀了你……杀了你!!”

  这句话,不到两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慕容逸已经狂吼了不下上百次,每一次都带着切骨之恨。他一生伴着奉承与荣耀长大,何曾受过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生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怨恨。

  “慕容兄,有一个可能会让你不太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封白衣走了进来,斜着眉毛说道。

  “什么消息!”慕容逸从病床上坐起身来,沉着脸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没错。”封白衣捏着下巴,眼神阴森:“听说他在今天同时接到了太子和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邀约,参加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三岁寿辰与三皇子督办的【逆天邪神】斗兽大会。”

  “啪啪……”

  慕容逸没有说话,但双手指缝间传来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错位声。

  “太子和三皇子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,而且邀约参加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盛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,可见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。他们虽然对内府弟子都有所拉拢,但从未有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邀约如此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。如此一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们想要明面给云澈点苦头,就有些难了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父亲出面,也已不可能做到,否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给太子和三皇子面子。”封白衣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他必须死……必须死!!”慕容逸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起来,过于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一下子扯动了伤口,让他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嚎叫。

  封白衣看了他一眼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暗地里进行了,而且行动要快。”

  “白衣,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!从小到大,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。我长这么大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与荣耀,都被云澈那个混蛋给一脚踩碎!我怎能忍下这口气,怎能让他踏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而这么风光!”慕容逸全身,目光愤怒中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毒:“白衣,你一定要帮我!”

  “放心,我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兄弟,你受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,做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当然不会置之不理。”封白衣悠然说道:“其实,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你太过着急了。最初你和云澈徒手交战,基本上势均力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惊人,真玄二级,居然能发挥出近似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强度,但,你们毕竟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他可以发挥出与你相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强度,但若论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根基和浑厚程度,他断然不可能与你相比,你只需要与他继续徒手交战下去,他会慢慢支撑不住,必败无疑。但你却在久攻不下后选择了武器。”

  “面对一个弱自己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占不了上风,我岂能不急躁!”慕容逸咬牙辩解道。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他完全赞同,此时回想起来,如果两人都不使用武器,他必胜无疑。虽然胜的【逆天邪神】也会有些难看,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屈辱。

  “其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也并没有那么可怕,只不过用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太少,你并没有与重剑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经验而已。否则,你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剑砸飞银龙枪,还受了内伤……而银龙枪失去,你方寸大乱,也注定了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溃败。我在旁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楚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霸道绝伦,但重剑沉重无比,攻击速度很慢,每次攻击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也很大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,完全可以轻松躲过,然后抓住破绽迅速反击,如此一来,云澈根本没有赢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而你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武器对撞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硬碰硬,直面重剑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岂能不败!”

  “同时,那把霸王巨剑三千九百斤重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我,要挥舞起来都极为吃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三剑攻击,估计也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。所以,你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溃败,与云澈其实没多大关系,关键在于你。相信你听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与他再战一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绝对不可能有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而若换成我……”封白衣眸中寒光一闪,冷笑着道:“最多三个照面,我就能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”

  回想起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画面,慕容逸越想越觉得封白衣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在理,他心中顿时又悔又恨,咬牙切齿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错。如果再来一次,我绝对不可能败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现在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,连床都下不了,否则,我一定亲自将他……碎尸万段!”

  “放心,这个场子,我会替你找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多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就会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给你拎过来,保证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怨气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。”封白衣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?”慕容逸一下子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大了眼睛,随后又一皱眉,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现在受到太子和三皇子邀约,如果动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

  “放心,这件事我会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衣无缝,而且为了防止万无一失,我还请来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  “谁?”慕容逸马上问道。

  “薛浪。”封白衣眼睛一眯。

  “薛浪……内府天玄榜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薛浪?”慕容逸面露惊容,“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肯动手?”

  封白衣淡笑点头:“你也了解这个人,只要给他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益,他什么事都愿意做。而这件事,他要价800紫玄币。毕竟,云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非比寻常,杀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承担一定风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就要看慕容兄愿不愿出这笔恰灸嫣煨吧瘛慨了。”

  “完全没问题!”慕容逸脸色低沉:“只要能不留痕迹的【逆天邪神】杀了他,解我心中之恨,别说八百紫玄币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八千紫玄币,我也绝不犹豫!”

  “好!”封白衣起身,声音变得阴冷低沉:“慕容兄就等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消息吧……呵,我也很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看到这个敢在我面前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跪在我脚下拼命求饶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r1058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