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章 金鳞化龙丹

第152章 金鳞化龙丹

  “不用打了。”秦无忧走了过来:“虽然你已经手下留情,但慕容逸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,这场对战……云澈,你大获全胜。”

  他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楚,如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剑没有手下留情,以那重剑刚猛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将护身玄力溃散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给砸成肉泥。

  云澈收起霸王巨剑,不再说话,微笑而立。

  整个高台已经消失不见,化作了一堆破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墟。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围观弟子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写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。秦无忧宣布了结果,但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呼声没有响起,相反唯有一片死寂。

  真玄二级对真玄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,这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差距无比悬殊,在所有人看来,这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都毫无悬念,他们今天到来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看内府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采,想看一个狂妄之徒的【逆天邪神】凄惨狼狈下场,他们讽刺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自量力,笑他愚蠢和白痴,甚至在这三个月里把他当成茶余饭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料,通过讽刺他来自我享受智商和精神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优越感……

  今日,呈现在他们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事实告诉他们,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嘲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这个他们嘲笑了好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根本已经站在了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俯视着他们。回想起这几个月对云澈各种口若悬河的【逆天邪神】讥讽,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府弟子面红耳赤,一些刚才在场中叫喊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所有人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目光之中再也没有了交战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和仰望,继而又演变成狂热和崇拜。超越七级战胜对手,重剑一挥惊啸全场,此时云澈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甚至有了那么一丝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石破天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剑,足以给所有人留下长久不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印象。

  “太……太厉害了!我之前居然还一直嘲笑他……原来我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真玄境九级算不得什么了不起,总有一天我也能达到……但跨越七级战胜对手……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!我估计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。这个云师弟太……太恐怖了。”

  “这重剑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拉风了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……以前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王八蛋告诉我重剑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?不行!我要重修兵器!我要马上申请去人兵阁重新挑选武器!”一个外府弟子满脸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完,然后拔腿就向人兵阁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跑去。

  这个声音一出,顿时有了无数相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府、中府弟子都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奔向人兵阁个地兵阁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唯恐重剑类武器被抢光了。云澈那三剑,给了他们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,也让他们在震撼中热血沸腾。

  最终导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兵阁与地兵阁里为数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类武器在半天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被抢夺一空。

  秦无伤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目视着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口中发出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声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所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真玄二级驾驭霸王巨剑,轻松战胜真玄九级,气势逼人却又气场内敛,看似张扬,实则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锋芒深藏于城府……这等奇才,生平仅见!”

  他还很确信,这些都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实力,毕竟,云澈重剑亮出之后,也仅仅只挥舞了三剑而已。

  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剑,所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威和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霸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剑千万次挥舞都无法相比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随之,秦无伤清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,携着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穿透力传遍了整个中心广场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大吃一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彩一战,云澈,你以真玄二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战胜内府弟子慕容逸,又驾驭了苍风玄府数百年来都无人能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,无不让人惊叹!单单今天所见,称呼你为我苍风玄府这三百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才都不为过。且你如今年纪尚小,将来之成就,必定不可限量。”

  秦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时,广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喧闹声也嘎然而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都铿锵郑重,无一人觉得夸张:“从今天开始,你便正式成为内府弟子,并取代慕容逸在内府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位列天玄榜第七十三位。并据你今日之表现,特许你可随时进入内府太玄殿,可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玄技数量与周期均毫无限制,并奖励金鳞化龙丹一枚。”

  哗——

  秦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顿时全场哗然。

  可随时进入太玄殿,所有玄功玄技无限制任意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待遇,可以说在苍风玄府内从未有过。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奖励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真正让所有人惊呼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“金鳞化龙丹”,金鳞化龙丹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皇城无人不知,人人梦寐以求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级丹药,苍风玄府作为皇室直属,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玄府,实力之雄厚自然不必怀疑,但两年,也最多只得一枚金鳞化龙丹,据说金鳞化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炼制需要近上百种药材和十几种宝晶,对炼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苛刻,而其效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惊人:服下之下,可以让灵玄境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……玄力一夜之间提升一个等级。

  苍风玄府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鳞化龙丹只会在苍风排位战来临之前,给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选手服下,使其在赛前得到一大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跨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作为奖励给予一个弟子。

  但如此奖励,所有弟子艳羡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却没有人觉得过分。因为云澈今日之表现,完完全全对得起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奖励。

  至于躺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,最先身为主角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此时却已被遗忘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云澈身上,根本没有几个人在正眼看向他。

  慕容夜冲了上去,扶起慕容逸,咬着牙准备离开。刚走了两步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便从背后响了起来。

  “就这么走了吗?”

  慕容夜浑身一抖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:“云澈,你不要欺人太甚……我堂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镇北大将军的【逆天邪神】独子,今天你彻底得罪了我堂哥,你……你等着后悔吧。”

  慕容夜色厉而内荏,口中说着狠话,身体却在瑟缩发抖,心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狂跳着。虽然他一万个不想承认,但事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这个自诩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已不啻天壤,在云澈面前,他别说嚣张,几乎连舔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几乎没有。

  “慕容师兄,不用那么紧张,我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提醒慕容逸一件事而已。”云澈淡笑着道:“当初,我们在发起约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众说过,如果我输了,任凭你处置,而如果你输了,可要答应我三件事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能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件事……慕容逸,你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忘了吧?忘记了也没关系,当时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可以帮你想起来,秦府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见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顿时脸色发紫,嘴唇一阵哆嗦,然后白眼一翻,气急攻心下直接昏了过去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白影一晃,封白衣站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隔在他和慕容夜之间。这场约战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收场,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极不好看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挂着一丝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云澈小子,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嘛……可惜,你一个毫无背.景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都敢这么嚣张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吃大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同样报以冷笑:“曾经有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想让我吃大亏,但结果,他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废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期待,接下来想让我吃大亏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?”

  封白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眯,一丝阴冷在眉宇间一闪而过。他转过身去,带着慕容夜和昏迷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离开。

  “姐夫……姐夫!!”

  夏元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在重重人潮下挤了进来,冲到云澈面前,满面红光,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我就知道,姐夫一定能赢的【逆天邪神】!哇啊啊啊……姐夫!你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!我现在崇拜你崇拜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……啊啊,总之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崇拜了!如果让我姐知道姐夫不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玄脉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变得这么强,她一定也会很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云澈不无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。听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不可遏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现过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……自从萧门分开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一年里,他时常会想起她。不说其他,他们拜过天地,入过洞房,十六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约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云澈明媒正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让他注定无法将夏倾月真正忘却。

  他目光一侧,顿时在人群中看到了之前欺凌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四个人。那四个人一接触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顿时全身一缩,然后纷纷露出谄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他们今天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来看云澈出丑,以此而出气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没想到天玄榜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都被他打成了狗,现在,就算再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也绝对不敢再欺负夏元霸一根手指头,还会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巴结。

  包括在场一些认识夏元霸,平时因他玄力低微而嘲笑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此时看到他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当场肠子都悔青了,一边冒着冷汗,一边暗想着怎么向夏元霸赔礼道歉,以后更要和夏元霸拉好关系云云……

  “云大哥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威风,太厉害了!”一个清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挤了过来,兴奋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

  “云小凡?”看着这个当初在入府测试时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云澈微笑起来:“你果然成功留在玄府了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云小凡点头:“多亏当时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,我有了在秦导师那里复试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还顺利通过了,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不但不可能留在这里,还要带着一身伤回去……云大哥,你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偶像。在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五年,我要以你为最高目标!”

  “哈哈!加油!外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暂居地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府。”

  “我一定会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小凡攥着拳头,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外围,看着成为全场焦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蓝雪若一直提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完全放下,脸上露出舒心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她自己看不到她此时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柔和美丽,心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着一种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自豪感。

  她和云澈这么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,知道他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信口开河,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他有着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越级交战能力,因而他与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约战,她并没有持悲观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……但绝没想到,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竟已强到这种地步,不但将慕容逸击败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碾压式的【逆天邪神】击败。

  但喜悦过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开始蔓延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忧虑。

  她比谁都清楚,这场对决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。

  苍风玄府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直属,为苍风皇室培养着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才,培养着皇室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柱和基石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它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。一个弟子若入内府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将在整个皇城都广为人知,因为能入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必定极高,从无例外。

  而,一个在真玄境二级就能完败真玄境九级,且年龄才刚满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!至少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几百年,苍风玄府从未出现过如此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年仅十七岁尚且如此,将来之成就,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毫无悬念,云澈这个名字,将在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天之内传遍全城,甚至轰动全城。这将让他获得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注和赞誉,同时,也将陷入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舆论漩涡。

  但这些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她所忧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哥哥……太子苍霖和三皇子苍朔。

  她相信他们绝对会对云澈发起拉拢,而且,必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其他内府弟子……甚至天玄榜前十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更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拉拢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