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章 碾压
  霸王重剑一出,瞬间震慑了全场。

  一把剑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剑势逼人,要看持于谁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个三岁孩童手中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兵利器,也全无威慑可言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持在一个剑道高手手中,纵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柄凡刃,也会释放凌然之息。

  这把霸王巨剑在场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少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长老和导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它再熟悉不过。因为这数百年以来,它都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天兵阁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架之下,直到蒙上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。发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或导师们也都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一两眼,惊奇于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,然后便完全移开目光……在他们眼中,它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,沉重,毫无气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毫无兴趣。久而久之,人们几乎无视和遗忘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但,此时被云澈持在手中,它厚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剑身竟释放着一股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霸道气息,就如兵中之皇降临世间,威慑天下,让场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集中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久久无法移开,目光为之颤荡,心脏为之战栗,胸腔为之窒息。

  云澈受到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苍老搅海”却马上站起,这已让秦无伤大吃一惊,但看到云澈持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,他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翻起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……因为他最明白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让这把沉寂数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霸气皆露,如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猛虎完全苏醒……难道,他竟然完全驾驭了这么重剑?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啊!以真玄境二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这怎么可能做到!”

  以秦无伤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境界,都不敢相信自己所感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里,这把霸王巨剑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之自由挥舞,别说真玄境二级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二级,都难以做到……就更不要说完全驾驭。

  但那把霸王巨剑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却分明与云澈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紧密相连,相互融合,证明着云澈对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驾轻就熟,驾驭它,几乎等于驾驭自己手脚一般。

  “好……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!”

  “难道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云澈在天兵阁选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重剑?”

  “那把重剑据说重三千九百斤……这不可能吧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一片沉静,他看上去除了腰间那一道血痕,并无什么大碍,但实则,真玄九级玄力之下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招,纵然有大道浮屠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脱胎换骨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他虽没重伤,但绝算不上轻伤,外伤只有腰间那长长一道,但内腑却受了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他刚刚起身时,已强行咽下了一口快要涌上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逆血。

  而同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气也被完全激了出来。

  “慕容逸,我原本挑战你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以你为压力和试金石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你身为内府弟子,居然如此卑鄙无齿,为了能赢连脸都不愿意要了……既然如此,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。”云澈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哈……哈哈哈哈!”慕容逸狂笑起来,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干涩勉强,他阴沉着脸道: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比我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厉害上那么一点,但你还远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马上,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!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剑,你挥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来吗?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狂笑声中,慕容逸忽然一声大吼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如奔腾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潮般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出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就如水波一般流转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,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,他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顿时一片混乱,激起阵阵涟漪。

  这一次,慕容逸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,毫无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。因为,“可能会失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在云澈重新站起,并握起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随着他内脏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而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扩大,就如恶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狞笑一般让他甚至生出了恐惧……他不能输,无论如何都不能输。

  倾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大幅度激荡,慕容逸整个人腾空而起,口中一声咆哮,手中银色长枪向云澈闪电般极速刺出,而长枪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刺动,都会留下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,转眼之间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千枪影横布上空,如一大片绝命风暴般笼罩向云澈……封死了他所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退路。

  每一道枪影都释放着凛然寒光,都有着足以洞穿磐石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这一招一出,场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和长老全部面露惊色。

  “《苍龙枪诀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绝技——炼狱龙影!他竟然炼成了!”

  “当初慕容逸选择枪,我还劝阻过,因为剑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王道……没想到,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枪道悟性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高,苍风玄府这百年来,在结业前炼成这一招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恐怕不超过十个!”

  “这招一出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赢了……身上,起码要被捅出十几个窟窿。”

  云澈缓缓抬头,目视着如天罗地网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满天枪影,毫无惧色,就在枪影在无数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中从天罩落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一闪,握着霸王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猛然撩起,霸王巨剑挥出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圆弧,砸向漫天枪影。

  枪道之中有这样一句形容与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:任你万千剑光,我自横扫一枪。剑虽然轻灵百变,但若论霸道和攻击范围,剑断然不能和枪相比……但这个剑仅仅指轻剑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则形式完全反了过来。

  任你枪影千万,我自横天一剑!

  慕容逸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枪,在云澈手中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面前,哪还有半点霸道可言!

  云澈一剑挥舞,整个广场,哪怕最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都听到了一阵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空呼啸声……

 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……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体与无数枪影相撞,霎时,密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碎声响起,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就如一块块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玻璃般被片片轰断,只一瞬间,慕容逸用尽全部玄力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,就如暴风扫落叶般被横扫了干干净净,最后,霸王巨剑带着暴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啸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了慕容逸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银枪之上。

  锵~~~~~~

  一阵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传来,慕容逸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银枪瞬间变成了满月状,然后“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直接崩断,没有消却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力将慕容逸震得虎口破裂,惨叫声中,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银枪脱手飞出,一直飞出了很远很远,落在了庞大人群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围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巨剑,也在这时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下方撩到了右上方,完成了一个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弧……与此同时,他所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台下方忽然一阵大乱,在重剑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风暴冲击下,高台前方近十丈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全部感觉到犹如一口重锤轰在胸前,一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直接被冲飞出去,让那一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直接变成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堆。

  这一剑之威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真玄二级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……惊世骇俗!

  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落到了地上,瘫坐在那里,双目发直,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耗费两年时间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杀一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直深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和杀手锏,今天第一次在对敌时用出,却被对方一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击溃。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爱枪,也如噩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击断了……他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当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凡枪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取自天兵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器银龙枪,但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银龙碰上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,也只有被肆意踩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

  “云澈……云澈!我杀了你!!”

  发怔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忽然一声怒吼,猛然跳起,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施展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龙影”,慕容逸玄力大耗,现在所能发挥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顶多只有全盛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七成左右,反观云澈气定神闲,重剑在手,他哪还有与云澈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面对慕容逸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云澈冷笑一声,身体爆闪,手握沉重巨剑,但移动速度比之之前却分毫不慢,然后看也不看慕容逸,重剑向上随意一撩。

  呼~~

  风暴在呼啸中卷起,重剑并没有碰触到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但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所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接被冲击向上方,一直到了近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而云澈在这时忽然跳起,一跃十丈,重剑轮下,狠狠砸在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。

  轰!!

  慕容逸如炮弹一般轰然坠下,随着高台一阵爆裂轰响,碎石纷飞,他整个人从头到脚直接被完全砸入了高台之下。

  重剑不出,两人徒手相搏,还勉强算得上平分秋色。但重剑一出,慕容逸兵败如山倒,被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毫无还手之力。如果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驾驭了重剑,云澈断然做不到这一点,但《天狼狱神典》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参悟了《天狼狱神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,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怒龙,每一次挥舞,都必将轰天震地,破石惊天。

  在所有人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云澈从空中落下,落在了慕容逸被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重剑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甩,只听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大半个高台直接崩飞,连带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带飞起来,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全身衣服破碎不堪,浑身血痕,一张脸已被泥土和血液完全模糊,眼睛虽然还睁着,但已毫无神采,暗若死灰。

  云澈向前一步,重剑插地,傲然俯视着慕容逸:“慕容逸,还打么?如果你想继续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很乐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你一个真玄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,使出全力也才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挥舞了三次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意犹未尽啊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