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章 天狼狱神典

第147章 天狼狱神典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顶多只有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但其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愈能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惊人。云澈被小仙女来了那么一下,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谓极重,但不过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无论内伤外伤都已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七八八。虽然这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也有很大关系,但若没有大道浮屠诀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再高,要好到这个程度也起码要一个多月。

  伤愈之后,云澈便备好食物,回到聚玄塔中,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留在了聚玄塔之内,玄力修为与大道浮屠诀齐头并进着。蓝雪若每隔几天都会来看望他一次,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都找不到他,只能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他房间里留下一些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和她为他精心挑选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物,有时他刚好回到住处,遇到来看望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,蓝雪若也并不会停留太长时间,就匆匆离去,虽然她总是【逆天邪神】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柔很暖,但云澈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她眼眸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,还有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忧心。

  蓝雪若一直没有主动说出,云澈也没有去追问什么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力,都集中在了修炼之上。

  这一日,修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睁开了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银光大盛,一个银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塔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浮现,盘旋,然后又缓缓沉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那一刹那,他感觉仿佛忽然置身到了另一个世界,虽然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再熟悉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间,但他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嗅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、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同。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周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变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整个人脱胎换骨。

  眼眸变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清澈,几乎能看清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粒沙尘,双耳变得更加犀利,静下心来,就连空气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都能隐隐听到,皮肤变得更加白嫩,宛若初生婴儿一般,表面还多了一分莹润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,别说壮实和粗糙,就连男人最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阳刚都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,细嫩到了足以让女人都羡慕嫉妒。

  大道浮屠诀第一重境,正式圆满!

  “居然只用了两个月,你又一次让我惊讶了。”依在墙壁上打了好久瞌睡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抬眸看着他。云澈这妖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能力,让她无法不震惊。

  云澈站起身,意念一动,霸王巨剑从天毒珠中召唤而来,被他双手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手中,横起在身前。这一次,他并没有开启邪魄,而这把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拿起……虽然依旧沉重,但绝不再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掌控,手上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才拿着一把五六百斤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一样。

  云澈手臂挥舞,重剑舞动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划出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圆弧。

  “呼!!”

  近四千斤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挥舞之下,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暴风咆哮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与云澈相隔十几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瞬间感觉到一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劲力呼啸而来,整个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瞬间大乱,就连封印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制都隐隐战栗了一分。

  轻剑挥舞,可剑势锋利,剑势逼人,但永远不可能造就这横扫千军,霸道绝伦,摧天裂地之势,万兵之中,也唯有重剑可以做到。

  那一声让空间都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啸,让云澈目光大盛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沸腾起来,他身体扭转,带动手中重剑肆意挥舞起来,横扫、斜斩、上撩、重劈……每一次挥舞,都气势如虹,霸道绝伦,带起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啸之音,让云澈感觉纵然前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高山,也能一剑扫断,纵然前方万马奔腾,也能一剑埋葬。

  “喝!!”

  最后一剑,云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地上。

  “轰!!!”

  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同样有着玄力禁制,坚硬无比,绝非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所能损毁,但云澈这一剑之下,整个玄间剧烈震荡,巨响之中,地面瞬间出现了一道数米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继而又过了许久,这道裂痕才缓慢恢复。

  连续舞动几十剑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他扶着重剑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擦着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汗,脸上却挂着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这一番挥舞,他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自己拿走这把重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茉莉走了过来,一边颔首一边道:“如我所料,在你正式踏入大道浮屠诀第一重境界时,你便可以挥舞这把重剑。但能挥舞,并不代表你能够完全驾驭,你刚刚才舞动了那么一小会儿,便已经累着这样,还完全不到能以这把重剑与人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”

  “所以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适应这把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并熟练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它!”茉莉肃然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不许再把它召唤到天毒珠之中,每次练剑,都要练到自己全身力竭,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为止,而你一旦站起,手上都必须有这把重剑,就算吃饭、有事离开这里,都必须背负着这把重剑,片刻不可离身!直到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适应到感觉不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将它熟悉到如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脚为止!”

  “好!”云澈想也不想,直接点头,就算茉莉不提出来,他也会这么做。但随之,他又摇了摇头,道:“不行……在玄间里,我会片刻不离身,但偶尔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不能将它背在身上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茉莉纤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翘。

  “你知道我之前在太玄殿,为什么要选择两本最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吗?”云澈反问道,然后便解释起来:“原因很简单,一个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这三个月内本来就没想修炼什么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玄技,只想专心提升玄力,顺带修炼星神碎影,我随手选择两本最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让人嘲笑,低看我而已。因为我很清楚我和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更明白我就算专心修炼三个月,要战胜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艰难,所以,我不能再让他有一丝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戒心……因为慕容逸身为内府弟子,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根本不可能输得起,而一旦他有了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戒心,就有可能在比赛之前或比赛之中使用什么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而这些手段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我根本不可能预知。”

  “我选择重剑,又选择两本垃圾玄技,必然会让所有人嘲笑,也让他嘲笑,让他会越发觉得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狂妄无知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再加上实力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差距,让他不会产生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戒心,交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也就不会有什么我无法预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但如果我背着这把三千九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出去,必然引起轰动,以这把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,也不可能就那么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背负出去,所以被他知道后,他必然会有所警觉和防备。”

  云澈说完,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:“你平日里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凌人,狂妄自大,现在却又在小心翼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矛盾。”

  “不不,这一点都不矛盾。”云澈笑着说道:“狂妄这种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张扬给别人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谨慎,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刻要藏在心里,没必要给别人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前者可以让我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舒畅无忌,后者可以让我活的【逆天邪神】更久,完全没有什么矛盾。”

  “哼,在玄间之外,随你所愿。不过这一个月内,在这玄间中时,你一刻都不能放下重剑。在你每次力竭,无法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还有其他事要做。”茉莉说到这里,眼眸忽然飘忽了一下,似乎被触动到了某个深印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连声音,也变得轻软起来:“全力领悟……《天狼狱神典》!”

  “天狼狱神典?”云澈马上想起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之前所说,你哥哥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部重剑剑诀?”

  “没错。”茉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侧过小脸,不让云澈看到她星眸深处那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哀伤,声音幽冷:“哥哥说,天狼狱神典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剑诀,修炼它,可以将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与威力发挥到极致。而这部天狼狱神典,世间只有哥哥和我两个人看过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哥哥练剑时,出于好奇而翻阅,用了整整一年,无意间领悟了总诀和天狼第一剑。但,由于我习惯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是【逆天邪神】短刃,会领悟它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喜欢哥哥,永远不会有用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……现在,我把《天狼狱神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和第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诀赋予你,这一个月之内,你能领悟多少,就要看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了!”

  “总诀,诠释着如何驾驭重剑,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优势和劣势,以及如何最大化优势与最小化劣势。在总诀驾轻就熟后,你便可以说真正成功且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重剑。之后,你就可以领悟第一剑‘天狼斩’。虽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狱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入门一剑,但其威力之大,绝对要远超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。”

  茉莉一边说着,手指抬起,指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,将《天狼狱神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与第一剑剑诀印入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想要在一个月内完全领悟总诀,其他人不可能做到,但茉莉早已被云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能力惊到好几次,她相信这在云澈身上.将很有可能实现。

  玄诀入心,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意识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扫,便有了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之感,玄诀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从这《天狼狱神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之上,云澈却分明感觉到了霸道、刚猛、强横、无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诀便已如此,其中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之巨,可见一斑。

  “就只有总诀和第一剑吗?”云澈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我也只知道总诀和第一剑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并不知道。”茉莉摇头:“天狼狱神典一直在哥哥身上,哥哥死后,天狼狱神典也应该跟着哥哥从世间消失了,你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r1058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