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2章 横扫
  “奎……奎阳师兄!”

  其他三名弟子被这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吓呆了,他们谁也没想到云澈竟然忽然出手,而且速度快若鬼魅,让他们根本没有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更让他们惊呆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真玄境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奎阳竟然被一击重伤,那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片血雾触目惊心,落在地上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抽搐,半天无法站起。

  “竟敢……竟敢偷袭奎阳师兄,一起上,废了他!!”韩峰面色狰狞,抽出一把长剑,和另外一名弟子一起冲了上去,两把长剑一把刺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一把切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盖。

  “姐夫小心!”

  夏元霸刚惊喊出声,便听到“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韩峰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已被云澈一脚直接踢断,另一个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则直接被云澈徒手夺下,然后两拳并出,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之上。

  咔嚓!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同时凹陷,胸骨齐齐断裂,然后在惨叫声中飞出,和奎阳一样重重砸在了墙壁之上。

  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名弟子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准备动手,但云澈仅仅一个照面,便将两人打成了死狗,吓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眼瞳收缩,全身激灵,那还敢向前,怪叫一声,如吓破胆的【逆天邪神】耗子一般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向门外跑去。云澈转身,眼神冰冷,左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一道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从掌心飞射而出,瞬间缠绕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随着他手臂一收,那个弟子在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之中被火龙甩了回来,和其他三人一样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墙壁上。

  “姐……姐夫……”站在角落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已经惊呆了,这四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他很清楚,奎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一级,韩峰入玄境九级,其他两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八级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对他而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只能仰望和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虽然他在这里受尽欺凌,却不敢反抗,也没有能力反抗,更不敢告诉云澈,因为他怕云澈会冲动之下为他出头……这四个人,云澈又怎么打得过?

  但没想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夫竟然已经变得这么强大,这四个人在他面前简直就如一堆垃圾,被他随手之间都打成了死狗。

  “云澈,你……你……你完了!!”韩峰扶着被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坐起,伸手擦着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虽然云澈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让他惊魂未定,但嘴角却硬是【逆天邪神】挤出冷笑:“你竟然……打伤我们外府弟子……齐导师,是【逆天邪神】奎阳师兄的【逆天邪神】舅舅,你打伤奎阳师兄……齐导师不会放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就等着被打断腿,然后滚出苍风玄府吧!”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依然没有收敛,整个修炼室呈现着寒冬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让四个趴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身直哆嗦。他完全没有理会韩峰在说什么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到正在那里大口吐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奎阳面前。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奎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惧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但马上被他强行压下,他强笑着道:“云澈,如果你现在跪下来道歉,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……否则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舅舅……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……”

  云澈斜眼看着他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你刚才踢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右脚吧。”

  声音落下,还未等人反应过来,云澈便忽然抬脚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踩在奎阳右脚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踝之上。

  “咔嚓!!”

  “啊啊~~~~~~~~”

  在一声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中,奎阳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脚脚踝被云澈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踩断。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脚收起,面色一片平淡,仿佛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踩断了一根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枯草,他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奎阳拖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脚,在地上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、哀嚎着,然后转过脸来,看向其他三个弟子。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来时,韩峰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……他们本以为云澈敢在这里伤人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胆大包天,说出奎阳和齐导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摹灸嫣煨吧瘛寇直接把他震慑住。但他们没想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不但超出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而且下手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绝狠毒。他能如此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踩断奎阳的【逆天邪神】脚……那么如果要废他们,甚至要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肯定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  韩峰哪敢再说半句狠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吓的【逆天邪神】浑身发抖,在云澈向他走来时,他身体在颤抖中一软,一下子瘫在了那里,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道:“云云云……云澈,我……我知道错了,饶了我……不要杀我……不要杀我……饶了我……”他忽然想起了云澈之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一股脑的【逆天邪神】掏了出来,然后向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一阵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磕头:“元霸师弟,我错了……我平时不该那么对你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畜生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混蛋,我该死……请你一定要原谅我,以后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韩峰一脸磕了十几个头,直把地板磕的【逆天邪神】砰砰作响,另外两个弟子也慌忙跪下,掏出身上所有丹药,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。

  云澈目露冷笑,目光又转回奎阳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呢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连双手都不想要了?”

  敢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踩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踝,要断他双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举手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奎阳虽然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堕深渊,但总算意识还清醒,他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朝向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把脑袋咣咣砸向地板,然后伸出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把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全部交了出来。

  云澈走过去,将他们交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全部收到手里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看在你们还算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份上,就先饶了你们四条狗命。以后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敢欺凌夏元霸,我要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”

  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以后,我们一定把元霸当亲爹供着……再也不敢了……”韩峰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那么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知道该怎么说吗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眯起,目光之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杀意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互相切磋而受伤……跟元霸师弟,还有云澈师弟一点关系都没有……”韩峰战战兢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哼!”云澈一声冷哼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最后不要让我在外面听到任何我不想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否则,我会随时要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”

  韩峰四人噤若寒蝉……他刚才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和狠毒手段,他们完全不敢怀疑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不过你们就算说出去了也没关系,”云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起来:“知道秦府主为什么会让我直接到内府吗?你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秦府主会为了一个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悬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约斗而不惜打破千年先例?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实话告诉你,我和秦府主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你们做梦都想不到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有了什么传闻,处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很有可能会从这个世界上就此蒸发,死无对证……元霸,跟我出去。”

  说完,云澈转身,脚步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修炼室,留下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人瑟瑟发抖,满脸惊恐。

  云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辞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胡诌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他相信足以对这四个人造成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。否则,四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传出去,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在意,但怕影响到了夏元霸在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前程。

  夏元霸耷拉着头,如个犯了错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孩般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面。云澈一直把他带到一棵大树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才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夏元霸。

  “唔……姐夫,我我我……我错了。”夏元霸低着头,小声懦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唉……”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了一声,把从奎阳四人那里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全部交到夏元霸手里:“收好这些吧,虽然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高等丹药,但刚好适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云澈身上用天毒珠淬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多,但大多比较高等和特殊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所能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夏元霸接过,然后又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头缩了起来,支支吾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姐夫,我知道错了,你不要生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,我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要骗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怕让姐夫分心,万一耽误了两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约战,我……”

  云澈摇了摇头,伸手拍了拍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缓声道:“元霸,你在这里会受到欺凌,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太弱了。或许让你留在苍风玄府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错误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毕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阶层与这个修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脱节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严重了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并不会因此让你离开苍风玄府,相反,我希望你可以继续坚持的【逆天邪神】留在这里。元霸,在这个世界上,真正不会受欺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只有强者。因为你若足够强,就没有人敢欺凌你,也没有人有能力欺凌你。那四个垃圾敢那么对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比你强大,而且强大出很多。你如果不想再受欺负,就变得强大,变得比他们,比任何人都强大。”

  “我知道!”夏元霸攥了攥拳头:“我一定会以姐夫为榜样,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重点。”云澈摇了摇头,然后肃然道:“我更希望你明白,一个人可以玄力弱小,甚至可以软弱,可以让人看不起,但,一定不能没有了尊严和血性!我不生气你这些事瞒着我……我知道你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我着想,怕给我惹了麻烦,我只生气……你为什么任人欺凌而不还手,不反抗?哪怕你知道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敢……姐夫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。”夏元霸把头垂的【逆天邪神】更低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疚。

  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出一口气,在心中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。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,他再了解不过。虽然他长着一副过度粗犷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但本性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憨实善良,还带着那么一点点未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都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软弱。毕竟,他今年才不到十六岁。

  而要通过短短几句话而改变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元霸,让我看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”

  “啊?哦。”

  玄力到了真玄境,在对方许可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下,已经可以以玄力内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云澈站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手按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须臾,他把手从夏元霸胸口移开,面色平静,内心却一片惊然。

  因为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奇怪了,比之普通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要粗壮上两倍有余,颜色也呈现着一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黑色,而且玄关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也和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同,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另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异体。

  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?难道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之前提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霸皇玄脉”?

  这玄脉有着一个如此霸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但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弱?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