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1章 暴怒
  内府位于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内部,要离开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必须在走出内府后还要穿过中府和外府。

  云澈穿过中府,刚一踏进外府,就被人认了出来。

  “快看!那个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我在新进弟子考核那天见过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要在两个月后挑战慕容逸。”

  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史上第一逗比?看上去很正常啊。”

  “看上去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正常没错,但脑子绝对不正常!不然会大言不惭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去挑战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?还选了重剑和两本最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?”

  “两个月后,他绝对要被慕容逸虐成狗。估计慕容逸压根就没把这货放在心上过,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耍猴一样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各种各样充斥着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指指点点声从远处传来。云澈充耳不闻,径直向前。在进入外府修炼区域时,云澈一眼看到了夏元霸。

  夏元霸那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无论摆在什么地方都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显眼,云澈想不看到都不行,他马上走了过去,打了个招呼:“元霸!”

  夏元霸一看到云澈,两眼一瞪,然后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跑了过来:“姐夫,你怎么在这里?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在内府吗?”

  “修炼累了,出来转转。”云澈随口道,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夏元霸,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一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,距离突破到初玄境七级也不算太远了:“元霸,入府还顺利吗?有没有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你在这里?”

  “嘿嘿,秦导师说话算话,在你入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就把我安排进外府了。父亲那边我已发了书信,前几天收到回信,父亲对我能入苍风玄府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兴。”夏元霸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然后赞叹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,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可以相比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手太多太多了,我在这里,也见识了很多以前都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对啦,姐夫你看。”夏元霸摊开双手,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盒散发着药香的【逆天邪神】新鲜药丸:“今天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外府玄丹阁发放丹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这里发放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比新月玄府那边发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好太多啦……有三十颗小回玄丹,十颗小通玄丹,还有三颗淬骨丹和三颗淬玄丹,以前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想都不敢想。”

  难怪他一脸兴奋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发放丹药了。云澈笑了一笑,道:“元霸,好好努力吧,虽然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点有些低,但我相信你那么努力,以后不会比任何人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总之,我们一起加油!”

  说完,云澈顺手拍了一下夏元霸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。这一拍并没有用上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但就在他手掌拍到夏元霸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那只手臂如触电般收回,夏元霸口中一声痛吟,脸上露出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。

  云澈一怔,迅速上前一步,将夏元霸左臂的【逆天邪神】袖子用力向上拉了上去,这才忽然发现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半只左臂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青红一片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肩关节处,还有着浮肿,云澈一眼就看出,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久前才刚刚脱臼过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顿时沉了下来: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

  夏元霸慌忙把袖子拉了下来,脸上露出笑,毫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没关系,和师兄们切磋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又不济,受点伤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大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过个几天就会完全好了。”

  夏元霸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很合情合情,外府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少不了切磋,切磋多了,受伤再所难免。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却给了云澈一种不太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他目光落到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,眉头再次一沉,道:“你脖子上淤青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你们切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还往脖子上招呼?”

  夏元霸连忙把脖子一缩,还把衣服向上拉了拉,连忙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笑哈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姐夫,我知道你担心我,但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什么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虽然切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经常会受点伤,但每次受伤之后都会有新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和领悟,所以虽然受伤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又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,外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没有哪一个身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带伤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切磋,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嘛,嘿嘿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些,他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信了,点了点头道:“修炼虽然重要,但千万不要先垮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还有,虽然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外府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,但绝不代表你就要任人欺凌……如果有谁欺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要和我说!”

  “嘿嘿,知道了姐夫。”夏元霸憨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师兄们对我都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,哪有人会欺负我,你放心好了。还有两个来月,你就要和那个慕容逸决战了,你可要在内府好好修炼,不过我相信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传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慕容逸,姐夫也一定能打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,姐夫,我先回修炼室那边了,就不耽误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。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看着夏元霸匆匆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了下来。

  他没有再向玄府外走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调转方向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了夏元霸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室。

  夏元霸所在修炼室是【逆天邪神】第2296号,每一个修炼室共有五名外府弟子,云澈脚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过来,站在了窗前,侧目看向里面。

  这个修炼室不大,还不到聚玄塔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大小。夏元霸走进去时,其他四个弟子都在里面,看到夏元霸回来,他们对视一眼,脸上同时露出戏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“哟,大块头,回来啦?丹药也领回来啦?”原本坐在地上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蓝衣青年站了起来,笑呵呵看着夏元霸,阴阳怪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缩了一下,脸上露出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强笑着道:“韩峰师兄,这次能不能给我留几颗,就几颗就可以了……”

  被称作韩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顿时脸色一变,狞笑道:“怎么?还学会讨价还价了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骨头又痒痒了想让我们给你松一松?少特么废话,给我一个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出来!我们四个天天指点你一个初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修炼,现在居然连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孝敬都不懂了!?”

  其他三个弟子也都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起来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中间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俊逸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衣男子,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夏元霸一眼,就如在看一个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。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憋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,他咬了咬牙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刚领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拿了出来。韩峰一手全部抓过,一颗都没有留下,然后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道:“啧啧,这还差不多。放心,只要你乖乖听话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孝敬我们,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你这个小师弟的【逆天邪神】,以后‘切磋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们下手也一定轻点,哈哈哈哈。”

  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中,韩峰拿了十颗小回玄丹,然后也分为另外两人分别十颗小回玄丹,最后来到那个白衣男子面前,弯着腰,一脸巴结道:“奎阳师兄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十颗小通玄丹和三颗淬骨丹,请您笑纳。”

  被称作奎阳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衣男子今年十九岁,在四人中玄力最高,已经突破入玄境,达到了真玄境一级,在外府五万弟子之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排进前两千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。他伸手接过丹药,然后起身,来到了夏元霸面前,忽然伸手抓向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将他紧紧捏在掌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枚丹药给抓了过来。

  “居然还藏了三颗淬玄丹,”奎阳眯眼冷笑着,然后忽然飞起一脚,踹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上,把夏元霸直接踢了个跟头:“小崽子,下次再敢这么不老实,信不信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条腿给你卸下来!”

  “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奎阳师兄英明。”韩峰和其他两个弟子连忙大笑着拍起了马屁。

  小腹挨了一脚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倒在地上,身体一阵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却没有喊叫出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撑着地站了起来,脸色通红中渗着铁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怒不敢言,一步步挪到修炼室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里。

  云澈怒火中烧,一股杀气在胸腔中轰然爆发,他再也无法看下去,上前一步,一脚踹在修炼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上。

  砰!!

  修炼室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木门在云澈这一脚之下直接四分五裂,木屑纷飞,将修炼室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人全部惊扰。

  看到满脸怒气站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夏元霸一下子慌了神,连忙站了起来,支支吾吾道:“姐……姐夫……”

  云澈却没有理会夏元霸,目光扫过站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外府弟子,声音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给你们两个选择,第一,交出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然后自断右手,再向夏元霸跪下磕头认错,第二……死!!”

  他们本来正要喝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敢来这里挑衅,一听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顿时愣了一下,然后全部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崽子,敢来这里撒野……要我磕头?要我们自断右手?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忘记吃药了吧?啊哈哈哈哈!”

  “唷!这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啊……哎哟我靠!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名,入玄境就叫嚣着要挑战慕容逸,号称苍风玄府历史第一逗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嘛!!”

  “嗯?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?”白衣弟子奎阳听到“云澈”这个名字,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听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个云澈多半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失心疯,看样子,传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假啊。怎么,要我们下跪?嘿嘿,如果你现在就向我们下跪求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过会还可以少打断你一条狗腿。”

  奎阳话音刚落,眼前忽然一花,一股杀意如冷水浇了下来,让他全身僵挺。他顿时大惊失色,但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,便看到云澈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已经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  砰!!

  奎阳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如同被一记万钧大锤正面击中,全身轰然一震,一股狂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瞬间冲击至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奇经八脉。他狂吐一口鲜血,身体如被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包般倒飞出去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修炼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上……一声震响,修炼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四分五裂,奎阳整个人直接嵌入了墙壁之上,过了好一会儿才如一条死狗般落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无限感激月之舞、天i道、睿齐、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_、命理难说、绝_版de神话、vv白白留、微笑丶现在、秋儿_、咪恋小柒、玄雨ex、茶绯纯白汪、书友3373854、寂寞煋辰、奶昔巜、振翼………………等等等等亲们成吨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…………请诸位土豪隆重收下我24k钛合金膝盖!r1058

  :"1036"};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