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9章 何为大道

第139章 何为大道

  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间远比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大,周围有着很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封印,走入玄间之中,关上玄间之门时,便感觉犹如与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完全隔绝一般,感受不到来自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气息与声响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也浓郁到了一种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红影晃动,茉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那里。她双眸环视四方,缓缓点头:“不错,这里与外界完全隔绝,任何声响、动静都不会传到外面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之地。”

  “三个月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慕容逸约战之期。以你五十四玄关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玄脉,在这里苦修三个月玄力,并且辅以邪魄和凤凰炎力,三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勉强战胜慕容逸。但若你在这三个月内提升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修成‘大道浮屠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到时候就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勉强战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跨越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碾压!”

  “只不过,‘大道浮屠决’极难修炼,如果领悟力不够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入门,就需要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当初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哥哥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修炼‘大道浮屠决’时,也用了整整三十三天才初窥门径。所以,要你三个月内修成‘大道浮屠决’第一重境界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强你所难,但也并非全无可能。当初在凤凰试炼之地,你可以在绕过凤凰炎力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强行领悟凤凰颂世典第五、六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技,足以证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并不弱。”

  茉莉说完,两只嫩手背在身后,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笔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云澈正前方,可爱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俏脸上冰寒一片,语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气横秋:“现在,坐到地上,闭上眼睛,我会把‘大道浮屠决’第一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印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要多久才能真正领悟,找到修炼之门,就要看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能力了。”

  云澈依言在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位置坐下,平缓心境,闭上了眼睛。

  茉莉向前,伸出春芽般细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。

  安静之中,“大道浮屠决”第一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

  但在用意念去接触这些玄诀时,云澈却陷入了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之中。因为这些玄诀明明已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在他心海之中,但却又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模糊飘渺,他用心念、用精神、用玄力……他用尽一切方式,但在碰触到这些玄诀时,玄诀却如明明看得见,却无法摸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,一触而散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与呼吸变得轻缓而均匀,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更加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五感与外界完全隔绝,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都集中于捕捉这些玄诀,但精神越是【逆天邪神】集中,他却越是【逆天邪神】茫然……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就如处在汪洋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让他不知该如何行走,才能找到彼岸。

  这时,一个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响起。

  “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你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了领会这‘大道浮屠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了吗?”

  这个声音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源于双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灵魂深处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在心海中回答。

  “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继续问道。

  “我渴望力量,可以超越一切,守护我想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。”云澈字字铮铮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很好。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透露出了赞许:“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印于你灵魂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,你足够直白。但,若你欲修炼这‘大道浮屠决’,你需先明白何为‘大道’,何为‘浮屠’,那么,请你告诉我,你所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道’与‘浮屠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何为大道?何为浮屠?

  云澈思索了很久,才缓缓说道:“大道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法则。道,存在于自然,存在于万物,存在于天地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处空间和时间。”

  “人以幼儿之躯降生,然后成长,若为凡人,寿命不过百年,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道。水可以熄灭火焰,小草无法成长过苍天大树,世间不但有土地,还有苍穹和大海……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道!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。这些道交织在一起,构筑成了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,充盈了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容,造就了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秩序,让世间一切按照这些‘道’而运行。”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。”

  “至于浮屠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大道之中象征着善良、慈悲、宽恕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缩影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。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年轻人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能对‘大道’有如此领悟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得。那么,我便带你回忆一番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大道,如何?”

  云澈:“!?”

  云澈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忽然间完全消失,一副色彩斑斓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处山灵水秀之地,青草翠绿,溪流潺潺。一个年近半百,一脸慈和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男子背着

  药篓,沿着小溪缓步而行,直到在溪边,看到了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婴,这个男婴看上去才刚刚出生没几天,全身**,唯有脖颈上挂着一个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挂坠……

  “师傅……”看着那个连忙走向婴儿,小心将他抱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男子,云澈一声哽咽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。

  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沧云大陆,你出生后第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那个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所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云澈沉默,然后道:“道,即是【逆天邪神】规则……我被抛弃,我没有在那时死去,还有与师傅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所定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道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顿时变化,他看到了流云城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他正神态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大门中走出,背后,承受着无数鄙夷、冷笑,和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被从萧门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直到现在,他依然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得那时心中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还有对爷爷和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以及对自己无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恨与不甘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玄大陆,你已十六岁,却依旧毫无作为。你被逐出家门,除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其他人冷眼旁边,冷笑以对,而后很快便将之遗忘,因为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卑微到根本让人不屑去放在心上……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身上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道’?”

  “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道给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阻碍和考验吧。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以你对‘大道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,大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界一切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统称,那么,便等于你认为,你这一生无论做什么,乃至来生来世无论做什么,都永远不可能脱离这‘大道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和安排,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以及身边所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、事物,都处在大道所编织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与秩序之中,对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住,久久没有回答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再次变化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竹林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片竹林如同刚刚遭遇了暴风骤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狼藉。一颗颗断竹之间,他抱着一个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弱女孩,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心裂肺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女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香消玉殒,再也不可能回答他……

  “苓儿……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沧云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挚爱,苏苓儿。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。甚至到现在,这种痛苦都没有完全消却,依旧刻印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。如果你认为世间万物都逃不开大道规则,那么,若给你重新来过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相信自己和她都无法逃脱大道安排,她依旧会在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点离你而去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……”

  画面再度转换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处高不见顶,深不见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壁,上方是【逆天邪神】悬崖,下方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而他,正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下坠落着……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沧云大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你被逼入绝境,吞下天毒珠,跳下万丈深渊,你以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但你醒来时,却发现自己重生了,而且重生在了另一个大陆已经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身上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生,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如果你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操纵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你死了之后,道,又为你留下了什么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停止,不再响起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,意识在翻腾,灵魂在动荡,一些曾经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理,一些潜意识里认为不可能改变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在混乱中天翻地覆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意识海,就如卷起了滔天巨浪,久久无法平息。而“大道浮屠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也如这大海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浮萍,随着波澜而翻荡无踪。

  这种混乱持续了很久……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终于一点点平静了下来。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之后,他忽然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惬意和轻松,犹如放下了什么原本深深压在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巨石,松开了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。

  “如何,你悟了吗?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。

  “我悟了。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着,这一刻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灵魂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,就连对外界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都已完全不同,就如恍然间从一个世界一下子跳跃到了另外一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:

  “这个世界,根本没有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道’,如果一定要说有,那么,这个大道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。”

  “因为我生,我才能说出我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道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‘大道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又与我何干?因而,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‘大道’而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大道’因我而生,因我而存在。天地元素:水、火、风、雷、土、光、暗、时间、空间……因我而存在,给我提供了生存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,我所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、兽、事物,充斥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我而存在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我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之人,他们充斥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激发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**和意志,同样因我、为我而存在……而我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所有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宰!”

  “天地万物为我所用,世间万灵皆因我而存在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!而浮屠,同样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我可以随时筑建它,亦可以随时毁掉它,一切皆凭我随心所欲,其他外物无法干涉,因为,我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大笑起来:“年轻人,你让我惊讶。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过两生两世,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生三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这么快就悟了。既然你已经悟了,那么,从现在开始,让天地为你所用,让万灵因你而在,去追求只属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道’和‘浮屠’吧。”

  聚玄塔玄间之中,已经端坐在地上三天三夜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笑了起来,在他面露笑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忽然出现了一层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芒,同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之上,一个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塔缓缓呈现,然后又缓缓降下,一直融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中。

  茉莉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这一切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口中发出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:

  “当年,哥哥用了三十三天才悟,而他,竟然只用了……三天。”r1058

  :"1036"};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