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8章 天玄榜
  聚玄塔,位于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心,在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位置都可以一眼看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所以云澈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,很容易便找到了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。

  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本就格外浓郁,而踏进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一股比外面还要浓郁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扑面而来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四玄关都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发舒张起来。

  “这处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果然有着一道天然玄脉,也难怪会成为一国皇室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如果一个宗门坐落于此,不出三百年,就会从一个小宗门发展成声威浩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宗门。”茉莉说道。

  司空渡昨天告诉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玄间是【逆天邪神】第101号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层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间。云澈刚要向前,忽然注意到,右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之上,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浮现着一个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这些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表面都浮着一层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玄气支撑,可随时更改。

  “天…玄…榜?”看着最上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大字,云澈精神一振,侧过身来,开始认真观摩起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这面墙壁上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百个名字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百个弟子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天玄榜。

  云澈从后往前看,目光一一扫过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名字。这一百个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无数精英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精英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府弟子仰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纵然在整个苍风皇城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赫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虽然有一百个人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却分布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密集。从第一百名到第七十八名,玄力皆为真玄境八级,第七十七名到第四十一名,皆为真玄境九级,第四十名到第四名,玄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十级。

  在第七十三名,云澈找到了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

  慕容逸:二十岁,真玄境九级。

  在第三十九名,云澈找到了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司空渡:二十岁,真玄境十级。

  这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都决定着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在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年。而这一百个内府弟子,年龄也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集中在十九岁和二十岁,毕竟,其他同等条件下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弱和年龄成正比。从第一百名一直到第四名,小于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两个人,年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八岁,还分别排在第九十六位和第九十九位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岌岌可危,随时可能被后来者取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末位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着重落在了前三名上。

  第三名:方飞龙,二十岁,灵玄境一级。

  第二名:风不凡,二十岁,灵玄境一级。

  从第三名向上,实力便猛然登高到了另一个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从真玄境,跨越到了灵玄境。虽然,就等级而言,只比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十级高出一级,但有着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这种实力差距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级那么简单。

  在看向第一名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久久定格:

  第一名:焚绝尘,十七岁,灵玄境二级。

  云澈:“!!!!”

  看着高居内府天玄榜首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名字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他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竟又超越了第二名和第三名一个等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个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竟然只有十七岁!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天玄榜上,唯一一个年龄低于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名!

  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二级!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何等妖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才能在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达到灵玄之境!他虽然在玄力等级上只比第二名和第三名高出一级,但,他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却分明证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要远远甩出第二名与第三名好几条街。新月城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天才,十六岁达到入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,在他面前简直连提鞋都不配。

  等等……焚绝尘……焚?

  云澈眉头微微一动,据他所知,“焚”这个姓氏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姓氏,只有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才会以“焚”为姓。但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又怎么会进入这苍风玄府?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功法、底蕴、资源……全部都要远远胜过苍风玄府。且不说这些超然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终身不得叛离宗门,估计苍风玄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邀请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也看都不会看苍风玄府一眼。

  难道焚这个姓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专有姓氏?

  这时,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处,两个人并肩走入,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一身白衣,面容俊秀中透着阴柔,一双眼睛半眯,目光散漫中透着阴寒。他看到云澈,口中轻浮的【逆天邪神】吹了一个口哨:“咻!居然看到了一个生面孔唷,小弟弟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云澈一侧目,赫然看到了这个白衣男子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。慕容逸也看到了他,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怔,然后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我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只叫喊着要挑战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耗子嘛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哦?”白衣男子眼眸一转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多了几分兴趣:“这么说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?啧啧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了一副好皮囊,可惜脑子似乎不太好使。也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亲娘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给夹傻了。”

  白衣男子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明显要强过慕容逸,而且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过一点,几乎和司空渡不相上下。他虽然长相俊秀,却给云澈一种极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而他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恶毒之极,让云澈眉头一皱,心中条件反射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了杀意。

  “封白衣,注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行!”

  司空渡从聚玄塔入口处走了进来,面带愠怒。

  封白衣?听到这个名字,云澈迅速想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……第三十六名!比司空渡还要高出三个名词。

  封白衣回过身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司空渡:“唷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司空兄弟么,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外面捡了一只耗子进来,啧啧,可要看牢实一点,如果让一只耗子在内府乱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们看着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恶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慕容兄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慕容逸咧开嘴角,摇头晃脑道:“说起来这只耗子能混进我们内府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很大责任啊,唉,早知道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我昨天就该果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那那只耗子双腿给废了……既然已经这样了,司空兄,你就听我封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,把你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耗子看紧一点,别到处乱跑污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心情,哈哈哈哈……封兄弟,我们走。”

  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一眼司空渡和云澈,慕容逸和封白衣大笑着走进了聚玄塔。

  司空渡长舒一口气,强行把怒气压下,走到云澈身前,平静道:“不用理会他们。这个封白衣与慕容逸家有姻亲关系,平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鼻孔出气。”

  云澈淡淡一笑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,然后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天玄榜,面带疑惑道:“司空大哥,这个天玄榜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焚姓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姓氏吗?”

  司空渡点头,道:“没有错,焚绝尘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现任门主焚断魂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。”

  “嗯?”云澈侧目,一脸惊讶。

  “如你所想,焚绝尘现在离开了焚天门。”司空渡缓缓说道:“焚绝尘天赋惊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但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他容不得半点失败。而就在去年,他惨败给了他出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焚绝壁,并受到羞辱,从而一怒之下离开焚天门,发誓不击败焚绝壁永远不回去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父亲劝阻也毫无作用。当然,这种离开并非叛离,他身为门主之子,也不会有叛离一说。”

  “那他为什么要来苍风玄府?”云澈疑问道。

  司空渡看了云澈一眼,道:“看来,你很不了解苍风皇室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风云状况啊。”

  “苍风皇室?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焚绝尘会进入苍风玄府,以这处聚玄塔助他修炼,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,以此向焚天门示好。”司空渡叹息一声,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:“现在,苍风帝王重病在身,有传言他活不过三年,太子苍霖和三皇子苍朔为争夺皇位,分别搭上了萧宗和焚天门。苍朔为了获得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多支持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动示好。唉,简单说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。明眼人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苍风皇室,乃至整个苍风帝国都将迎来一场巨大变动,包括这个内府,也在一步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卷入到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之中…………第二名的【逆天邪神】风不凡,和第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方飞龙,分别已投靠到了太子和三皇子麾下,现在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春风得意,你千万不要去招惹这两个人,也招惹不起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思索一会儿,道:“这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司空大哥,你应该也受到过太子和三皇子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拉拢吧。”

  司空渡点头,道:“这一年来,我不下十几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到太子和三皇子分别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宴请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,我全部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借口婉拒……结业之后,这皇城我也无法继续待下去,我应该会第一时间回新月城吧。如果哪天你也进入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也会受到各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拉拢,到时候,怎么选择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  “去修炼吧。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。多争取一秒时间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争取到一分希望。”司空渡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径直走进了聚玄塔。

  云澈也随之跟在了后面,一直来到了聚玄塔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楼。司空渡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101玄间,就在正前方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