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6章 大道浮屠诀

第136章 大道浮屠诀

  内府很安静。云澈进入内府小半天,依旧一个内府弟子都没有见到。这个时间,他们大部分都在聚玄塔中修炼。

  云澈站在小院中,找到一个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深吸一口气,提起玄力,将霸王巨剑从天毒珠中召唤了出来。

  霸王巨剑入手,近四千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让云澈纵然已做好准备,依然被坠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一沉,险些脱手。他咬紧牙关,双手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剑柄,却根本无法将整把巨剑都提起。下半截剑身重重砸在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入其中。

  “邪魄!”

  邪魄开启,云澈全身玄力,这次低吼一声,将霸王巨剑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握起,但也不过只坚持了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下半截剑体又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回地面上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咬牙支撑,就连剑柄也要脱手。

  “呼……”把霸王巨剑收回,云澈长舒一口气,擦了擦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汗,低声自语道:“总有一天……我一定能驾驭你!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把重剑?只因为它品级高?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冷不丁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他脑海中响起。

  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摇了摇头,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我在进入天兵阁之前,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一把剑,一把绝对大数玄者都在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剑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我靠近这把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我感觉它,似乎更适合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茉莉问道。她很少追问什么,但似乎,她对云澈为什么会选择这把重剑很有兴趣。

  “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守护之剑。”云澈微仰起头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司空渡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错,重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不适合任何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它只适合于战场。如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我也不会选择这把重剑,但,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我曾经也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追逐过力量,包括现在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之所以贸然挑战慕容逸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自己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追求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心态,都和曾经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因为,我经历了一些别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……以及死而还魂。

  “天玄大陆之所以被命名为天玄大陆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修玄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片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调,乃至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调。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高低,代表着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和名望。天玄大陆有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追逐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之中,绝大一部分,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追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追逐,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到达一个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”

  “但我和他们已经不一样。我现在很清楚我追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”云澈闭上了眼睛,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我想守护好我身边所有对我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曾经,我以为只要有心,只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和陪伴,就能给予身边重要之人安全和幸福,但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去,我才彻底醒悟,在这个弱肉强食,力量为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想要给予他们安全,就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,强大到让所有人仰望,让所有人不敢欺凌,这样,才能做到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,才能不会再失去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轻剑适合玄者,它容易驾驭,容易精通,不但轻灵,而且变化万千,古往今来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。但,若论守护,它永远不可能比得上重剑。轻剑挥舞,可守护三人、五人……而重剑一挥,千军莫近,只要将需要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护在后方,除非挡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踏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否则别想伤害到他们。而且,对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适合于玄者而言,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也并不完全赞成……没有人选择重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驾驭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,是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轻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百倍,熟悉重剑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百倍。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,能够将重剑挥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如轻剑一般轻灵……”

  “那么,这世上,还有什么堪抵挡重剑之威。”

  云澈字字铮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他第一眼看到霸王巨剑时,脑中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要做到这一点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艰难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漫长。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一个人使用轻剑,成为了剑道宗师。而另一个人选择重剑,或许这整整二十年时间才勉强做到能自由驾驭,且这二十年时间,或许连玄力修为都要被拖累,对同级对手交战,也将难有胜算,被人一路鄙夷。所以,会选择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少如凤毛麟角。

  但云澈,却偏偏这么做了。或许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潜意识里不想与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做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云澈说完之后,茉莉也久久没有回音。就在云澈准备再试一下霸王巨剑时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才幽幽传出:“你选择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……和哥哥……一模一样……”

  云澈停止了动作,低声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哥哥?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充满了感伤,云澈几乎可以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她此时眼睛红红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因为“哥哥”这两个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心中最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柔软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:“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哥哥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剑。后来,他放下了轻剑,拿起了重剑,因为哥哥说……重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杀戮之剑,霸道之剑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之剑,他要以重剑守护我、守护母亲、守护家园……”

  “为了修习重剑,哥哥冒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修炼禁忌之书《大道浮屠诀》,然后又历经千辛万苦,寻到天狼星神遗地,得到了《天狼狱神典》,后来,哥哥以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毅力把大道浮屠决与天狼狱神典全部修至大成,扛起重剑,战场之上,一剑挥出,万军莫近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,我最喜欢看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哥哥在战场上挥舞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最帅气、最威风,让我和母亲有着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感与依赖感,仿佛只要哥哥在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塌下来,也一点都不需要害怕,因为哥哥会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永远把我们守护在身后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低,到最后,已带上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颤音。

  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最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了……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中,可以知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或许强大到一种云澈完全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茉莉并没有说起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了,云澈也根本不敢问,因为那一定时她心灵深处最惨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印记。

  “为了守护而放弃轻剑,拿起重剑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云澈感叹着说道:“如果可以,我真想与他结交一番。”

  茉莉久久没有说话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平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好一会儿后,她声音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口:“你,以后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选择一直使用重剑吗?”

  “我既然已经选择了,就当然不会改变和后悔。”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“而且我有邪神玄脉在身,同等级下,我可以发挥出更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驾驭重剑,对我来说也要比其他玄者相对容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茉莉应声,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停顿之后,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那么,从今天开始,我会教你修炼‘大道浮屠决’!”

  “大道浮屠决?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哥哥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?”云澈心中一讶。

  “没有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哥哥为了驾驭重剑而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之书!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之所以称它为‘禁忌之书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和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邪神诀’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上古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之玄功!来自于一个叫‘荒神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真神。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邪神诀存在于玄脉,不需修炼,而大道浮屠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作用于血脉、经脉、肌肉、皮屑、毛发……却唯独和玄脉甚至玄力没有丝毫关系。”

  “和邪神诀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之玄功?”云澈在心中大吃一惊。邪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自不必说,他目前只能开启第一境关,便可在入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轻松重伤真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越。而“大道浮屠决”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玄功,那威力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弱于“邪神诀”?

  “上古真神陨灭,‘大道浮屠决’虽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流传了下来,但也成为了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因为它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玄功,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根本无法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无数年来,‘大道浮屠决’辗转了很多人之手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高手仗着自己玄力登峰造极,因而强行修炼‘大道浮屠决’,但结果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爆体而亡。神之力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凡人之躯所能承载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直到后来,‘大道浮屠决’从世上销声匿迹,关于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也越来越淡。直到有一天,哥哥在一处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地无意间得到了它。而他得到‘大道浮屠决’这件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从未被他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这个世界上,只有哥哥和我知道,就连父亲和母亲,都从不知晓。”

  茉莉没有说谎,“大道浮屠决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除了他们两人,再无人知道“大道浮屠决”已重新现世。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亡去后,“大道浮屠决”就只存在于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

  她从未想过要修炼“大道浮屠决”,更没有想过要把它交给谁,甚至从未准备告诉他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让“大道浮屠决”随着她对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永远沉淀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茉莉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甚至,找到了那么一丝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第一次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炎龙洞窟,他为了救她,不惜流掉了身上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……在她意识模糊中醒来时,她以为她看到了哥哥……

  而在云澈选择重剑,并说出选择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如同被什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敲击,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……

  她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教云澈修习这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道浮屠决”……

  因为,她想要在云澈身上看到当年哥哥挥舞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就如在编织一个只会在梦中才会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。

  “既然‘大道浮屠决’凡人不能修炼,这个世界上又没有了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为什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可以修炼成功?”云澈插口问道。

  “因为,他和你一样,继承了一个上古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那个上古真神名为‘天狼星神’。玄脉与血脉之中,有着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从而可以承载‘大道浮屠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只不过,‘大道浮屠决’一共十二重,哥哥也只能练至第六重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再继续下去,会和以前妄图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样爆体而亡。”

  “而你,承载着邪神玄脉,将和哥哥一样,足以将‘大道浮屠决’修炼至第六重境界!而现在你只需把‘大道浮屠决’修炼至第一重境,就可以轻松驾驭这把重剑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句比一句让云澈吃惊。他吞了一口唾沫,有些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你说……‘大道浮屠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重境,就能让我驾驭这把霸王重剑?这把重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重量足足有三千九百斤啊!”

  而茉莉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差点没当场跪下。

  “哼,我当然知道这把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。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,你若练成‘大道浮屠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重,在玄力毫无增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可以凭添三千斤的【逆天邪神】臂力!第二重境,可以增加八千斤臂力,第三重境,可以增加两万斤臂力……你只需第一重,便足够!若到了第二重,这把重剑在你手中,驾驭起来便和普通玄者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剑毫无区别。”

  “而且,纵然重剑不出,就凭你平添的【逆天邪神】臂力,不开‘邪魄’,同级之中,将根本没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辅以‘邪魄’,也将足以击败超越你半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”r1058

  :"1036"};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