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章 约战!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“我倒要问问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!”司空渡挡在云澈面前,凝眉目视慕容逸,毫不相让道:“慕容逸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新进弟子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之地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大呼小叫肆意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”

  “肆意伤人?”慕容逸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:“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伤他怎么样?”他一指慕容夜,怒声道:“我堂弟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云澈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!他伤我堂弟在先,你难道让我袖手不管?赶紧让开,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!否则别怪我翻脸!”

  “翻脸?”司空渡大笑一声:“我还真就不怕你翻脸。这闲事我管定了!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骨头痒痒欠修理了,就尽管出手试试!”

  “你!”慕容逸勃然大怒,双手握拳,却强忍没有马上出手。因为他自知道自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他在天玄榜排行七十三位,而司空渡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排行三十九位。不过,他也完全不惧司空渡,因为司空渡虽然天赋非凡,但背.景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,其父亲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分支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小长老,而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北大将军。

  “司空渡,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你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了心要和我撕破脸吗?”

  “你慕容逸要做什么,我管不着。但我身后这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。在这苍风玄府之内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想要找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就先过了我这一关!”司空渡正色道。

  周围顿时议论纷纷……难怪司空渡之前会亲自为云澈解围,现在又如此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挡在他面前,原来他和云澈竟然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。

  刚进玄府,就有了一个内府弟子做靠山,那些新进弟子无不对云澈又羡又妒。

  “哼,好一个救命恩人!那我堂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伤怎么办?难道我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堂弟,要让人白打不成?”慕容逸怒声道。

  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堂弟和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那就让他们去解决呗。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堂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那就让你堂弟自己去报仇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难道连这点骨气都不能有,还要你一个内府弟子出来向一个新进弟子发难?”司空渡语带讥讽道。短短几句话,将众人注意力转向了慕容夜,目光大都充满了鄙夷和轻视……司空渡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怨不自己去报,反而去抱大腿,简直让人不齿。

  慕容夜直被看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红耳赤,心中对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恨到了极点。

  有司空渡挡在云澈前面,慕容逸基本到了一种骑虎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。若强来,他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若就这么罢了……周围无数弟子看着,让他堂堂一个内府弟子颜面何在。他向前一步,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好,司空渡,我就给你这个面子,不对云澈出手!但云澈伤我堂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绝对不能就此罢休,否则我慕容夜颜面何存!你让云澈在这里向我堂弟慕容夜认错道歉,并且自扇十个耳光,这事我便撒手不管。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你们还不识好歹……哼,以后这内府之中,有我没你,有你没我!”

  司空渡紧皱眉头,其实,他也到了一种两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地。虽然他能击败慕容逸,但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背.景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都不敢小视的【逆天邪神】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彻底开罪,无论对自己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百害而无一利,但若如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向慕容夜道歉,还众目睽睽之下自扇耳光……这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任何正常男人都不可能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。

  这时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云澈从他身后走向前来,站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司空大哥,感谢你一番盛情。不过这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惹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当然由我自己来解决最好。”

  说完,不等司空渡回应,他直面面色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,毫无惧色道:“慕容逸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堂弟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打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要为他出头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之常情。不过有我司空大哥在,至少你眼下难以如愿。你如果真想亲手教训我一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给你个机会。”

  “你?给我机会?哈哈哈哈……”慕容逸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: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  云澈半点都不动气,他沉下眉头,眼睛眯起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你有胆子给我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吗?”

  “慕容逸,三个月之后,我会主动向你挑战。到时候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输了,你要我向慕容夜道歉也好,要把我打伤打残也好,我都绝不违逆,包括司空大哥在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也都不会阻拦!”

  云澈这番话一出,周围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顿时变得无比之精彩。

  “啥?他说啥?三个月后挑战慕容逸?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听错了?”

  “你没听错!这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疯了吗!他击败风越,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牛逼没错,但慕容逸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物?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玄力高达真玄境九级!云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,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,这挑战个毛线!”

  “这云澈,战胜了风越,就得意忘形到无法无天了吗?别说一个他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百个他,都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逸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自量力,自己找死。”

  “我猜这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兵之计。你想啊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脑子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绝对不可能提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约斗。云澈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慕容逸找上门来,为了解决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才故意这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先把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僵局解除了,然后私下里嘛,再去找慕容逸赔礼道歉,或者直接跑路。这绝逼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。”

  听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司空渡猛一皱眉,急声道:“云澈!你在说什么,你疯了吗?慕容逸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你别说和他约斗,根本连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!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吗?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耳不闻,继续向慕容逸道:“慕容逸,你敢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!当然,如果你怕三个月后被我打的【逆天邪神】落花流水满地找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也完全可以不答应。这个世界上,最擅长保命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缩头乌龟嘛。”

  下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夜面色抽搐,强忍着不笑出声来,心中早已乐的【逆天邪神】翻了天……这个云澈,果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知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蠢货!当初在新月玄府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边无际,到了这苍风玄府,依然这么狂,居然还在他堂哥慕容逸面前狂!简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慕容逸没有笑,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白痴。而且白痴他见过不少,但白痴到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辈子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!

  “小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慕容逸捏了捏下巴,用一种看小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云澈。他已经再三确认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无疑。在新进弟子中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。但在他眼里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大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蚂蚱而已,他随便伸出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。

  就这样一只蚂蚱,居然主动要向他挑战!还吆喝着输了如何如何,甚至为了激他把“缩头乌龟”都搬了出来,唯恐他不答应。

  “我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还没有回应呢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慕容逸终于狂笑出声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轻蔑:“向我挑战,只有你配不配,没有我敢不敢!很显然,就凭你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,还不配!不过,鉴于你居然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狗胆敢伤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堂弟,也好,三个月后,我就抽个一两分钟陪你玩玩。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很枯燥,偶尔找个跳蚤蚂蚱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玩调剂一下也不错。”

  “但你可别忘了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输了之后任我处置,绝不让任何外人插手这些话!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,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呢!司空渡,我想你也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?”慕容逸目光转向司空渡,冷笑着道。

  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阵变幻,对云澈低声道:“云澈!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!你现在收回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勉强来得及!如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兵之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需要!只要我还在这玄府之内,绝对不会让慕容逸伤害到你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朗声道:“很好,你既然已经接下来了,就不能再反悔!三个月后,就在这个地方,到时候一决胜负!在场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证者!”

  “呵呵呵呵,我也可以代为见证。”

  一个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人群外围传来。这个声音不大,但却如同有着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一般,盖过了喧闹,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到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。

  人群分开,两个分别穿着紫袍和青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男子并肩走来。其中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秦无忧,而另一人,黑发黑须,身材修长,青衣素雅,面带温和微笑,目光平静如一潭无风静水。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浑身上下便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露一股飘逸出尘,仙风道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,让人在看向他时,内心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敬畏之感。

  “秦……秦府主!秦导师!”

  这两个中年人一出现,场面顿时躁动起来。因为这两个人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秦无忧,而那青衣人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副府主……秦无伤!

  司空渡和慕容逸同时收起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秦府主,秦导师。”

  “天玄境!”在云澈目光落在秦无伤身上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传来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让他心中大震。

  秦无伤是【逆天邪神】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兄长,比秦无忧大上十二岁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玄天赋远胜秦无忧,在五十岁那年便踏步天玄,到了一个无数玄者做梦都不敢奢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层面,寿元也大大增加,因而看上去比秦无忧还要年轻很多。

  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府主行踪飘忽不定,几乎从不过问府中之事。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在府中三四年,却连府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面都没见过到。府中大小事宜,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副府主秦无伤身上,在府主不在时,他有着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和决策权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感谢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订阅和热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祝福,谢谢你们。

  感谢瓷儿(末小夕)、玄雨、落情爹、神棍、_少惢獨舞、奶昔巜、藍魇忆承、放纵丶自我、用户41597413、低调God……等众位土豪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,嘿嘿嘿嘿!

  稳定更新时间中……>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