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章 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手好死

第130章 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手好死

  “我靠!这个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脑子有病?”

  “司空渡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物!连他都说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很变态,云澈居然还凑上去找死!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  “切!玄力测试第一就自以为了不起了?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在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狂傲惯了,这次可要好好受一个教训了,过会有他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”

  “就这智商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组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测试第一名,简直老天瞎眼啊!”

  周围充斥了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嘲热讽,现在,所有人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只有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俩字:

  白痴!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云澈充耳不闻,目光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着一脸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越。

  “对付你,我还需要准备?”风越向云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勾了勾小指头,“你随时可以进攻,想要多准备一会儿也没关系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云澈嘴角微微一扯,向前一步,“邪魄”开启,全身原本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一瞬间全部疯狂膨胀、暴走,就如一头被惊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龙,他身体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也顿时变化,气流在混乱中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躁动着。

  这股玄力气场一出,司空渡、齐导师,还有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全部一变,因为这股玄力气场之强大,根本不该属于一个入玄境玄者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风越,竟忽然有了一种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“第一招,喝!!”

  云澈大喝一声,身体暴冲,拉出一片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,灌输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直轰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拳力未到,一股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拳风就已扑面而来。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小吃一惊,再也不敢托大,全身玄力急转,一道足有两米宽高,淡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瞬间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这便他们家族玄功所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玄土屏障”,其坚韧程度,从未有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能将之一击崩裂。

  轰!!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土屏障之上,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狂暴释放,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两块巨石相撞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。

  云澈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瞬间大面积破碎。这声巨响,也将周围所有人都震懵过去。看着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们瞪大眼睛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因为他们无法相信,这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入玄境玄者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。

  风越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剧烈颤荡,继而出现了一道道快速蔓延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转眼之间,裂痕将整个屏障都完全覆盖,堪堪就要彻底崩裂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力,也在这时终于泄尽。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手臂,看着站在那里一丝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越,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专精于防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点意思。”

  风越看着身前布满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土屏障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他根本无法接受和相信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土屏障竟被一个入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给一击毁成这个样子。听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勉强挤出一丝笑,阴沉道:“看来我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了你。不过,这差不多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了吧?嘿,这不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玄土屏障而已,我可以同时筑起三道,你信吗?”

  “信!”云澈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然后笑眯眯道:“我说我这第一招只用了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你信吗?”

  “一半?哈哈哈哈!”风越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今天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”

  “那你尽管笑好了。”云澈后撤一步,右臂重新横了起来:“准备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招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落下,身体表面,忽然燃起一层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火焰升腾间,凤凰之血在体内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起来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场陡然变化,变得更加狂暴与炽热。

  “火系玄功?他竟然有着火系玄功!”司空渡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声道。

  就在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招猛烈击出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平实实,毫无花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。拳头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就如出海蛟龙,随着他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,携着狂暴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赤红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轰向风越。

  这一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带给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比刚才强出了近一倍有余。

  风越终于勃然变色,这一刹那,他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,云澈刚才说他第一招只用了一半玄力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“三重玄障!!”

  风越终于开始后悔起来,他在喊出那个“三招之约”前,又哪里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云澈才入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竟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到了这个时候,他哪还敢有半点保留,一声低吼,身体表面浮现黄光,连续三道坚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土屏障在一瞬间接连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……

  轰!!!

  第一道玄土屏障如同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玻璃,直接崩裂成碎片,完全消散。

  轰!!

  第二道屏障完全龟裂,然后在龟裂中塌陷,同样消散无踪。

  轰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第三道屏障之上,在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停顿之中,第三道屏障也轰然崩碎,连穿三道屏障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继续向前,直轰在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一声闷响,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晃了一晃,脸色一阵发白,但依然没有后退。

  三道玄土屏障被云澈全部击碎,但也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被卸掉了一大半。

  “这不……可能!”风越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涌到喉头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给咽了下去,脸色苍白如纸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虽然依旧没有后退,但云澈这一击在穿透三道屏障后依旧狂暴,让他直接内伤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呆了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了解风越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司空渡与齐导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震惊。一击连破三道玄土屏障……这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五级倾尽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蓄力一击,都基本不可能做到啊!

  “难怪秦导师这么看重他,这个云澈竟然……”司空渡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他终于明白云澈坚持这个“三招之约”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与鲁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。但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依旧没有减轻,因为两招下去,风越依然没有倒退,而这一击,已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倾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了。风越只要继续以三重玄障抵挡,云澈想要击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……很小。

  “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云澈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那满脸强者看弱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让风越差点吐出血来:“那么,第三招!”

  呼!!

  云澈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一阵暴动,他身体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忽然一瞬间大幅度蹿高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体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包裹其中,火焰所散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快速升高,与云澈距离较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越面部传来火辣辣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感。

  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次剧烈一变,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到了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吃了一堆死苍蝇……那忽然蹿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火焰,证明着云澈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……依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!

  “那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,居然出了个这么变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!”司空渡满脸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虽然只有入玄境十级,但能释放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完全可以直接入中府了!”

  而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肠子都已经快悔青了。他原本准备用来帮助傲岩坑害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招之约,现在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搬石砸脚。他之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亲口说出: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输了,以后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倒立着走路。他之所以蹦出这么一句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有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此时面对玄力再次增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一阵抽搐,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输了,可想而知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。

  如果只有两个人,他可以出尔反尔。但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广场,人群密密麻麻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端让围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早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还有齐长老、司空渡在场,不远处,秦无忧也分明一直在注视着这里……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目睹、亲耳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证者!他根本没得退路。

  只能拼了!风越暗暗咬牙……虽然使用这种禁技会让玄力永久下降一个等级,但,总比承受奇耻大辱好!!

  “第三招!!”

  云澈缓缓向前一步,轻轻一踏,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顿时崩裂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已高高拔起,居空下击,被火焰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掌倾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向风越重新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三道屏障。

  轰!!!!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下,第一道玄土屏障就如薄纸一般,一捅而破。

  轰!!

  短短半息时间,第二道屏障也直接崩裂。

  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变再变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咬舌尖,吐出大片血雾,喷在最后一道屏障之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怪异举动让司空渡一怔,随之脸色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变,暗道一声:糟了!!这个风越为了胜利,竟然不惜用这种永损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命禁技!

  “玄血障!!”

  在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声中,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注到最后一道屏障之上,一瞬之间,这道屏障在他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之中竟变成了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……

  砰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掌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了最后一道屏障之上,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,然后便再也无法前进半分,屏障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风越那张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他狞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!云澈,就凭你一个入玄境,又怎么可能突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……这道玄力屏障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血障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个你,也别想打破它……你已经败了,就等着永远滚出苍风玄府吧,哈哈哈哈!”

  玄血屏障是【逆天邪神】风越族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玄技,发动时需消耗自身精血和极大量玄力,并会让寿命和玄力等级永久下降,只有在遇到巨大危险时才会施展用来保命。用出这玄血屏障,风越知道自己已经赢了,但却为之付出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所以他虽然在狂笑,内心却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悔、怨恨和不甘。

  云澈全力一击轰在这玄血屏障上,玄力爆发,却无法将屏障撼动半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凝,随之眼睛眯起,全身玄力在一瞬间如同被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卷暴风席卷,无比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涌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……

  “陨…月…沉…星!!”

  咔!

  云澈身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消失了,而右臂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却瞬间升腾了数倍之高。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停止了,他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右掌和玄血屏障碰触处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道裂痕,一对瞳孔收缩到了针眼般大小。

  不可能!怎么可能!玄血障怎么会出现裂痕?不可能!这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幻觉!幻觉!!

  咔!

  咔!!

  咔!!!

  一道道快速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便如一把把钢刀刺在风越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上,裂痕蔓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如同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持续临近着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下一章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vip章节了。拉订阅,拉订阅,拉拉拉拉拉拉订阅!】

  【还有一件事,上架活动奖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主角抱枕,因之前所选图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度不够高,被pass掉了,所以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同学收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实物会和原图片不符,请谅解~~(>_<>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以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架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活动链接,欢迎大家参与,很多精(qi)美(pa)奖品唷!

  书评区活动链接:book./postlist/408586/l

  贴吧活动链接:tieba./p/3462604575i1387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