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章 司空渡
  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忽然放松,似乎还有那么点窃喜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风越差点没大笑出声来:“确定!我当然确定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有胆子答应吗?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,啧啧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不错,堂堂入玄境十级如果连这都不敢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滚出这里,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

  远处,一个古朴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亭子中,一身紫袍的【逆天邪神】秦无忧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石凳上,悠闲的【逆天邪神】品着茶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一直放在云澈那边,虽然隔着很远,但云澈那边发生了什么,他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,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听到风越对云澈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似狂妄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三招之约”,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顿时一变,站起身来,道:“司空,马上去阻止云澈,千万不要让他答应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那个风越最擅长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秦导师。”秦无忧身边一个看上去二十岁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点头应声,快步走向了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云小凡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让许多目光注意向了这边。那些待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惊诧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,而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玄境三级,虽然不但比云澈高出三个等级,还有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但硬接对方三招而自身不动,这也实在太托大了一点。别说入玄境十级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三击,虽然不至于把他击伤,但怎么也不至于不能把他击退吧?

  而那些来看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弟子们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看到云澈分明一副马上要答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纷纷开始怜悯起来。

  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真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基本不可能在入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次全力攻击下一动不动,但风越不一样,他完完全全可以轻松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。

  就在云澈刚要开口说话时,一个沉重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:“风越,早就听闻你阴险卑鄙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冤枉了你!居然用这种卑鄙的【逆天邪神】伎俩,去坑害一个即将入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简直丢尽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。”

  这些话让风越脸色一变,他刚要勃然大怒,而在看到穿过人群,出现在他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青年男子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骤然一变,刚要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回去,一张脸憋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怒不敢言。

  这个男子一出现,周围顿时出现了短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随之,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声、惊呼声从人群中响起,一道道目光也都变得无比炽热。

  “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臂章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,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啊!”一个刚刚通过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满面崇拜和向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第三十九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司空渡!我靠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这些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师姐们平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内府,根本难得一见,他竟然来了这里。”

  “听说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已经达到了真玄境十级!不出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就能突破至灵玄境。如果我到三十岁能达到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我做梦都能笑出来。”

  “不过司空师兄怎么会来这里?还痛骂这个风越,难道他和风越有仇?没听说过啊。再说风越虽然经常欺负外府弟子,但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去招惹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吧。”

  苍风玄府五万多弟子,内府弟子只有一百人,可想而知这一百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称他们为绝世妖孽都不为过。而这只有一百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竞争也最为激烈,他们已达到了在这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层次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和目标,也就集中到了天玄榜上,他们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提升着自己在天玄榜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名。至于外府和中府,他们根本不屑一去,所以,外府与中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平时根本难以见到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

  对于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和注视,司空渡一片平静,显然早已习以为常,他近距离打量了一下云澈,露出和善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叫云澈,对吧?不要答应他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三招之约!这个风越来自西方大漠厚土山庄,而厚土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玄功专注于防御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虽然只有真玄境三级,但他若全力防御,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三招都难以让他后退一分!你如果答应了,就彻底跌入了他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陷阱。”

  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顿时一片恍然,随之心中生出愤怒,看向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充满了鄙视和厌恶。依仗自身所长,对一个正在进行入府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发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三招之约”,简直卑鄙无比,外加阴暗到了极点。

  云澈点了点头,向司空渡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道:“原来如此。感谢司空大哥提醒……敢问,司空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司空寒长老?”

  这个司空渡身为内府弟子,根本不至于来管这种闲事,更不会无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帮助他一个还未入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这司空渡一上来就向他表达了善意,再加上“司空”这个姓,让云澈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。因为那个人当初和他说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苍风玄府中。

  司空渡一愣,然后笑着点了点头:“没错,司空寒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家父。秦导师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心思缜密非常,哈哈,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白夸你。”

  云澈顿时心中完全了然,司空渡是【逆天邪神】司空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而秦无忧又告诉了司空渡自己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司空渡会这么做就很好解释了。也难怪当初司空寒提到自己儿子时会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豪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威风八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!

  司空寒向齐导师一礼,道:“齐导师,这个风越借着协助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恶意重伤接受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还对考核弟子设下这么险恶的【逆天邪神】陷阱,简直不可饶恕。弟子认为风越已根本没有资格再留在这里,应该让他马上滚开,并施以重罚。至于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弟子愿意代劳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齐长老脸上露出了为难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。一个内府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榜前五十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他纵然身为外府导师,也不敢强硬回绝。但,齐导师之所以会选择让风越成为协助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个风越在外府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亲自督导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得意弟子之一,后来风越进入中府,也让他脸上倍感荣光。风越对他也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尊尊敬敬,暗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间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送予各种珍贵礼品,他对这个弟子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满意喜爱的【逆天邪神】紧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风越敢在齐长老面前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

  如果按照司空渡所言去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风越将是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尽失,恶意伤害和坑害考核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名也就此坐实,这对他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生涯极其不利。当下,齐导师一脸正色道:“风越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过度,但切磋之下,难控力度,风越和云小凡第一次交手,错估对手玄力,因而出手过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情有可原,绝非故意,因为他根本没有理由去重伤一个并不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考核弟子。至于他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三招之约’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双方自愿的【逆天邪神】约定,风越丝毫没有逼迫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若有信心,便可答应,若觉得不妥,不答应即可,我认为倒也无伤大雅。”

  齐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一下子松弛了下来,他也连忙满脸堆笑道:“齐导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。司空师兄,齐导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为真,我就算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也绝对不敢做出故意加害未来师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至于伤了云小凡,我完全无心。过会儿我会双手奉上一颗小回天丹作为歉意。额,如果司空师兄对于考核弟子战力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欣然退让。让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弟们亲身领教司空师兄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,对他们来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幸运啊。”

  齐导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偏袒,却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滴水不漏,风越一副服软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也让司空渡有火无法发出来,毕竟,他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府弟子,也不会愿意开罪一个外府导师。这时,却听云澈忽然说道:“齐导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三招之约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双方自愿,虽然多少有点卑鄙无耻,但既然风越提出来了,我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接下来。否则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接,以后进了玄府,岂不要被很多人笑成缩头乌龟?”

  云澈这话一出,顿时让所有人愣住。

  司空渡猛一皱眉,道:“云澈,刚才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你没有听进去吗?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玄功所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,根本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!他站在那里,别说给你三招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招,你都不能让他倒退半步!赶紧收回你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接受这个必败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三招之约’,对你来说一点都不丢人,更不会有人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【逆天邪神】缩头乌龟。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接了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愚蠢!”

  出乎司空渡意料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感谢司空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,不过,我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也一向很有信心,这个三招之约,我可不一定会输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侥幸赢了,这位风越师兄以后就要在我面前倒立着走路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想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愉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啊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这么愚倔自负!”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硬了下来,看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变得不解和失望:“你根本就不清楚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有着多么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能力,那绝对要远远超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!你根本不会有任何赢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你只妄想着赢了看他出丑解恨,就没想过输了,就要永远滚出苍风玄府了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固执自负让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带上了怒气,但他这番话下来,云澈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毫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司空大哥,你在旁边看着就好。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了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观赏下这位师兄倒着走路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。”

  “你!”司空渡气恼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甩手:“算了!我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都说了,该怎么选择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太后悔!”

  说完,他负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到了一边,但却并没有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皱眉想着云澈输了之后他该怎么帮他收场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知恩图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萧烈当年对他有着救命之恩,他不会眼看着恩人之孙被就此坑害。

  云澈已站到了风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淡淡笑道:“准备好了吗?我可要出手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风越早已在那边大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把肺都笑炸了。司空渡这等大人物专门出面给云澈解围,他却自己硬要再凑上来自取其辱。他见过傻逼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傻逼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