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3章 嫉恨
  “你们这俩大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羡慕啊。”蓝雪若微笑着道。她口中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“羡慕”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羡慕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重着不知多少倍。他们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但只能算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外亲,却有着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。而她,想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亲生哥哥们,内心却只有寒心和悲戚。

  “雪若,看到你没事,我也放心了。”慕容夜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:“一个月前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掉落到了万兽山脉,我担心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只恨自己没有能力,否则,就算拼了命,我也一定会潜到万兽山脉里去救你。”

  “感谢师兄挂心。”蓝雪若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。对于慕容夜会出现在这里,她一点都没表现出意外。苍风玄府每年都会向遍布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分支玄府中选择三个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保送进苍风玄府中,慕容夜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今年内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一,前来苍风玄府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月。想来,慕容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随着秦无忧一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雪若,你以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就留在苍风玄府了?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就太好了,我们又可以在一个地方修玄和相处了。”慕容夜笑着道。

  蓝雪若没有点头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以后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留在苍风玄府。”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她不再理会慕容夜,向秦无忧道:“秦府主……对了,现在应该喊你秦导师,云澈现在刚到苍风皇城,没有去处,还要麻烦您帮他安排进苍风玄府。”

  “呵呵,这个当然没有问题。”秦无忧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“那么你呢?要不要一起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还一直挂在中府之内啊。”

  名字挂在中府?慕容夜一阵瞪眼……这怎么可能!在中府之中,最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有着真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自己入玄境八级,在新月玄府同龄男子中无人能敌,但到了这苍风玄府,即使在最低档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府中也只能算得上中游。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自己一样,怎么会在中府?

  苍风玄府和新月玄府可不一样,新月玄府还可以讲究人情通融,但苍风玄府绝不可能!外府、中府、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无比分明,想从外府进中府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途径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击败一个中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想从中府进内府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途径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击败一个内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除此之外,别无二路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府主出面要徇私让一个外府弟子进中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唯一可以稍作通融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一个并不太合格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进入外府之中。但也只有至少导师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级人物才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,而且一年不得超过三人。

  “我会经常去看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我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久,有些担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必须先回去看看,所以,云师弟就先交给秦导师了。云师弟,秦府主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,你先跟着秦导师在府内安顿下来,我回家一趟,家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处理完后,我会马上去看望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蓝雪若道,提到“父亲”二字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间闪过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和惆怅。

  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夜嘴角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了一抽……安顿好云澈……看望云澈……蓝雪若简简单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都能听过深蕴着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怀关心,而压根没有半点涉及到他慕容夜。

  “你放心好了,我会马上把云澈安排进外府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相关条件上,也会给予以最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照顾。”秦无忧颔首道。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清楚蓝雪若如此善待云澈原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虽然他个人并不看好云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欣赏而已,但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他唯有遵从。

  “师姐,你要一个人回家去吗?要不,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云澈试探着问道。他心底很想知道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家”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概念。

  蓝雪若微笑着摇了摇头,动作很轻,也没有说话,表情轻柔而坚决。

  “放心好了,在这苍风皇城,我不会有什么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丢下这样一句话,蓝雪若向云澈柔柔一笑,将背影冲向他,脚步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脚步迈动,一个人走向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忽然泛起一股难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空荡感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边一下子失掉了什么极其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用了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息,她就明白过来这种空荡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

  因为这一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没有了云澈。

  共同逃亡,共临患难,甚至差点经历过了生死之离,这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朝夕相处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习惯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在新月玄府时,慕容夜每天都会缠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并持续了很久很久,但,带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种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纠缠,她虽然礼貌平和,但内心厌烦而排斥者,而云澈一直在身边,她心底悄然生成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依赖……还有一种更加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依恋。

  就连与他同床而眠,清晨拥着他醒来,都在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一种习惯。

  在回到苍风皇城时,她心焦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回家看望父亲,但此刻忽然离开了云澈,身边少了云澈,那种感觉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受,就如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忽然被抽离了一部分一样,让她迈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变得那么缓慢。

  “师姐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忽然传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下子停在那里,再也不想迈开。

  云澈快步赶到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从天毒珠中拿出两件东西,交到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:“师姐认识震天雷,就一定认识这把来自萧宗器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火铳。我不在师姐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师姐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,面对要伤害你,你又打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时,不要心慈手软,用这把毒火铳灭掉他。还有这柱香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黑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里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驱兽香,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不属于苍风帝国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他们打劫了一个外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富商所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点燃后可以驱散天玄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他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兽山脉。如果什么时候进入了有危险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地,就马上点燃它。”

  蓝雪若嘴角弯翘,勾起一个无比唯美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家一趟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生离死别……”她把毒火铳和躯兽香收好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师弟,谢谢你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云澈贱贱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:“我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天睡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,还说什么谢谢,这么客气干嘛……啊疼疼疼疼疼!”

  蓝雪若一张脸儿红霞直蔓到雪颈,她气恼的【逆天邪神】掐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背一下,一跺脚,逃也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开。

  而云澈最后一句话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,并没有太过压低声音,秦无忧、夏元霸、慕容夜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让他们齐齐惊呆,嘴巴大张,下巴都差点砸到地上。

  “你……你刚才说什么!”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一阵起伏,然后忽然如一头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狗般冲了上去,一把揪起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领,双目通红,爆吼道:“把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再给我说一遍。”

  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云澈一巴掌把慕容夜抓在自己衣领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扇开,斜眼看着他,淡淡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你让我再说一遍我就再说一遍?”

  秦无忧结结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你你你你你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雪若她……睡在一起了?”

  云澈反用一种很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看着秦无忧:“这个……我和雪若师姐孤男寡女一个多月……嗯,还有这个郎才女貌,两情相悦,**……睡在一起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正常么?”

  “这这这这这……”秦无忧胡子乱颤,眼睛瞪大,大脑完全当机。再想到云澈刚才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些话时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给一耳刮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撒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掐他一下然后羞恼着跑开……

  秦无忧几乎有了一种当场给云澈跪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……

  “啊啊啊啊!”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天合不上去,“姐夫,你居然把雪若师姐给睡了……我好崇拜你啊!”

  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雪若怎么可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你!而且雪若冰清玉洁,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慕容夜呼吸粗重,双目赤红,精神几近崩溃和疯癫,忽而,他手上一闪,一把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被他抓在手中,猛然刺向云澈:“你这个玷污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混蛋,我杀了你!!”

  “住手!”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秦无忧和夏元霸都猝不及防,再加上慕容夜距离云澈太近,他们除了发出一声惊呼,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。

  云澈不闪不避,动作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右手,径直抓向慕容夜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。这个举动让秦无忧和夏元霸大惊……用手去抓剑?慕容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入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云澈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要手了吗!

  铮!!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接触到慕容夜长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狞笑还未来得及露出,便已经完全凝固了。因为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如同刺入了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磐石之上,再也无法前进半分。

  而捏住剑尖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右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食、中而指。

  慕容夜惊呆,秦无忧和夏元霸也完全呆住,而在这时,秦无忧才终于注意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一声带着浓浓不可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脱口而出:“入玄境……十级!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!”

  他上次见云澈,他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一级。而这才一个半月过去,居然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!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……只用能天方夜谭来形容。

  “啥?你说啥?入玄境十级?”夏元霸两眼圆瞪,几乎以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出现了问题。

  云澈右手前伸,整只手掌都抓在剑刃之上,猛然一抖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顺着剑身冲击在慕容夜握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让他虎口迸裂,惨叫着松开了手掌。云澈手抓剑刃,手臂一甩,剑柄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慕容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将他直接砸翻在地。

  慕容夜趴在地上,整半右脸高高肿起,鲜血淋淋。云澈把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丢开,俯视着他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和雪若师姐之间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和你没半点关系。守好你那天天做着白日梦的【逆天邪神】癞蛤蟆本份,懂吗?”i1387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