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章 焚灭诅咒

第119章 焚灭诅咒

  “住手!不要伤害他!只要你放了祖儿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凤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本就已经微弱不堪,现在又落入了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爪之下,凤百川再也不复往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脸色发白,抬手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

  “那你还不马上把你们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给我交出来!”黑魔佣兵面目狰狞,近乎癫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什么宝物……”

  “还敢嘴硬,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要你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了!”黑魔佣兵露出狞笑,掐在凤祖儿脖颈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猛然收紧。凤祖儿虽在昏迷之中,但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上依然露出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“住手!”蓝雪若向前一步,剑指黑魔佣兵,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阵阵发抖,却根本无法可施,心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悔恨着,如果刚才她听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将他们斩杀,就完全不会有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更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,但事已至此,后悔又有什么用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云澈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手,掌心面向那个黑魔佣兵,口中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一个字:“爆!”

  呼!!

  一声闷响,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与后脑之上,忽然迸发出一大团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火焰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两息之间便烧断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命脉,让他眼珠外凸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开凤祖儿,身体如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木桩子般扑倒在地上,一命呜呼。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当然不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漏网之鱼”出现。这两个侥幸留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刻意为之。焚星妖莲虽然没有伤到他们,但却将未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灌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他们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吓之下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了有外来玄气涌入体内,也根本不会去镇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这些外来玄气逼出,在适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云澈便会将这些玄力引燃,在其体内燃起凤凰之炎。

  他之所以留下这两个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蓝雪若一个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教训”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良苦用心。因为他不想看到蓝雪若将来因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过于心软仁慈而受到伤害。

  凤百川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然后火速向前,将凤祖儿抱在怀中。另一个黑魔佣兵见状,神色大变,一声怪叫,拔腿疯狂逃窜而去。

  云澈放下手臂,身体因过度脱力而缓缓蹲到地上,口中一声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“雪若师姐!”

  看着那个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,蓝雪若握着虎魄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。云澈那字字如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刚才那让她追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在她脑海中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现,她终于抬起右臂,玄力凝聚,虎魄剑向着那个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飞射而去……虎魄剑从手中飞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她别过头去,闭上了眼睛。

  噗!

  虎魄剑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刺中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,贯穿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胸部位飞射而出,“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钉在了一块岩石上。黑魔佣兵扑倒在地,再无声息。

  剑刃入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,让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然颤抖了起来,眼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闭紧,久久不敢睁开。看了一眼远处最后一个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云澈在心中默叹一声,小声说道:“这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第一次杀人吧?第一次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会很难受,很痛苦,接下来,甚至连续几个晚上都会做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……这些,我都知道。如果,雪若师姐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,我不会让你做这么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……虽然我不知道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身份,但以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、举止、玄力、还有那个可以驾驭高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玄兽……很多迹象都在告诉我,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绝不一般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大宗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地位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贵族。”

  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位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那么就必然充斥着争权夺位,勾心斗角。师姐太过心软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会有可能给师姐带来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,甚至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,我不想看到师姐受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所以,师姐至少必须学会如何区别对待朋友和敌人。有一句话,说出来对师姐或许很残忍,我相信,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包括师姐自己,一定有人因师姐对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软,而受到了无法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起初让蓝雪若沉默。而云澈说完最后一句话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然后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,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许久,她睁开眼睛时,云澈已被凤凰遗族两个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下走出了很远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一阵飘忽,嘴角溢出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:“云澈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件让凤凰遗族小伤元气,但万幸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虽然让很多人身体虚弱了好一阵子,甚至大病一场,但有云澈在,没有任何人被危及性命。云澈通过了凤凰试炼,拥有了凤凰印记,又解除了凤凰遗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次危机,又展露出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医治了几十个岌岌可危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这些天,凤凰遗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对云澈简直视若神明,恭敬敬重到了极点。

  而这一天,巨雪雕也终于醒了过来,也到了云澈和蓝雪若该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

  向凤百川告别时,凤百川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,看着云澈,他有些忧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一族之所以长久避世,躲避在这个与世隔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们有着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却只有微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如果不全族隐蔽,这个无法隐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但,随便几个入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我们都无法抗拒,只能任人宰割。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,还好有你们,否则,我们这凋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,或许已经全完了。虽然危机过去,但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了,我们这个小家族如此脆弱,以后无法避免再出现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而下一次如果没有你们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贵人出现……唉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向凤百川道:“凤族长,其实这次我来找你,除了向你告别,还有另外一件事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帮你们消却你们血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。”

  云澈这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就如在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响起一个惊天霹雳,他身体一抖,整张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一下子僵在了那里,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疯狂颤荡,一下子冲到云澈面前,双手死死抓紧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,用激动到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你说什么?你说什么……你……你在说一遍?”

  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完全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之中,他直视着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诅咒很好解除,只需以凤凰之炎燃烧就可完全根除。我那天玄力过度消耗,不敢妄动玄力,到了今天才完全恢复,所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今天才告诉你。”

  一边说着,云澈忽然抬起手,右手食指点在了凤百川额头暗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上,一点凤凰之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尖快速燃烧起来,然后瞬间涌入到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之中。

  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但也只出现了那么一瞬间,随之,他额头上凤凰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忽然开始发生变化,由暗红,一点点变得鲜艳,直到变成毫无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。

  云澈收回手指,微笑着看着他,而凤百川伸出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抚了一下额头已变得炙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足无措,声泪俱下:“诅咒……消失了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消失了……”

  云澈微笑道:“经过这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调养,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都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了。就趁现在把所有人召集到一处,我来把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印记都根除。”

  “好……好!”凤百川眼含泪花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看着云澈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已浓重到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诠释。云澈屠灭黑魔佣兵团,是【逆天邪神】拯救了他们全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而消除了他们血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拯救了他们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秋百代!让他们全族从此可以重新拥有力量,拥有尊严!拥有自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到了下一代,就再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在这荒凉的【逆天邪神】山脉之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这一周,更新又坑了……周日那天晚上,我姐被人打了,法医鉴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轻伤,尤其鼻梁粉碎性骨折,不可修复。我从来没想过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会发生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身上。打人者事专业的【逆天邪神】,作案时间选在我姐晚上八点半关店,周围店铺都关门,无人,且光线很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并提前好几天改动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摄像头,作案时也蒙着脸,打完就跑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证据。我姐平时待人极好,人缘也极好,没有什么仇人,唯一可以怀疑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竞争者,因为我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店铺生意相对很好,而那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惨淡,而且在那之前还三次雇人去威胁过……但,虽然心知肚明,却没有证据。报警了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笔录,之后便没有了动静。】

  【亲姐姐遭受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心里很难受,却又帮不上什么,心里更难受。第二天去看望我姐,看到她满脸青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或许没有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法体会这种心情,或许你们可以试想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被人如此对待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……第一次遭遇,这种难受感出乎意料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承受,难受到既窒息,又想拿刀杀人……这一周,既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状态。码字码不下去,码出来,质量也很差……不知道你们之间有没有从事公检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可以给我一些有效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,谢谢。】

  【明天开始,会开始三更,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把之前欠的【逆天邪神】都补回来。对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次断更……请原谅,我会尽最大努力弥补。】i1387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