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8章 焚星妖莲

第118章 焚星妖莲

  “死了……团长死了……团长死了!”

  继三个副团长先后亡命后,黑魔佣兵团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高首领先是【逆天邪神】胆怯而逃,又在逃窜中被云澈轻易击杀,失了主心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全部胆战心惊,魂不守舍。看着那个站在黑魔尸体旁,脸色平静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他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意都化作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仓皇和恐惧。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中,火焰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。云澈冷着脸,缓步向前走来。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迈步,离云澈位置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黑魔佣兵眼神瑟缩,然后忽然发出一声怪叫,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逃窜而去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也顿时惊醒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,在惊惧中纷纷逃窜而去,再也顾不得其他。

  “想走?”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逃走,并没有让云澈如释重负,眼眸之中,反而闪过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。他玄力涌于脚下,飞身而起,几息之便已追至黑魔佣兵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窜队伍……如果这些黑魔佣兵分散逃离,他会毫无办法,但他连斩他们四个团长,这些黑魔佣兵对他生出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全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逃向了他与他刚才所站位置相反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而且那个方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后山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出口。

  在逃亡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云澈向前高高跃起,到达最高点后又一个星神碎影横移,达到了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上方,虎魄剑指向下方,剑身之上燃起熊熊烈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释放出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。

  “焚…星…妖…莲!!”

  低吟声中,云澈遍身燃火,猛然坠下。

  轰!!!!

  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地部位轰然炸开,疯狂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化作凤凰烈火层层散开,瞬间笼罩了周围二十多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都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席卷其中。从空中看去,就如在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点怒然盛开一朵妖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莲花,但每一片花瓣,都燃烧着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,

  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在巨大火莲中响起,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。但焚星妖莲并没有因此而怜悯,依然在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绽放着,层层叠叠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舌逐渐盛开成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火莲。

  站在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已经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呆了过去。她虽然年纪不大,但已经见过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手,其中包括高阶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强者,甚至还有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。却从未见过有人可以把火系玄功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绚丽,包括有着苍风帝国最强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。

  更无法相信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竟然来自云澈……一个才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手中!

  “入玄境一级挫败入玄境十级……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跨越一个大境界……入玄境十级连斩四个真玄境玄者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没有欺骗我,他一定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直在寻找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”蓝雪若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轻声呢喃道。

  火焰莲花已经绽放到了最大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了下去,透过层层火焰,蓝雪若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个身影在火焰中拼命翻滚,她别过头去,心中泛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忍。这时,她看到火焰之中,云澈拖着虎魄剑,神态疲惫,脚步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来。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破破烂烂,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斑斑血迹在火莲中也都被灼成了黑色。

  “云师弟!”蓝雪若一声惊呼,连忙迎了上去,却在即将靠近云澈时停住脚步,一时间更有些不敢向前。因为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让她无法不生出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那暴增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尚在其次,他之前斩杀三个副团长,还有屠戮这些黑魔佣兵时,全部招招致命,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软,一个火莲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七十多个黑魔佣兵葬送……转眼之间屠戮上百人还面不改色。明明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竟然有着这般近乎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。

  “师姐,我有点累……扶我一下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虚浮,身体摇晃,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身体一软,险些摔倒。“焚星妖莲”是【逆天邪神】《凤凰颂世典》第六重境所包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技,点杀威力不如凤翼天穹舞,但有着极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范围焚灭能力。凤翼天穹舞必须凌空发动,而焚星妖莲在任何状态,任何方位都可以绽放,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。两次凤翼天穹舞,一次焚星妖莲,再加上邪魄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持续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这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几乎完全亏空。

  蓝雪若连忙上前扶住了云澈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云师弟,你以前……杀过很多人吗?”

  云澈先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然后缓缓点头:“杀过……很多很多,远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多。”他看了一身身后在逐渐缩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莲,道:“师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我很残忍,不应该杀死这些不再攻击我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想要逃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蓝雪若没有说话,无声默认。

  云澈看着蓝雪若,道:“师姐,我之前曾经说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太过柔软和善良,但这句话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对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夸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叹息……师姐应该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这些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,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杀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杀的【逆天邪神】,应该大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们打劫袭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善人,这些恶人,早就该死,死有余辜。之前又把我们困在试炼之地前一个多月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通过了那个凤凰试炼,我和师姐根本不可能逃离,整个凤凰遗族也将有被灭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我杀死他们,一点都不过分。”

  蓝雪若微微摇了摇嘴唇,看着已经在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莲,声音飘忽着道:“从小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傅就教我要心怀仁慈,温柔对人,博爱众生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罪恶,但毕竟,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条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他们刚才都已丢掉武器,选择逃离,对我们没有了半点威胁,为什么……不可以放过他们呢?”

  “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穷凶极恶之人,今天放过了他们,明天他们就有可能杀掉别人,而且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云澈正色说道:“而把他们杀了,却可以让很多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就此得救。善人,无辜之人,当然不能杀。但这些罪恶之人,杀了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罪恶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人!放他们离开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罪恶!”

  蓝雪若:“……”

  “云小兄弟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了……太好了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好了!!”

  这时,凤百川抱着依旧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祖儿,带着凤凰遗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走了过来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带激动,热泪盈眶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热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在注视神明。

  在云澈斩杀黑魔时,洞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之阵便被凤百川打开,随之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让他们激动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少老者甚至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着“这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神派来拯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使者,凤凰之神从来没有遗忘我们……”

  云澈看了一眼凤百川怀中脸色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祖儿,快速道:“凤族长,恶人已经全部清理。快带祖儿他们回家里去找一些干净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喝下,但不要马上进食……快去,这些孩子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很危险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后再说。”

  “好!”凤百川点头,然后和众人带着已经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们快步奔向谷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在经过火莲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时,他们忽然全部停住了脚步,一脸警惕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。

  随着火莲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,视线中出现了两个瘫坐在地上,面色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已被烧焦大半,身上也多处烧伤,但也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些轻微烧伤。他们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焚星妖莲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边缘,并没有被火莲真正波及,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余波给扫到,他们现在之所以瘫坐在地上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受了重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那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莲下吓到双腿酸软到久久站不起来。此时看到凤百川等来到了面前,他们顿时眼睛瞪大,如惊弓之鸟般仓皇后退。

  “居然还有漏网之鱼!”云澈面露惊容,迅速把虎魄剑放到蓝雪若手中,快速道:“师姐,我现在玄力亏空,没办法动手,你快去杀了那两个人,绝对不能让他们跑掉!”

  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过虎魄剑,蓝雪若却站在那里,并没有动作,眼神一阵飘忽后,她摇了摇头,道:“我没有杀过人,也不想杀人。他们能活下来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数。全团尽灭,他们已经没有了归宿,又经历了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吓,他们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到惩罚了……就放过他们吧。黑魔佣兵团已经不复存在,他们以后,应该也不会再为恶了。”

  “不行!!”云澈无比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“心慈手软,斩草不除根,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敌人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禁忌!如果你不杀了他们,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无法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严重后果,快点动手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很急促,也很严厉,与他平时在面对蓝雪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全然不同。蓝雪若嘴唇动了动,上前两步,却又停住,虎魄剑无论如何都无法举起。最后,她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向那个两个幸存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魔佣兵道:“你们走吧。以后不要再做恶人,否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下次再让我遇到,绝不轻饶!”

  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瘫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黑魔佣兵如梦方醒,他们连忙从地上爬起……但却没有如蓝雪若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掉头逃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眼神一阴,扑向了凤百川。

  “凤族长小心!”云澈瞳眸一缩,放声大吼道。

  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已根本来不及,那个黑魔佣兵已冲到了措手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百川面前,以他入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百川所能抵挡,一下子便将凤百川远远撞开,同时夺过了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祖儿,右手成钩,捏在了凤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上,脸上露出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都别来过来,后退!后退!否则……我马上掐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!”

  “祖儿……祖儿!”被撞倒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百川失声大呼。

  蓝雪若脸色大变,急声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恶贼!我好心放你离开,你却做出如此卑鄙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!马上把祖儿给放了!”

  “嘿!”黑魔佣兵冷笑:“我们黑魔佣兵团花费巨大代价进入这万兽山脉,为了一件宝物而全团被灭,我怎么甘心离开!把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马上给我交出来!否则,我就掐死这个兔崽子!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族长之子!我倒要看看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宝物重要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小崽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重要!如果你们不交出来……反正我也不想活了,能拉一个垫背,临死前看你们痛哭流涕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亏,哈哈哈哈!”

  蓝雪若双拳握紧,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悄脸惨白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传来云澈平静而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师姐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、手软、仁慈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你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了两个恶人,却把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交到了他们手中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想要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而且,就算他们不这么做,等他们逃出这里之后,你猜他们最可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他们会把这里藏有一个神秘村落和所谓‘宝物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大肆宣扬出去,到时候,不知会惊动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势力与宗门前来‘寻宝’,那时,这个凤凰遗族将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这一次更大上不知多少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甚至所有人,都将因此而被屠戮。”

  云澈目视蓝雪若,字字如针,直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:“我杀人,杀了上百恶人,却为无数被他们所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复了仇,更救了无数将来可能被他们所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你没有杀人,还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放走了两个恶人,而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百多个无辜之人,上到老人,下到孩童,却要全部因此而惨死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所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仁慈与博爱?”i1387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