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章 山穷水尽

第114章 山穷水尽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忽然感觉到云澈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以一个相当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流动起来时,茉莉马上警觉,沉声道:“你要强行领悟这《凤凰颂世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重与第六重境?你疯了吗!”

  “一辈子只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摆在我面前,不尝试,我永远都不会甘心!”云澈闭目道。心念与思绪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入到了玉石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印记中。这部《凤凰颂世典》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灵魂印记所记载,也只能以灵魂力读取。如能成功领悟,那么就会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。而如果无法成功领悟,在离开这个地方之后,其中所载文字、图像、玄力流动方式将半点都无法记住。所以,云澈参悟这部残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只有一个月,想把其背熟,在今后找到前四重之后再行参悟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没有前四重境界,你怎么领悟第五重与第六重?连根都没有,你就想直接获取果实?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逆道而行,最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扭曲,经脉大乱,甚至连你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,都有可能相继闭合。”

  “没有第一重到第四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础,那我就自己来筑基!”云澈无比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自己筑基?你可知上古凤凰一族用了多少万年才有了这部《凤凰颂世典》?《凤凰颂世典》问世之后,又经历了多少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演变、更改与进化?你最多只有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却想自己筑基直接参悟第五与第六重境?”茉莉摇了摇头,“就算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绝世天才,也不可能做到!”

  “至少要让我试一试!”云澈执拗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声道。然后便切断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意识,让自己完全沉浸在《凤凰颂世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印记中……

  而此时,他没有注意到,茉莉也没有注意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衣之下,那枚他从小戴到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坠之上,忽然闪耀起一丝妖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……一闪而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封印之阵外,蓝雪若一直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着,半个时辰过去……一个时辰过去……六个时辰过去……整整一天一夜过去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早已变得昏暗。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完全沉寂了下去。

  “这个试炼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死人吗?”看着凤百川又一次走了过去,蓝雪若侧过身,目光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她已经问了有十几遍。

  凤百川在内心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只能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道:“有一些族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葬送在这场试炼之中。不过……不过我们并不需要这么悲观,兴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小兄弟通过了试炼也说不定。那些通过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,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在里面停留了十几天才出来。所以……再等等,说不定他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
  说这些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亲自经历过凤凰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百川很清楚以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想要通过这场试炼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云澈到现在还没出来,在他看来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葬送在试炼之地中。但此时此刻,他也只能以这些话来安慰蓝雪若,让她继续抱有着丝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“凤族长,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去里面?”

  凤百川摇头:“试炼之地一个月只能进入一个人,我没有办法。”

  蓝雪若咬了咬嘴唇,没有再说话,静立在试炼之门前,痴痴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内心疯狂渴望着那个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……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,竟然会暗自焦心揪心到这种程度,想到他可能死在试炼之地中,内心会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疼。

  外面被黑魔佣兵团拥堵,千里传音符用完,巨雪雕没有醒来……这些都没有让她失措。而云澈整整一天没有出来,却让她心神慌乱始终无法平静。

  两天过去……三天过去……十天过去……十五天过去……

  云澈依旧没有出现。

  而蓝雪若也再也无法抱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,不得不痛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接受云澈已经死在试炼之地,永远不可能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这些天,她一直在昏暗中通过,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无论日夜都始终无法停止。原本,她以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失去一个终于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希望”而伤痛,但当这种伤痛始终无法平息,一想起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就内心痛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时,她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了,因为她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这种痛苦已经完全超出了惋惜之痛的【逆天邪神】范畴,但超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她不知道,因为这种感觉很虚幻,很陌生。

  “吗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半个月,居然还不出来!这洞里显然备了粮食!”

  “急什么!他们就算有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粮食和水源,也总有耗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哼,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黑魔佣兵团依然没有离开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吃定了里面必定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,每天两班人轮流守着,没有片刻撤离。

  当初云澈给凤百川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粮食和水源,在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节俭分配之下,半个月过去,还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。他每天都眉头紧皱,苦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索着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但面对外面绝对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纵然想破脑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计可施,只能苦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着。

  二十天过去……二十五天过去……

  一个月过去。

  在封印之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掩护之下,凤凰遗族艰难支撑了整整一个月后,终于到了山穷水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云澈交给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在两天前就已全部空掉,没有了一粒粮食和一滴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成年人有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身,尚可勉强支撑,而老人与孩子则在饥渴与一直没有散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之中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下,一旦昏迷,就再也无法喊醒。

  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窝已深深陷下,他坐在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里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与绝望感让他窒息。到了这一地步,他已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……继续停留在这里,他们全族都会被饿死,而离开这里,外面那些穷凶极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恶贼会把他们全部杀死……说不定还会因为他们交不出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而对他们百般摧残虐待,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凄惨。

  “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给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。只要你们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然后交出宝物和那个女人,我们可以保证男女老少,一个都不碰,而且以后绝对不会再进入这个地方。”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你们就这么硬撑下去有什么好处?你们不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连自己家人和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都不管了吗?在里面早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死,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投降,然后满足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我们保证一个都不死,还会先让你们吃顿好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在所有人绝望之际,黑魔佣兵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声在他们耳中越来越难以抗拒。这时,一个年迈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道:“族长,他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没错,我们在这里早晚都会全部饿死,到了这一步,再躲下去也根本没有了意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去投降吧,他们说不定会像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并不会伤害我们。”

  “不行!”凤百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黯然道:“你们之前也应该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他们身上都或多或少浮着戾气。这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帮根本不拿生命当回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穷凶极恶之徒,如果出去,我们只会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惨,还会受尽屈辱。再坚持一段时间……雪若姑娘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灵兽就快要醒来了,到时候,我们就有希望获救了。而就算最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死……我宁愿选择饿死,也绝不屈辱而死!”

  “祖儿~~仙儿!!!”

  凤百川话音刚落,凤彩云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便忽然响起。凤百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扑到妻子凤彩云身前……而凤祖儿与凤仙儿在凤彩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昏迷了过去,脸色苍白中透着蜡黄,任凭凤彩云如何呼喊,都毫无反应。

  “祖儿,仙儿……”凤百川指尖渗血,双目含泪,抬起手用力拍打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头,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欲昏厥。

  一直缩在角落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透支太过厉害,都过去了一个月,巨雪雕依旧没有醒来。到了这个时候,她知道如果不再想想什么办法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天都撑不过去了。

  “凤族长,麻烦你把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阵法暂时打开,我出去抢一些食物进来。”

  听了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凤百川怔住,然后快速摇头:“不行!太危险了,外面那么多人,你又怎么能从他们手中抢到食物。”

  蓝雪若眼神坚定道:“我毕竟有着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只要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几个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首领不在,还不至于有什么危险。眼下,孩子们都已经支撑不住了,如果再不弄一些食物来,他们就……

  凤百川嘴唇动了动,看着昏迷不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祖儿和凤仙儿,他终于点了点头,苦涩道:“蓝姑娘,那你务必要小心……我们这么多大男人在这里无能为力,却只能让你一个女儿家为了我们冒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凤族长不用这么说,相信凤族长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马上把封印阵关闭,我出去之后再马上打开,拿到食物之后,我会用声音告知你再关封印之阵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虽然伴随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但这似乎成为了绝境之中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暂缓之计。凤百川站在洞口,咬破口中,将血滴洒在封印之阵上,担忧道:“一定要小心!”

  在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,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之阵光芒一闪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蓝雪若长剑在手,身体顿时掠起一道迅疾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影,向外飞射而去。I1387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