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1章 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 6

第111章 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 6

  第111章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(六)

  吱呀……

  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竹门被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开,一个身材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端着一个盛满洗好衣服的【逆天邪神】竹盆走了进来。她看上去二十三四岁,却透着十五六岁少女才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弱楚怜,恬静娇婉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月下一朵莹莹皎皎的【逆天邪神】芙蓉。她一身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粗布衣裳,却无法掩下她犹如夜空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夺目和空山灵雨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睛,比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还要清澈,美丽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  看清了自己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云澈就预料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而就在她推门而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依旧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起来。眼睛和神情都凝固了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仿佛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全部在这一刹那那化为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色,只留下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绪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,都在这一刻疯狂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澎湃着……那一年,她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香消玉殒,他大哭一场后,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流泪。但这一刻,他感觉到了自己眼眶之下,那温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肆意奔泻着……

  悸动到仿佛已不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之中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交织。他已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,忘记自己还在试炼之中,所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都在这一刻,化成那声来自灵魂,微微带着泣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……

  “苓儿……苓儿!!”

  砰!

  女子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竹盆掉到了地上,看着在床上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几步冲到他床前,神色急切,却又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努力变得那么轻柔:“云澈哥哥,你醒了……身上还痛不痛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已近在咫尺,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气息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充斥着喜悦、焦急、担忧,还有深深蕴藏在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怨与渴盼……和记忆中,还有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模一样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从来没有敢想过,有一天,自己还能再看到这双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他逐渐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痴了,嘴唇不断颤抖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意念在这一刻彻底分崩离析,只剩下眼前这深深印入灵魂深处,至死都不可能淡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还缠着绷带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,在苓儿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呼中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她将她抱住,抱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紧很紧,仿佛生怕稍微松一点,她就会离自己而去。

  “云澈哥哥……”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怔住了好久,这才反手抱住他,把身体完全依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口中发出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。第111章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(六)

  “苓儿……苓儿……苓儿……”

  云澈知道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多么不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乱了,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中,他能听到再清晰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泣音,能感觉到脸上不断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那次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去之后,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温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停止跳动,让他感觉自己纵然现在马上死去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足。如果可以,他永远都不想再放开,哪怕要付出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……

  那些年,他习惯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习惯着将她当成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港湾。每次全身染血,奄奄一息,他都会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爬到她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为他们建造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小屋前……每次需要温暖,他都会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这里……每次他躁狂、发疯,也总会来到这里寻求平静。而她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抚平他身体和心灵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,为他去溪中抓鱼;拍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,如哄婴儿般哄他入睡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警惕性太高,平时每睡半刻钟就会醒来一次,只有在她这里,他会一觉睡到第二天正午……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那个时候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被仇恨蒙蔽双眼,把复仇当成人生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却仅仅只把这一切当成一种习惯……直到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他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这个女孩早已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更加重要。

  她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含泪让他不要再去报仇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在无怨无悔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中,对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他没有听从……甚至到了她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时刻,她依然用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劝说着他不要为师傅,也不要为她报仇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杀死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他不要再继续生活在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之中……

  失去了,无论多么痛苦,多么悔恨,都永远不可能再回来。如果可以,他愿意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去交换,哪怕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与灵魂。

  “苓儿……苓儿……苓儿……”

  他抱紧着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苓儿,一次次,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着,渴望着这个幻梦永远都不要醒来。这种失而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感,温暖到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形容。

  “云澈哥哥……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苓儿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声,如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轻盈迷离:“不要再想着报仇了好不好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在天有灵,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……只要你不再去报仇,无论什么,我都可以答应你……我们两个可以留在这个竹林之中,你陪着我,我陪着你,一生一世……一辈子……我会做你最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永远不离开你第111章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(六)

  ……好吗?”

  她馨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话语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,因为这完完全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和声音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对他说过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曾经,她每次对他说这些话时,他都感觉得到自己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但马上,又会被仇恨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……

  在失去之后,他幻想过很多次,如果时间可以逆转,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绝不会再拒绝,绝对不会。

  没有任何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无比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一连点了五六次,用沙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好!好!苓儿,我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答应你,我再也不去报仇了,以后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,永远陪着你,守护着你,生生世世都不分开!!”

  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每一丝情感都源自灵魂深处。他多么渴望自己当年能向她喊出这些话。

  苓儿喜极而泣,两只莹若白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他:“云澈哥哥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每一个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果有一句假话,就让我遭天诛地灭。”云澈字字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说完这些话,他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,神色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与满足。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一个锋利而冰凉的【逆天邪神】物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鲜血狂涌而起,意识,也在沉重中快速消散……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在扭曲中消散,世界,又归于一片黑暗。云澈睁开了眼睛,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两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眼瞳。

  “我败了。”云澈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:“本以为,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我可以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通过这第三关试炼,但我太高估自己了。呵呵,应该让你失望了吧,我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之心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定。”

  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感应告诉我,从一开始,你就知道那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幻境,你也分明看到了床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把匕首,也清楚着拿起这把匕首,刺死那个女孩,就可以打破这场幻境,从而轻松通过这道试炼,为什么你却宁愿自己沉迷在这幻境之中,甚至自我暗示那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?难道在你心中,马上唾手可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力量,都比不过那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?”

  “我做不到。”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这场幻境,来源于我灵魂深处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它既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印于我灵魂最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好。你不会理解那个女孩对我多重要,更不会知道我对她有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亏欠第111章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(六)

  ,即使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幻梦,即使要以失去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为代价,我也绝不愿意伤害她。”

  “虽然如此,那为何你明明察觉到她偷偷摹灸嫣煨吧瘛棵起了那把匕首,并且刺向了你,你却不把她推开,甚至没有躲闪。”朱雀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笑了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感伤:“我知道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强行干涉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所形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境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苓儿,就算让自己死去,也绝不愿意对我造成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愿意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因为我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命。能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多少,能让我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歉疚少上那么一点点。”

  凤凰之灵久久沉默。

  “我渴望力量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对我来说要远比力量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我需要力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能守护那些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看来,我终究没有缘分和资格获得来自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不过,虽然试炼失败,我依然很满足,因为这场试炼,让我重新见到了她,拥抱了她,甚至亲口给了她我做梦都想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……”

  云澈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温暖,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甘与遗憾。

  “看起来,那个被你叫做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对你来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重要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也因为她,而留有着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。不过,你并不需要将这份遗憾压抑在灵魂深处。你以玄天至宝穿越了轮回,篡改了这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因果律,蝴蝶效应之下,时间、次元、位面,都随之而变动,一些遗憾和亏欠,未必就没有了了却和弥补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你以玄天至宝穿越了轮回”这句话让云澈内心大震,他直视着前方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眼瞳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玄天至宝……穿越轮回……难道,它竟看出了自己两世为人?而且自己两世为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天至宝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越轮回?

  玄天至宝……茉莉说与他身体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天至宝之一。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集中在毒、药、熔炼、空间、探知之上,又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越轮回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?

  至于这句话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没有听懂。他试探着问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凤凰之灵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你明白一半即可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天机不可泄露。随着你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和在这个世界高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攀升,你会有完全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”

  云澈沉思,然后点了点头:“凤凰第111章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(六)

  之灵,虽然你篡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幻境,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苓儿把我刺死让我有些不爽快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谢谢你、不过我终究没有能通过这场试炼,我也应该离开这里了。”

  “不,还并没有到你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因为你,已经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通过了第三道试炼。”

  “恭喜你,承载着邪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无数年来,第八个宁愿放弃力量,也不愿伤害挚爱之人幻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者。你有资格获得来自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赠予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广告时间】:我们纵横《不败战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游发布了,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错过,链接在此:/news/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