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0章 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 5

第110章 《凤凰颂世典·残卷》 5

  凤凰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怕,这第一关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万火不侵,早已不知在炼狱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下死了多少次。而这第二关,想也不用想,一定要比第一关试炼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无边荒原,寸草不生,风依旧灼热,却带着让人心情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索与寥寂。就在这时,上空忽然传来一声嘹亮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,随之,原本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忽然变成通红一片,犹如被天火烧红了一般。

  云澈抬头,赫然发现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多了无数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斑点,随之,凤鸣再度响起,天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抹红色斑点如流星一般忽然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飞坠而下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最后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展露出一只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。

  那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全身赤火,六尺来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凤凰。它下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极快,就如一道飞射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箭一般。

  噗!!

  火焰凤凰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瞬间炸开,爆起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团和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雨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,这第二关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已经失败了,因为这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,足以将一个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都直接灼成重伤,但这些火焰对云澈毫无杀伤力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和爆破力把云澈直接撞翻在地,全身气血一阵翻腾。

  啾~~~

  /长/风/文学凤鸣声再度从天空响起,又一道凤凰之影如火焰迅箭般射下,这次,云澈没有敢硬接,迅速闪开,凤凰之影冲击到地面上,火光炸开,将地面震裂出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跟还没站稳,头顶又一次响起凤鸣,而这一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之音,连续三道凤凰之影从三个方向飞落而下,直射云澈。

  云澈身体翻转,躲过第一道凤凰之影,然后向后全力跃起,躲过第二道。

  “星神碎影!”

  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体斜向一闪,将第三道凤凰之影也惊险避过。

  轰轰轰!!

  三道凤凰之影先后爆开,卷起十数米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但更嘹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声随之传来,云澈一仰头,看到这一次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只凤凰之影同时向他坠下……

  我擦!不带这么玩的【逆天邪神】!云澈眉头一拧,心中一阵暗骂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在云澈踏入试炼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后,原本封印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阵法便已重新出现。但蓝雪若却并没有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站在那里,她听凤百川说过里面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按照凤百川所说,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就算有火系玄功在身,在里面也基本不可能停留超过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但十息过去,二十息过去,三十息过去……半刻钟过去……云澈依旧没有出来。

  蓝雪若已根本无法平静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越来越焦急,一直等到一刻钟后,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向凤百川急声道:“凤族长,他怎么还不出来?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最多十息就会出来了吗?”

  凤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早已忐忑不安,听了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只能安慰道:“可能,每个人进入之后经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时间上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好说……放心好了,云小兄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不知分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如果在到了不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他会马上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蓝雪若没再说话,压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焦慌继续等待着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啾~~

  啾~~

  啾~~

  啾~~~~~~~

  无数凤鸣声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杂重叠在一起,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撕裂天空。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一只,到三只一波、七只一波、十五只一波……到如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漫天凤鸣,漫天凤凰之影,遮天蔽日,宛若一场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暴雨。

  云澈以星神碎影在这流星暴雨中迅疾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、穿梭着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碎影目前虽然只在第一重境,但这来自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纵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境界,依旧有着极端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让他如幻影一般在凤凰箭阵中纵横穿梭,留下大片来不及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。

  但这些凤凰之影到后来实在太密集,他根本不可能全部躲过,几十波之后,他已经被轰中七八次,凤凰之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与所携带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力相比,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但对只有入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来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他每被凤凰之影撞击一次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就会减弱几分,再加上过于频繁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动星神碎影,消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巨大。

  轰!轰!轰!轰!轰……

  一片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影在他身边炸开,原本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坑坑洼洼,遍布疮痍,视线中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,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惧火焰,早已死上了几百次。

  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之种,无疑为他在这个凤凰试炼中,开了一个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作弊器。

  轰!!!!

  最后一波,足有上百只凤凰之影从天而降,它们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芒将天空完全映照成红色,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辽阔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火焰冲天,地面在翻腾之中被烧成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焦土,云澈同时被七只凤凰之影轰中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被一瞬间完全打散,但好在,冲击力也到底为止,他除了胸腔一阵翻腾,倒也没受到什么伤害。

  “呼……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束了吗?”站在经久不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中,云澈抬头看向天空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。凤鸣声已完全停止,天空之上,也总算没有了凤凰之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开始佩服起凤百川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先祖,以凡人之躯,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竟然通过了刚才那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阵,那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天才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了下来,第二关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也总算到此结束。云澈与其说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,倒不如说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体质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给扛了过去。这时,他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景色开始扭曲起来,然后变得越来越昏暗,云澈正准备查看第三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时,却发现眼前已变得漆黑一片。

  随之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之中,睁开了一双黄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。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他心海中响起。

  “让我意外,你竟然拥有不惧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体质。如果我没有认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内部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上古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澈点了点头。对于凤凰之灵竟能识别出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毕竟,凤凰与邪神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上古神之一族。

  “邪神非元素之祖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克星。邪神对于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能力,世间无人可与之相比。你若能得到邪神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传承,那么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火,水、风、雷、土、领域、次元、精神……都将为你所克,永远无法伤害到你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能通过前两关试炼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且因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。这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作弊,但通过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,我无权否决。但,第三道试炼:堕落心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之试炼,与火焰无关,你体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将荡然无存。而这第三道试炼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难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。这无数年来,通过前两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共有三百二十九人,而通过第三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却只有七个人。”

  “七个?”云澈顿时愕然。

  他虽然在作弊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还算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通过前两关试炼,但也同时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睹了这两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能以灵玄境修为通过这两关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毫无疑问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,至于真玄境,根本就没有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一百个人中,平均才有两个能通过第三关试炼!?

  这第三道试炼,该有多恐怖?

  “不过,你也无须太过紧张,第三关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之试炼,不涉及战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于你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如果,你对于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足够坚定,那么纵然你玄力低微,也或许可以轻松通过。反之,若你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,那么,在凡尘中就此沉沦,也未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选择。毕竟力量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。”

  “你,准备好了吗?”

  心之试炼吗?

  两世为人,经历了那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边缘,自己最不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考验吧?

  “心之试炼”几个字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平静了下来,即使面对凤凰之灵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通过率,也反而不如在面对第一关与第二关试炼时那么紧张。没有犹疑,云澈直接点头:“开始吧。”

  “如你所愿……祝你成功。”

  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消失了,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再度扭曲,云澈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如同被暴风卷起,在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中飘荡起来。他闭上眼睛,心中低语着:让我看看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之试炼。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打破我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应该早已不存在了吧。

  黑暗之中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也开始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模糊,这让他一下子警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了眼睛,但,大脑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无法抗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和意识越来越模糊,直至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。

  等他意识再度恢复时,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感从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个部位传来,身体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弱不堪,仿佛重伤初愈,鼻间漫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

  怎么回事?身体怎么会这么虚?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受了什么重伤……而且这种感觉,这种味道……为什么会这么熟悉。

  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了眼睛,逐渐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他看清了自己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竹屋,摆放着几张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桌,小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由竹子做成,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药罐和纱布,另一张并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桌上则摆放着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疗伤器具,还有一堆堆染着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布条。

  整个小屋透着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味和血腥味,只有身上盖着的【逆天邪神】薄薄毯子,透着一股清淡而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馨香。透过简陋的【逆天邪神】竹窗,他看到了那一排挂在细绳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衣服……这些衣服已打满了层层的【逆天邪神】补丁,虽然经过了很细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洗,但染血太重,晾干之后,依然存在着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。

  意识完全清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澈犹如遭受雷击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床上坐了起来,目光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内心如暴风雨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舟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荡动着……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……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