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98章 逃亡 下
  “你这个小杂种!竟敢偷窃我宗门至宝!”

  萧在赫有些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地上爬起,口中发出声声怒吼,然后重新追向云澈,转眼之间便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再度拉近。云澈侧首,手上微一用力,将第二颗震天雷丢向后方,而这次,他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砸向萧在赫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部,而且丢在他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。

  看着落向自己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天雷,萧在赫果然大惊失色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刹住脚步,向后飞扑倒下。

  轰!!!!

  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从后方袭来,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也暂时拉开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拉开,一枚震天雷,也只能为他争取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而已。

  第三枚震天雷被他抓在手里,他必须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冲进城区之中,只有进入城区,他才有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你这个混蛋!震天雷一共只有六枚,等你用完了震天雷,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!”萧在赫在后面紧追不舍,但已恼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切齿。震天雷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总宗之器宗所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武器,威力极大,即使以他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正面挨上一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非死即伤。这些震天雷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宗长老一辈才配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命之器,现在不但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还被他如此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用到自己身上。也好在对方玄力很低,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天雷他都可以还算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避过,否则今天说不定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萧在赫所喊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震天雷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有六颗,这六颗加起来,也不过只能为他争取不到两分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点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冲进城区。

  必须想一些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。

  云澈手握震天雷,心电急转,眉头越收越紧。他所遭受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实在太多太多了,比这次凶险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计其数,其中大多数被他以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逃脱,但如今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消失,星隐草用完,硬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更不可能,那么可以借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就只有……

  云澈微吸一口气,开始快速梳理从萧宗宝物库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药材,寻找着那些可以配成迅速生效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之物。

  而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忽然出现了一个飘逸清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影,少女一身雪衣,虽在远处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一股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高贵优雅。

  虽然隔着太远,无法看清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依然瞬间出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因为在这新月城,只有一个女孩给过他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!?她怎么会在这里?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前往萧宗才会经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难道……

  这个时候,云澈已经来不及多想,迅速撤掉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易容,同时一个震天雷砸向后方。

  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巨响,萧在赫及时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爆炸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硬生生逼开几十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云澈一边前冲,一边向着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大喊起来:“雪若师姐!”

  蓝雪若之所以会在这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去萧宗确认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。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炸声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顿了一下,抬起头来,一眼看到了正狂奔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“云澈?”蓝雪若一声低喃,随之眸中闪过一抹惊喜,无论如何,他还活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今天前来萧宗最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但马上,她看到了后方穷追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在赫。

  “小杂种!我看你往哪里跑!过会儿看我不打断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腿,废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肢!”萧在赫虽然没有被震天雷伤到,但连续三枚震天雷,让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蓬头垢面,一身灰尘,咆哮声也明显带着恼羞成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味。

  蓝雪若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,秀眉一拧,来不及多想,急声呼道:“云师弟,快到我这边来!!”

  说话间,她伸出右手,手背之上,忽然闪现出一个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:“小雪,出来!”

  随着她低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她手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光芒大盛,伴随着一声仿佛来自天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锐长鸣,一只巨型雪雕在白光之中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“契约灵兽!?”看着忽然出现在蓝雪若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型白雕,云澈心中一片惊讶,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惊喜,一咬牙,让脚步更加快了几分,向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伸出了手。

  蓝雪若跳到巨雪雕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纤纤雪手抓住了云澈伸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将他拉到了雪雕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巨雪雕双翅招展,在长鸣声中腾空而起,如闪电般直冲云霄,转眼便已化作远方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黑点。

  一场攸关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就这么以他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化解了。雪雕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极快,耳边风声呼啸,灌入胸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冷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有了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,直到雪雕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平稳时,他才总算适应过来,长长呼出一口气,睁开眼睛,看到蓝雪若侧坐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正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云澈这才想起,自己身上还穿着那个很不着调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不改色,笑嘻嘻道:“师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发现无论多么粗滥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穿在我身上都特别有味道?”

  蓝雪若一怔,随之噗嗤笑了起来,笑颜就如百花盛开般娇艳: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师弟,刚刚差点连命都丢了,现在居然还不忘记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奖自己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差点连命都没了。”云澈微微抚了抚额头,多少有些心有余悸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蓝雪若忽然出现,他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低。因为萧宗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片区域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空旷了,空旷到刚才让他逃跑时都有一种欲哭无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“话说回来,师姐,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?你有事要去萧宗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嗯。”蓝雪若轻轻点头,宝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打量了云澈好几个来回,确认他完全没受到什么创伤后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完全放松下来,眸光也变得愈加缓和:“你三天前忽然消失,我和元霸满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找你都找不到。后来想到你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萧宗给悄悄掳走了,所以就来了。”

  云澈整个人僵了一下,心中涌上了一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动,一时间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语塞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用尽可能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萧宗分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新月城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,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前来,就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危险吗……我和你,才认识那么几天而已,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?”

  蓝雪若莞尔一笑,柔声道:“我说过了啊,因为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姐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之前蓝雪若承诺会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十天之内将他安全送到苍风皇城,避开萧宗之祸,他就一直疑心着。经历了太多东西,他完全不会相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一个并不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这么好,甚至还要为之冒着或许会危及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风险。现在,蓝雪若独自来萧宗寻找他,又将他从险境中解救出来……这让云澈心中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性越来越趋于肯定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……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一见钟情!再见痴情了!

  除了这个原因,他完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原因能让一个女孩子对无家世、无财力、无权势,无实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萍水相逢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做到这种程度。

  “云师弟,这几天你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掳到萧宗了吗?那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逃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看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泛起笑意:“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穿了家仆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然后瞒人耳目后偷偷溜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这个……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吧。不过我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萧宗掳走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进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却并没有多解释,反而话锋一转,道:“师姐,你居然有契约玄兽?而且好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很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。”

  见云澈显然不想提及这几天在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蓝雪若没有再追问,顺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道:“它叫小雪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真玄兽巨雪雕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师傅培养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它长大后,就让它成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玄兽。虽然小雪看上去很大很笨重,但驭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很强大,飞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快很快……对了,云师弟,接下来你想去哪里?”

  云澈沉默了下去,然后缓缓道:“我送了萧宗一份‘大礼’,他们现在一定在全城寻找我,所以新月玄府,乃至整个新月城都不能回去了。接下来,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……也或者,新月城之外,去哪里都可以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云澈忽然感觉到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出现了异样,直觉过于敏锐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首,一眼看到,后方千米之外,一个黑点正在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着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”

  从云澈发现到他出声,不过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而这极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点便已变成了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,可见其速度有多恐怖。蓝雪若迅速回身,眸光一凝,随之发出一声惊呼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风暴烈鹰,萧宗所饲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等玄兽!”

  “什~么!”云澈猛然皱眉。

  “他们怎么会为了追你连风暴烈鹰都出动……而且居然这么快!”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上也现出一丝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因为她很清楚风暴烈鹰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速度完全不下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雪雕,甚至在耐力上要远远超过。

  不过她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云澈在萧宗做了什么事,就不要有此一问了。

  “小雪,快走!!”

  她一声娇呼,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雪雕双翅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拍,速度骤然加速,掠起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影直射北方而去,而它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速度也丝毫不慢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在后方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