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95章 毒火铳
  不到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宝物库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宝晶、宝玉,包括那块萧宗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紫脉天晶,全都被云澈收入天毒珠之中。马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又转向了那排三十多米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兵器架,能被放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和装甲,无一是【逆天邪神】凡品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悬挂于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虎魄剑,在数百把极品兵刃的【逆天邪神】环绕之下中释放着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王者气息,让人第一眼便会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将目光锁定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剑、刀、刃、枪、矛、戟、鞭……各种武器应有尽有,其中以剑居多。毕竟萧宗和天剑山庄一样,以剑为主武器。云澈将这些武器全部丢入天毒珠之中,打开了武器架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算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箱子,一股呛鼻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药味顿时扑面而来,而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让他微微怔了一下。

  这个金属箱子里放着三把很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武器,另外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枚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铁珠状东西。他把武器拿起,满脸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打量着……从触感来看,这把奇形武器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精钢制成,材料不算珍贵,在这个宝物库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武器中甚至可以说有些寒酸,但却给云澈一种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它呈拐角状,大概一个成人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把它翻过来,云澈看到了一个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标签:

  毒火铳!

  铳?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里,铳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指斧头上手柄的【逆天邪神】孔,但这里,却出现在一种奇形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上。云澈第一次见这种武器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心中一阵疑惑……难道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武器?但为什么又放在武器架的【逆天邪神】下面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好像完全没什么攻击能力,但这种危险感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

  在这把毒火铳拐角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有一块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,似乎还可以活动。云澈试探着按了一下……

  轰!!!

  一声巨响,一道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舌从毒火铳口激射而出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让云澈一屁股坐到地上,毒火铳也脱手,向后甩出了好远……坐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眼睛瞪大,看着前上方墙壁上忽然多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大小,还在冒烟的【逆天邪神】黒洞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。

  这这这……这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暗器!威力竟然如此可怕!

  而且从味道上来看,刚刚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分明还带有见血封喉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!

  云澈走过去把毒火铳给捡了回来,又拿起金属箱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球,入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重,球体表面浅浅的【逆天邪神】印着三个大字——

  震天雷!

  大字下面,还有一行小字:以玄力震碎外壳,然后丢出。

  这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球体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感要远远超过毒火铳,可想而知其中隐藏着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云澈没有敢尝试,将它放回到箱子里,心中一阵唏嘘……这些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器宗所创造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果不熟悉这两件东西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性,毫无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对手忽然来上这么一下,如果实力不够,必将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冤枉。

  不过,它们现在进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,也便成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命利器。

  云澈在宝物库里整整停留了两个时辰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宝物库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都给卷入天毒珠之中,连根毛都没给萧宗留下。全部搜刮完毕后,云澈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拍手,走向了出口,在距离出口只有一步之遥时又停了下来,小声自言自语道:“不声不响把人家家底都给掏空了,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……起码得给人留下点什么……”

  想到这里,云澈又转过身,随手拿出一件武器,在墙壁上工工整整刻出了三行大字,审视一番后,这才大步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关上三道石门,走出宝物库。

  如他所料,他回到丹药堂时,萧天南和萧百草都还没有回来。云澈进丹房一小会儿后,端了一碗药汤回来,晃醒睡着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,笑呵呵道:“来,把这碗药汤喝了。”

  为了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和“前程”,萧洛城如今对这个“爷爷”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分之一万的【逆天邪神】顺从,也不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药,直接端起来便咕噜噜的【逆天邪神】喝了下去。喝完之后,眼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爷爷,我父亲还没回来吗?”

  云澈笑眯眯道: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应该快回来了,不过,他们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应该也睡着了,明天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玄脉也就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了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个皇甫鹤来了,也别想救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来,嘿嘿嘿嘿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萧洛城一愣,心中猛然涌上一股不安,强笑着道:“爷爷,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……和我开玩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昂,之前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开玩笑,不过惟独这次,你爷爷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和你开玩笑。”云澈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他伸出手,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轻轻一抹,一层层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被他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揭了下来,露出他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声音,也恢复成自己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好孙子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看你爷爷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看到就在自己眼前忽然变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,萧洛城如遭雷击,一双眼睛以极度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凸,那一刹那,他怀疑自己在做梦……而就算做梦,也根本不可能做这么荒诞离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梦。

  “云……云澈!!”

  “嗯?”云澈咧了咧嘴,冷笑道:“萧洛城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子,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没教养了,居然敢直呼你爷爷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名。”

 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不可能!”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向后瑟缩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扭曲到了极点……惊恐、震惊、耻辱、骇然、难以置信,一对眼珠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持续保持在外凸状态,如同见到了这世间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过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反应过来什么,开始惊恐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起来,声音颤抖而沙哑:“来人……快来人……来人啊!”

  “你喊破喉咙也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你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你老爹为了防止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泄露和耽误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让任何人接近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,啧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心良苦啊。”云澈手托下巴,看着脸色苍白,神色惊恐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,笑眯眯道:“不过,你也不需要这么害怕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毕竟你都那么亲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喊了我好几天爷爷,还发誓一辈子孝顺……嘿嘿,虎毒还不食子,我这个当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怎么会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儿呢。爷爷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床上躺一辈子,让你一辈子都念着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”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变,还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萧洛城心理防线几近崩溃,他此时连嘴唇都已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丝血色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亲眼所见,亲耳所听,打死他,也根本不可能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到这个“盖世神医”居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他们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层面,不可能有一丝交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冲击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观都几乎崩塌。这些天,所有人都将他奉若神明,当做老宗主一样伺候着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他下跪磕头,还叫了好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足够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中打下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。

  “云澈……我们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……你还出手重伤我在先……你到底还要做什么……”萧洛城用带着深深颤抖和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。

  “呵呵,”云澈冷然一笑,神色回归漠然,道:“我们第一次相见时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但,既无仇怨,你竟然会想出手毁了我……呵,你不用狡辩,曾经想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你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多,你当时想对我做什么,我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至于你要废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你心里最明白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换做其他人,应该已经被你废了,只可惜,你遇上了我。”

  “我这个人没什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点,除了相貌超群,气质超然外,也就剩下有恩十倍报,有仇百倍复这一点了。你要毁了我,那我便先毁了你。我们有协议在先,你父亲却又亲自上新月玄府准备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那我便让你这整个宗门鸡犬不宁!”

  云澈眼睛眯起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与傲然:“明天醒过来,告诉你爹,这次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训。我这人天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煞星,如果再继续招惹我,下一次出手,可就没这么‘温柔’了!搞不好,你这整个宗门,都要从天玄大陆永远消失!”

  “你……”萧洛城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云澈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他眼中无疑已变成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他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,便眼前一黑,身体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云澈冷笑一声,直起身来,有些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语道:“如果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也只能用这种偷偷摸摸,卑鄙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了。不知道哪一年,才可以达到肆无忌惮,登门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”

  仅仅因为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害之心,便将对方废了,然后还登门窃走整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积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过分残忍了一些。但云澈想要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提升实力,就急需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药材……而这个萧宗外宗,就很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到了枪口上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咎由自取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倒霉透顶。

  云澈在脸上一抹,轻拍几下,便又恢复成了“皇甫鹤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他没有马上拍屁股走人,因为这个萧门太大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山上,他自己一个字必定迷路。

 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萧天南和萧百草终于赶了回来,两个人面色潮红,一脸兴奋,显然,“王玄龙丹”已经到手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