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94章 搜刮
  “龙丹?”萧天南一怔,然后试探着道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指……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?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澈颔首,然后做出一副高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玄脉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赋予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恩赐之一。它让人类有了超越**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但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必须顺应天地规则和自然法则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庸才身上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和强大,都必须循序渐进,不可违背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和秩序,否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忤逆天道。”

  “但,若玄脉毁了,那便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也就可以这么说……它不必再依从玄脉成长所需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规则。有句话叫‘破而后立’,如今我孙儿洛城玄脉崩裂,几近残废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应了‘破’这个条件,如果能有一颗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,那么,我便有办法将玄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直接灌输入破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之后再修复玄脉,便可让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以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点重‘立’!而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之中,唯有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最为接近,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也最为亲和,所以,要做到这‘破而后立’,唯有龙丹可做到,越高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丹越好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纯属扯淡,萧天南和萧洛城完全如在听天方夜谭,但,这番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邪心圣手之口,他们觉得自己听不懂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了,只感觉高深莫测,厉害无比。但随之,萧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苦了下来:“这世上,竟然有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秘术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唉,龙为万兽之尊,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年龙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兽级别。天玄丹万金难求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,也没有几颗,就更不要说龙丹了。洛城能遇前辈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造化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龙丹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处可寻啊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!”云澈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道:“无处可寻?不,眼下,就有一个地方可以寻到,而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颗王玄龙丹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?王玄龙丹?”萧天南失声惊喊。王玄丹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概念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都几乎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对他们这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宗来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物。而王玄龙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炼制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王神丹”,可以让一个踏足天玄境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轻易冲破瓶颈,平步王玄之境!

  “在哪里可以寻到?如果哪里可以买到,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家荡产,也一定要把它买到。”萧天南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虽然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由邪心圣手亲口说出,但萧天南依然不敢相信。这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,又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足以让整个苍风大陆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物,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,这新月城估计早已汇集八方风雨。

  “四天前,我在经过黑月商会位于这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分会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嗅到了一丝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而且品级高达王玄。我这一生接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玄丹没十万也有八万,那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王玄龙丹没错。我当时也有些不敢相信,还在门口反复确认了一番。”云澈看着一眼萧天南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道:“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居然出现一枚王玄龙丹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蹊跷。不过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黑月商会,倒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去。这枚王玄龙丹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总会那边,至于去向,就说不准了。”

  萧天南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发怔,内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澎湃不已。萧洛城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圆瞪,高呼道:“父亲,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一神医,他一定不会认错!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孩子拿到那枚王玄龙丹,孩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还有我们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就全系在爷爷,和这枚王玄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了。”

  黑月商会居然有一枚王玄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也让萧天南震惊不已,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从质疑。但动了动嘴角,苦涩道: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前辈所识,那一定不会错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丹这等神物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小新月城所配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总会准备将它卖给哪个大能,目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放在新月城而已。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一个小小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,就算知道黑月商会有王玄龙丹,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卖给我,退万步讲,就算他们肯卖……一枚王玄龙丹,我们也根本不可能买的【逆天邪神】起。”

  “这一点,我自然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”云澈开始翻起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口袋,翻找了半天,拿出了一张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币卡——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一次去黑月商会时店员所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张,直接拍到了萧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淡然道: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年前,黑月商会现任会主遭仇家伏击,苦战之后重伤,险些丧命,被我给救了回来。他给了我这张玄币卡,声称以这张玄币卡,可在大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以最低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买到任何想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三十年了,这张玄币卡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没有用过,不过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带在身上,以备不时不需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主所予,应该会有用吧。”

  萧天南原本翻看之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很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但听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手一抖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差点没把这张紫金卡给丢了出去。黑月商会会主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商界第一霸主,财势通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大人物!他亲手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再加上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这张紫金卡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,简直不下于那枚王玄龙丹!

  “前辈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会主所给予,那这枚紫金卡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贵重了……前辈为了洛城,竟不惜将它拿出,这份大恩,让晚辈真不知该如此报答。”萧天南手捧紫金卡,激动道。

  云澈呵呵一笑,神情间有了丝丝感伤:“洛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身为爷爷,做这些不都应该么……唉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,在洛城身上了做弥补吧。”

  “洛城,还不快谢谢爷爷!”萧天南大声道。

  萧洛城马上挣扎着起身,给云澈重重磕了一个头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呈现哭相:“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大德,洛城这辈子都会牢记在心……洛城将来一定好好孝顺爷爷,否则,必遭天打雷劈,天地不容。”

  云澈嘴角一扯,满脸“欣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他拍了拍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笑眯眯道:“好,好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子,爷爷不求你别的【逆天邪神】,每天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听你喊几声爷爷,心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舒坦啊……萧宗主,事不宜迟,你马上拿着这张玄币卡,亲自去一趟黑月商会吧。我百分百确信那里有一枚王玄龙丹,至于怎么逼问出来,就要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了。另外,最好把萧百草也带上,他应该能识别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丹。”

  “好,晚辈这就喊上百草长老去一趟黑月商会!”

  不用云澈提醒,萧天南也知道这件事必须自己亲自去,并且越隐秘越好,万一新月城有一枚王玄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被传出去,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很快,萧天南便喊来了萧百草,两人准备离开时,云澈喊住他们,道:“从这里到黑月商会,距离不短。而且王玄龙丹这件事毕竟过于重大,就算最终能买下来,也必然要耗费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期间,我要根据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,不定时去宝物库取药,所以,你们留一把宝物库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给可以信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吧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萧天南和萧百草对视一眼后,萧百草很干净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拿出那枚宝物库钥匙,道:“前辈,宗门一共两把宝物库钥匙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晚辈和宗主身上,从未到过第三人手中,也从不敢交到第三人手上。目前想来,这把钥匙唯一能交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便只有前辈你了。前辈在需要药材或宝玉宝晶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凭这把钥匙随时进出宝物库。”

  云澈眼睛一瞪,然后猛一甩手,不高兴道:“胡闹!宗门宝物库钥匙,怎能随便交到一个外人手中!你们两个也都年近半百,怎么还如此草率!”

  萧天南笑着道:“这宝物库钥匙,当然不能随便交到别人手上。不过,虽然和前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相识几天,但晚辈和百草对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盖世医术,以及高风亮节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钦佩,把它交到前辈手上,我们再放心不过。除了前辈,我们根本不敢把它交给任何人。而我们离开这期间,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随时都可能有变化,到时候还要劳驾前辈操劳,如果因不能及时进宝物库取药而耽误医治可就……所以,请前辈务必收下这枚钥匙。”

  云澈依旧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为难之色,但过了好一会儿,他低叹一声,从萧百草手中拿过了钥匙,道:“也罢。你们两个也尽量早去早回吧。为了那枚王玄龙丹,身上能带多少钱就带多少钱,就算把全部家当都带上也不过分。”

  萧天南和萧百草满怀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他们走了一刻钟后,云澈踏入丹药堂,沿着早已记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路,昂首挺胸直奔宝物库而去。

  毫无阻隔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过重重守卫,那些守卫不但没有拦下他,在看到他时都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行礼。到了宝物库门前,他拿出钥匙,连开三道石门,踏进了充盈着寒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库之中。

  看着琳琅满目药、玉、晶、器……云澈站在宝物库门口,嘴角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咧了起来……

  辛苦表演了这么多天,终于到了收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

  一个宗门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,这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笔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财富,如果一夕之间全没了,估计整个宗门都要崩溃一半……

  可惜,谁让你们要来招惹我这个煞星呢!!

  如果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底牌在身,被废掉的【逆天邪神】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!

  背信弃义,到新月玄府去找我算账?嘿……那么现在,就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算一算账吧!你们这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,小爷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损失费……收下了!!

  云澈快步走到那一排排黑木药柜前,手按在柜子上,微微用力,便将一堆堆药材连同柜子一起吸纳入天毒之中。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吸纳效果和容纳能力远非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可比,即使这些柜子体积相对很大,也费不了他什么力气,不到三十分钟,上千组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柜便全部消失在了那里。随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组组的【逆天邪神】寒玉冰柜……

  这个宝物库很大,但天毒珠内蕴无限空间,这个宝物库就算再大上一百倍,只要给云澈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都能给纳入天毒珠之中。

  【最近家里出了点事……额,感觉欠了好多章,拼命补吧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