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93章 虎魄
  第93章虎魄

  宝物库很大,足有几千平,云澈径直走到储存药草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站在一大排黑木抽屉旁,鼻子一嗅,直接开口道:“前面从上到下数第四个抽屉,抽泣靠右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块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六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葵精,拿一块出来。”

  萧百草当场目瞪口呆。这些储存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木抽屉标注都隐藏在最上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牌子上,不把牌子用手拉下来根本看不到上面写着什么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种类足有上千种之多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入宝物库次数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百草,对于大多数药材也只知道一个大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不看牌子也很难准确找到。而这个神医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隔着至少两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对着一大片关的【逆天邪神】严严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木抽屉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口喊出了其中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萧百草上前拉开抽屉,里面果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盛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葵精。虽然他知道这个“邪心圣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通天,但依旧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了一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服到了极点,暗叹神医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医,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。

  云澈在储存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走了小半圈,将所需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基本集了个七七八八,期间没有打开过一个抽屉,但所需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以及其年份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毫不差,让萧百草每取一份药材,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钦佩便会加深一分。他堂堂神月城最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堂首席长老,弓着腰,屁颠屁颠的【逆天邪神】跟着云澈后方,按照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示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取药,但他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反而越发觉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荣幸。

  “药材差不多了,灵玉都储存在哪里?”点完药材,云澈开口道。

  萧百草抱着盛满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木盒子走到云澈身前,恭敬道:“灵玉平时都和是【逆天邪神】宝器之类放在一起,在宝物库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里面。”

  说完,萧百草便带云澈来到了宝物库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处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灵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浓度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浓厚。储存宝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黑木还要珍奇贵重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玉。呈现在云澈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玉柜足足有上百个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上百个寒玉柜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价值连城。

  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纯度和之前在堂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块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块。我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宗门,能有一小块紫脉天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难得了。”萧百草点头道,同时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佩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药材总还有气味可辨识,但宝晶和灵玉灵气没有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味那么具体。这个神医仅仅鼻子一嗅,不但识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,竟然连纯度都能识别出来……和这个神医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越久,萧百草也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种自卑感。深深感觉第93章虎魄

  眼前这个神医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高不见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山,自己在他面前,连坨烂泥都算不上。

  “这块紫脉天晶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年底用来供奉给总宗的【逆天邪神】,少宗主出事,不得不拿了出来。幸得前辈出手,不但救了我宗少宗主,还省下这等天下至宝。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真不知该如何报答。”萧百草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道。

  “哦?你们每年都要向总宗供奉这么贵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?”云澈问道。分宗需要每天向总宗供奉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紫脉天晶这等天地至宝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宗门,也极难得到,如果每年都要供奉这种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那也太过苛刻了点。

  “那倒并非如此。总宗限定每年不少于十万紫玄币即可。总宗每年会赐予我们总宗所炼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品丹药。我们所供奉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多,总宗反馈的【逆天邪神】也会越多,有时还会有高等玄技和高等宝器。”

  一年……十万紫玄币?云澈暗中微吸一口凉气。这萧宗,尼玛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吸血鬼啊。但这些分宗还不得不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缴,否则,没有总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和玄功玄技回馈,宗门会逐渐衰落,如果连“萧宗分宗”这个名号也被撤除,那么这些分宗就连靠山都没了。

  说到高等宝器,萧百草想起了什么,转身指向了身后兵器架正中心一把苍白长剑,满脸自豪道:“前辈请看,这把剑名为‘虎魄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这些年来所赐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重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新月城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地玄器,即使在总宗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难得。传闻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之器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铸剑长老亲手所铸,剑身熔入了一只地玄白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之力以及其未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魄,能轻易斩破地玄境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器,倾注玄力挥舞时,还能隐隐听到虎啸之声。宗主这几年一直将之视为宗内最高宝物之一,连自己都不舍得动用,只盼在少宗主大婚之日,将之送予少宗主,让少宗主如虎添翼。”

  这把“虎魄”剑剑长三尺三寸,通体白色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玉石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莹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色,剑身并不规则,微现扭曲,细看之下,就如同一块块虎骨拼凑而成,虽然隔着很远,但却隐约可以感觉到剑身上释放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。

  而这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地玄之剑!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剑。”云澈盯着虎魄剑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连前辈都如此说,那么少宗主到时必定极为喜欢。”萧百草道。

  让萧百草拿了一块纯度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灵玉和一块水灵玉,至此,所需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全第93章虎魄

  部收集完。云澈没有表现出对这宝物库有半点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干净利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宝物库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……而整个过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一直背在身后,所有东西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萧百草去取,他连盒子都没碰触过。

  出了宝物库,云澈便直奔丹药堂炼药。守在外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百草把宝物库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原原本本向萧天南叙述了一遍,对他隔柜识药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技和丝毫不沾手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高风亮节”赞不绝口,叹为观止。

  萧天南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淡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道:“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高人风范。更何况,以皇甫鹤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和阅历,整个宝物库除了紫脉天晶,说不定根本没有他能看得上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唉,说起来之前我还怀疑他皇甫鹤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现在,就算你告诉我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皇甫鹤,我都绝不相信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不知不觉间,云神医已在萧宗分宗停留了三天。这三天,萧天南和萧洛城每天都在震惊和惊喜中度过。经脉尽断,想要完全修复,原本不依靠紫脉天晶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而就算有紫脉天晶,也几乎不可能做到毫无瑕疵,时间上也要长达数月之久。

  但,这才三天,仅仅三天!萧洛城所有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便都重新连接,并且活力越来越旺盛,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之高,让他们纵然亲眼看着,他几乎不敢相信。

  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医,他们越发奉若神明。萧洛城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爷爷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喊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顺溜,越来越亲热……简直比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爷爷都要深情。

  这些天,云澈每天都要去至少三趟宝物库,每次都要喊上萧百草跟着,同样每次绝不沾手,拿完就走。

  “前辈,你看,我儿经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已越发平稳,相信有前辈在,不出一月,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就会全部愈合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……不知前辈有何打算?”

  连续三天,云澈医治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手臂和经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却始终没有去管被震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玄脉若不能修复,萧洛城就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。而时间拖的【逆天邪神】越久,修复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。虽然他现在对这个“皇甫神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已无半点怀疑,但见他迟迟未着手玄脉,他内心也不禁忐忑起来。

  听了萧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微一沉吟,道:“萧宗主,原本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在第一天就开始着手医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但那时洛城认我当爷爷,成了我孙儿,这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可就要多考虑一番了。”

  “多考虑一番?不知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?第93章虎魄

  ”萧天南内心一动。

  云澈侧过眼睛,用手捏了捏胡梢,对萧洛城一脸温和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你想成为绝世强者吗?”

  这句话一出,无论萧洛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天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心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,差点没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人都跳起来。萧洛城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想!当然想!孙儿做梦都想!”

  云澈缓缓点头,说道:“从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来看,你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十级吧?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这小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龄人中,应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了。但距离绝世强者这个层次,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万八千里!我这一生见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强者,与你相同年纪,甚至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已达到了灵玄之境……甚至地玄之境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胡扯,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和萧天南大吸凉气……十六七岁达到灵玄境和地玄境?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?那还能称作人吗?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怪物!!

  “我要修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可谓轻而易举,但之后,你便要从初玄境重新修起。不过,有爷爷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方法,能让你在玄脉修复之后,直接踏入地…玄…境!”

  云澈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,便如在萧氏父子耳朵响起一声声炸雷,让他们目瞪口呆。

  十六岁……一上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!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说出来,萧氏父子绝对会把他当成疯子!但,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心圣手!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天玄大陆第一神医的【逆天邪神】奇人!他这些天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无不让他们瞠目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会有假?

  萧洛城感觉自己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要眩晕过去,颤抖着嘴唇道:“爷爷,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?”

  “呵呵,你爷爷我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信口开河人吗?”云澈“慈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这个方法,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个人能完成。而完成此法,需要两个条件,第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破裂,第二嘛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萧天南向前一步,迫不及待道。十六岁到地玄境,这在苍风帝国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了,那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萧洛城,将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帝国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而且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……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一想,他就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。

  “一颗……龙丹。”云澈缓缓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