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91章 好孙儿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儿。

第91章 好孙儿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儿。

  吃过午餐,云澈在萧宗给安排的【逆天邪神】客房里舒舒服服睡了一觉。昨夜折腾一晚上没怎么休息,这一觉也自然睡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沉,一直睡到了太阳快落山。由于他之前特别交代过,所以这期间没有一个人来打扰他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和易容术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学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刚从床上起身,心海中便传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我师傅……上一个师傅。”想到自己逝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恩师,虽然已过去多年,云澈依然没能完全释怀。子欲孝而亲不在,他一直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感觉。这也成为了他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和心结。

  “易容术一般以气化形,可以瞒过玄力层次低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遇到玄力高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,会被马上识破。你却能瞒过这整个宗门?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充满了不解和惊讶。

  “嘿嘿,我这易容术可跟玄力没半点关系。别说萧天南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就算天玄王玄,也绝对不可能看破。不过遇到行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就说不准了。”

  云澈走下床,站到窗前伸了个懒腰。嘴角缓缓露出一抹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……先让你们笑上几天,然后嘛,自然有你们哭到天昏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嘿嘿嘿嘿……

  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打死萧天南,他也不可能想到他誓要虐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现在竟然就在他宗门之内,而且还被他“前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着,当老祖宗一般伺候着。

  云澈一出门,便看到萧天南正在不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来回走动。一看到他,顿时面露喜色,快步迎了上来,无比恭敬道:“前辈,可休息好了?如果有什么需要吩咐,请尽管开口。”

  云澈就知道在看了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后,他对自己绝对比之前还要恭敬。他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道:“睡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倒也好久没到山上来了,这空气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舒服。走,去看看那小家伙去。”

  萧天南如闻仙音,连忙应声,然后在前面带路,直奔丹药堂。路上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弟子,纷纷对云澈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行礼。显然萧天南已经交代下去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位超级贵客,见了一定要礼数有加。当然,这个“神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让弟子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越少越好。

  到了丹药堂,萧洛城正处在清醒状态,见到云澈,他面露感激之色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侧起身体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行礼,口中发出虚弱而真挚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晚辈萧洛城……谢神医前辈救命再造之恩……”

  “呵呵,有心就好,你这身体,就不要乱动了。”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慈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站到床边:“来,给我把下脉。”

  说完,他伸出手指捏了捏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腕。马上,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容消失了,随之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阴沉……再阴沉……

  这脸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直把萧天南和萧百草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心里打鼓。他刚要忍不住问出口,却见神医把从萧洛城手腕上拿开,一阵破口大骂:“老子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特意叮嘱过你们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,千万不要给他吃任何东西吗!你们把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当耳旁风吗!”

  萧天南和萧百草和同时瞠目,萧天南向前一小步,战战兢兢道:“前辈,这……这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内人爱子心切,觉得如此重伤,身体太虚,应该小补,再加上洛城喊饿,所以内人就给熬了一碗鸡汤……”

  “混账!”云澈猛然甩手,暴怒道:“什么爱子心切!你们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子!老子费了一上午熬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药,药力全他妈被你们这锅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鸡汤给带走了!还因此让本就破损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膨胀,二度受损,修复起来简直要麻烦上十倍有余!简直岂有此理!算了,这病老子不治了,你们爱找谁治找谁治去。”

  云澈每说一句话,萧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就白上一分,最后一句话出口时,萧天南全身一抖,差点没当场给他跪下,他连忙上前拉住云澈,慌声哀求道:“前辈……前辈请息怒。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无知,又没能劝好内人,千错万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只要前辈能息怒,晚辈愿接受任何责罚。以后保证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前辈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无知!但犬子没有错啊,他如今重伤至此,如果没有前辈相救,这一生可就毁了,请前辈大人大量,救救犬子。”

  “哼!无知?你这怎么能叫无知!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!还说什么犬子没有错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救他,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还好我及时发现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小心再多睡上几个时辰,你这儿子就彻底交代在这儿了……到时候这小子死了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畜生不如……既然不愿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们还请我救治他干嘛,怎么不自己去救……”

  云澈脸色通红,唾沫直飞,把这堂堂萧宗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给骂的【逆天邪神】狗血淋头,一句比一句难听,就差没问候他十八辈祖宗了。身为新月城第一巨头,萧天南何曾被人这么骂过,但他此时却像个孙子一样低着头,一句话都不敢反驳……他之前听萧百草说这邪心圣手脾气变化无常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了。之前温文儒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像个书生,现在简直就像个骂街的【逆天邪神】泼妇一样,哪有半点神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度。

  云澈这一骂,直骂了一顿饭功夫,骂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那叫一个舒爽。一个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指着大宗门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破口大骂,对方还一句不敢还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谁爽过谁知道。

  这“神医”最后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骂累了,总算歇了歇口,看了萧洛城一会儿后,忽然一声叹息,道:“罢了,我和这小子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缘,虽然你们这帮蠢货给我落下个屎摊子,换做平时,我绝对会拍拍屁股走人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唉……”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萧洛城,神色有些发怔,目光中隐约透着一种感伤,还有慈祥:“这小子,和我年轻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孙子,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像了……唉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像了……小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……萧洛城?”

  萧洛城点头,恭敬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是【逆天邪神】叫萧洛城。”

  “当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孙子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叫皇甫城,都有一个‘城’字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巧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巧啊。只可惜,我纵然有着通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却没有机会去救回我那小孙子,现在看到你,我就想起我那小孙子,还有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云澈一边说着,声音也越来越轻,仿佛陷入了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忆,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感伤,眼眸之中,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一抹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。

  听到云澈已答应继续救治萧洛城,萧天南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喜过望,感觉那通大骂也没有白挨,听了他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然后唏嘘道:“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孙子……那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世英才吧?”

  “呵呵,是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神医仿佛依旧沉浸在回忆之中,目光朦胧,声音伤感:“只可惜,天妒英才,我小孙子在十六岁那年,就夭折了……刚好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这小子一般大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小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我痛研医术,但可惜,时间不能倒流,我现在纵然医术再高,也不可能再救回他。”

  萧天南心中猛动,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,然后小心试探着道:“我儿洛城和贵孙长相相似、名字相似,就连年龄,也和当年一般大……这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注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啊!前辈既然如此想念孙儿,又对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不能释怀,不如……不如就让洛城认你做干爷爷如何?一来可以舒缓前辈思孙之情,二来,洛城如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前辈救治好了他,不也正好了却当年无法医治孙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吗?三来……前辈对洛城有救命再造之恩,洛城心地纯良,一定会把您老当亲爷爷一样孝顺。不知前辈……意下如何?”

  哎哟我去!这萧天南,真他喵的【逆天邪神】开窍,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就通啊……云澈在心里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道。

  听闻此言,神医全身一震,然后整个身体都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轻颤抖起来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说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看了神医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萧天南哪还不明白什么,心中大喜,连忙道:“洛城!还不叫爷爷!”

  萧洛城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,他费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支起上身,目视云澈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爷爷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喊我什么?”神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再次一震,嘴唇都颤抖起来。

  “爷爷!只要爷爷不嫌弃,以后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了。”萧洛城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挚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

  “好!好!”神医全身剧颤,双眼之中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两滴老泪,他伸出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放在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好孙儿!好孙儿!放心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病,爷爷一定给你治好,绝不会再像当年一样!好孙儿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儿……”

  神医越说越激动,脸上已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挂了一行泪……如果这个世界有奥斯卡小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颁给云澈简直连老天都不会同意。

  喊着自己仇人孙儿,对方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喊你爷爷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什么感觉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,谁爽过谁知道!

  同时,萧天南和萧百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开心,那个欣慰啊。没想到萧洛城居然和这邪心圣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像,还借此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拜了干爷爷,这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啊。这爷爷一拜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问题都没有了。伤好之后,为萧洛城通玄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顺理成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且,如此神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炼药之能必定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来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随便一颗都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金难求,功效逆天。有萧洛城“孙子”这层关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能不大方?

  萧天南整颗心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开了花,几乎已经看到萧洛城伤好之后笑傲总宗,自己也跟着飞黄腾达,甚至这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宗,也完全并入了总宗之中……另一边,萧百草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念叨着:“恭喜宗主,恭喜少宗主,恭喜皇甫前辈喜得佳孙……这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大喜事。宗主,如此喜事,待少宗主伤好之后,可定要大贺一天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一天怎么能够,至少也要全宗贺上三天,哈哈哈哈。”萧天南大笑着道。

  “爷爷,孙儿……给你磕头。”萧洛城很懂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着想要起身,虽然身体一动便疼痛难忍,但依旧强忍着把自己摆成了跪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。

  “别别别!”云澈连忙扶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一脸心疼道:“好孙儿,你这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可不轻,千万不要乱动,你有这心就好,等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好了,再拜不迟。”

  “没……没关系,爷爷放心,孙儿虽然伤重,但向爷爷磕个头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洛城咬着牙,一脸执拗道。

  “呵呵,皇甫前辈,洛城一片痴心孝心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之心,就让他磕吧。而且他认你做爷爷,这磕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萧天南刚说完,萧洛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头部落下,在床上给云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磕了个头,抬起头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痛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煞白。

  “哎哟哎哟……好孙儿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孙儿。”云澈连忙扶起萧洛城,一脸“心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