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8章 一指通玄

第88章 一指通玄

  第88章一指通玄

  面对萧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喝骂,一众医师全部低下头,敢怒不敢言。心里纷纷嘀咕着:伤成这样,这辈子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废了,保命还成,治愈根本不可能!虽然有紫脉天晶,但这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,怎么可能有驾驭得了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有能力使用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苍风皇城和那些超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医师才有可能。

  这时,萧在赫走了过来,在萧天南旁边小声道:“又一位医师到了。”

  “让他进来!”萧天南冷着脸道。显然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若死灰,对这些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师毫不抱有希望。若去皇城那边请神医,人家肯不肯长途跋涉前来先不说,光路上花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到了之后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紫脉天晶或许也来不及了。把萧洛城送到皇城就更不可能,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,别说十天半个月,连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颠簸都根本承受不了。

  萧澈脚步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,一手提着药箱,另一只手,赫然还举着他那张旗子。

  当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清他旗子上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行字时,几个人当场喷了出来。萧天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张一驰,随之面露怒色,刚要让萧在赫直接把这个看上去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轰出去,却听这个“神医”已开口道:“哦?这色泽……没想到这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,居然也会有紫脉天晶,倒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第一大宗门。不过,这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度却略次,只有六分半而已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点可惜啊。不过治愈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倒也足够了。”

  这番话一出,立即震住了全场。认识紫脉天晶倒并不为奇,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吧,关于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和传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数不胜数。但只看一眼,就能喊出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度,这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紫脉天晶极其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  难道,这个人居然很熟悉紫脉天晶?亦或者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信口胡诌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对!一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胡诌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这个人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生面孔,从未在医界听过见过这么个人,而且这行头,就差没在脸上贴上“骗子”俩字了……众医师们纷纷在心里如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着。

  但马上,他们却发现萧天南和萧在赫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同时露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“你识得紫脉天晶?”萧天南皱眉道,心中一阵颤荡,因为这个“神医”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纯度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分毫不差!而这块紫脉天晶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宗门至宝,一直藏在最隐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连宗门中人都没有几个见过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度,也更不可能传出去。

  他竟能一眼看出紫脉天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度……不经第88章一指通玄

  常接触紫脉天晶,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!难道这个怎么看怎么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脚医生,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神医不成?

  “呵呵,当然认得。既为医者,又怎能不识这等医中至宝。”云澈微微而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深莫测。

  “那你可会使用它?”萧天南向前一步,声音有些急促了起来。

  云澈目光向病床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瞥了一眼,道:“当然会用。不过,贵宗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倒也用不到这紫脉天晶。”

  “一派胡言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话一出,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师全部露出了鄙视不屑之色,其中一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吼了出来,他怒视云澈道:“你可知萧少宗主受了多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若要痊愈,唯有依靠紫脉天晶,别无他法!萧宗主,这赤脚医生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骗子,老夫在新月城行医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个人,他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应该也都纯属瞎蒙乱造。哼,行骗竟然骗到萧宗头上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萧宗主最好把他轰出去,以免着了这个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”

  这个人名叫孙洪,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三大神医之一,在新月城医界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。

  “呵呵呵。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微闭眼睛,缓缓说道:“这位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我刚才看了几眼,早已了然于胸……左臂臂骨尽断,全身经脉断裂半数,玄脉崩裂,昨夜又被风寒侵体,伤上加病,一直昏迷不醒。不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也不对?”

  孙洪表情一怔,随之不屑道:“萧小宗主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现在全城皆知,你都没查视过萧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却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清楚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你这等骗子,又怎会知道如此重伤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常医药可治,这世间能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紫脉天晶!”

  “老朽也从来没见过这个人,说话又完全违背医理,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骗子无疑了。”另一个胡子已经花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也缓缓说道。

  “哈哈哈!”云澈闻言,大笑三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温不火,慢条斯理道:“医者诊病,讲究望闻问恰灸嫣煨吧瘛啃,以望为首,闻问恰灸嫣煨吧瘛啃为辅,病者之患都会展于气色,若我连这后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都‘望’不出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沦为庸医。”

  一句话,直接将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医师都得罪。因为他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能把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给直接“望”出来。孙洪当下冷笑道:“既然神医医术如此高超,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望望’我身上有何病患,如何?”

  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他第88章一指通玄

  一眼,微笑道:“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医者,平时自我调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也不错,身上并无大患。但在房事之上,却毫无克制。你眉下昏黑,看样子昨夜连泻至少两次精元,此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夜未睡,显然刚完房事,就被请来这里。呵呵,你年纪也不小了,房事如此过频,又适逢一夜劳心,肾脏急衰。这几天若不予以小补,必定大病一场。”

  孙洪直接愣在那里,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  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大患在身。”云澈把目光转到之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白胡子老者身上,淡淡道:“你从一年前,便感觉双腿时常酸痛,正午时分最为严重。你以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风寒与湿气所侵,所以经常以温热之物调理。但一年过去,病情非但没有纾解,反而更为加重。”

  那老者顿时瞪大了老眼,惊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  云澈继续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腿疾,根本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受风寒湿气所侵。如果我没猜错,你在两年前,曾被一条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蛇咬伤,你身为医者,常去采药,因而身上应该带了解毒药,服下解毒药后便没有再放在心上。却不知,这只红蛇名为碧眼花雕蛇,看似和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线蛇无异,却带有一种阳毒,非一般解毒药可解。这种阳毒潜伏在体内一年后缓慢发作,起初下肢酸痛难忍,随后毒性蔓延,三年之后便可蔓至腑脏,让中毒者毒发身亡。”

  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瞪到了极点,花白胡子也剧烈颤抖起来:“没错……没错!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错!老夫两年前采药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被一条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蛇咬过,老夫以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线蛇……腿疾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发于一年前,以阳性之物调理一年,毫无缓解。神医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医啊!!”

  这个老者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神医之一,名为公孙休,在新月城医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量还要重过孙洪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一出,顿时让在场所有医师惊呆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用眼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几眼,居然看出孙洪昨夜几次房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出公孙休的【逆天邪神】疾患,连他两年前被什么蛇咬过都详详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出来。

  这等本事,他们别说做到,连想都不敢想!

  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乎其技啊!!

  这个看上去像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医……不!应该说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医啊!!

  “神医,那老朽这蛇毒,该如何祛除?碧眼花雕蛇,老朽年近八旬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听过这种蛇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之前对云澈表露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孙休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躬身向前,满脸心悦诚服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教道。称呼,第88章一指通玄

  也变成了“神医”。

  云澈微微一想,道:“冰心莲三两,混木瓜五两,每日午时生食,一个月后毒自然全解。另外这一个月内,尽量少食性温热之物,每日睡眠不易过长。”

  公孙休谨记,向云澈深深一拜:“神医不但救老朽一命,而且让老朽大开眼界,请恕老朽先前无知乱语,神医之名,你当之无愧。”

  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医师已全部面带惊色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全然大变。就连萧天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激动希冀之色……这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神医!说不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治愈我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!

  “呵呵,你过奖了。”云澈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然后目光转向萧在赫,道:“说起来,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也不小啊。”

  “我?”萧在赫伸手指了指自己,一脸迷茫。

  “你最近几个月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极力冲击肩井部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,想要将这处玄关通开?”云澈以不容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口气说道。

  萧在赫嘴巴一张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简直胡闹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变得严肃起来:“你感觉到这处玄关有所松动,以为它要自开,就按捺不住每日以玄力冲击。但你却丝毫不懂玄关之理!如此冲击,非但不可能将玄关冲开,而且已对玄关造成损伤,若你再继续下去,不但这处玄关彻底毁掉,就连玄脉,也会受到永久性损伤。”

  萧在赫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顿时一变,随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布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。身为一名玄者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受到永久性损伤,那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。他一脸惶恐道:“在下这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神医所说,一直在以玄力冲击肩井玄关,但不但毫无进展,反而让肩井时常隐隐作痛……这……这……请神医一定要救我!”

  云澈看他一会儿,微微点头道:“我入这苍风帝国,识人不多。相见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缘,也罢,我便帮你一回吧。”

  说完,云澈忽然伸出左手食指,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中点在了萧在赫左肩肩井位置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力量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沿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进入萧在赫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几息之后,将他肩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一冲而开。

  云澈收回了手指,一脸神秘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而萧在赫整个人完全怔在了那里,似乎根本不敢相信……过了许久,他把手用力按在肩膀上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道:“通了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肩井关居然通了……通了!!第88章一指通玄

  ”

  萧在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和他口中“通了”二字,让所有人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。顿时齐齐惊呆在哪里。随之,公孙休忽然向前一步,用沙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惊呼道:“一指通玄!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指通玄啊!!”

  “一直通玄”四个字就如一声炸雷,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师震颤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僵挺,久久瞠目,如若石化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、推荐一本书,名为《盗墓天书》,喜欢盗墓类文的【逆天邪神】童鞋一定不要错过。

  二、推荐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微信:huoxingyinli99,喜欢和讨厌本火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一定不要错别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