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7章 真特么巧!

第87章 真特么巧!

  第87章真特么巧!

  这“神医”一出现,立马吸引了所有过路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。那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一块不知从哪里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布所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旗子摇摇晃晃,亮瞎了不知多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狗眼。上面歪歪扭扭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六个字透着一股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病意味。而且居然还特么相当押韵!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货?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模狗样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一大早就出来行骗。”

  “唉,这年头,出来招摇撞骗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多啊。还自切**,啧啧……他根本压根就没有**吧?”

  “还盖世神医,我呸!这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有人信,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!”

  中年“神医”别说店铺,连个椅凳都没有,举着旗子从前街走到后街,又从后街走到前街,整整三个来回,没遇到一个上来问诊的【逆天邪神】患者,路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大部分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打量他。偶尔路过几个年轻女子,都会轻啐一声,红着脸走开。

  “自切**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这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第八次问他了。

  “真没什么意思!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押韵而已!”云澈脸色正经,很有耐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。

  “本公主不信!”

  “要不还能有什么意思?你念念着:盖世神医,无所不医,若不能医,自切**!读起来多么顺口!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改个自切手腕、自切喉咙、自断经脉、自杀谢罪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读起来就别扭死了,意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差了十万八千里了!至于这**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具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单纯为了押韵,押韵!”云澈一边苦口婆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,一边悄悄抹了一下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。

  茉莉在他面前一直强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像个小妖怪,让云澈有时候都下意识忽略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。这个平时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所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茉莉,却完全无法理解“自切**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概念,从他把在这面破旗子上写上这四个字后,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一直追问,一直追问,一直追问……

  在云澈回答她第八遍后,她似乎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信了,没有再继续问下去。

  “唉,这年头,赤脚医生真不好做啊。居然一个上来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没有。我总不能去租个医铺吧。花时间花大价钱不说,还有可能露出破绽。”在走了五个来回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开始纠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起来。

  这时,街道东头,两个人东张西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,他们脚步匆匆,脸色发苦,一幅刚倒了大霉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全城能第87章真特么巧!

  叫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师基本都请去了。各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医师药师也都请了个遍,结果全都束手无措,这继续找……上哪里找去啊!”一个人苦着脸哼哼道。

  “唉,两人一组,找不到医师就不能回去。我看咱俩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别想回去了。”另一个人也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有几波兄弟都商量好去城外找了,要不,咱也去城外找找?虽然远,但总比空手而归受责罚好吧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,忽然一抬头,看到了那张正在他们前方不到十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摇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布旗子。

  “我靠!盖世神医?”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刷的【逆天邪神】亮了起来。

  “得了吧,一看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骗子。一个赤脚医师还敢自称盖世神医。”

  “管他呢!上面让找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医师,这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嘛!管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!他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行骗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有人收拾他,我们只管交差就行。而且说不定,他还多少有点行医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。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!走!”

  两人主意打定,脚步加快,一下冲到了“神医”身前:“这位神医,我家宗门少宗主昨日受了重伤,急需神医。你既自称无所不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医,那我宗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对你来说一定不在话下。请马上随我们回宗一趟。”

  两人一前一后把“神医”夹在中间,姿态半分邀请,半分逼迫。“神医”看了他们一眼,心里嘀咕着:少宗主?重伤……不会这么巧吧?

  “神医”抚了抚长须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治病救人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医者本份,老夫这就随你们回去。敢问……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说出来吓死你。”两个人鼻孔一翘,一脸威风道:“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大宗门,萧宗!如果你能治好我宗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病,我宗绝对不会亏待你,不但赏赐多多,还会让你这在新月城扬名立万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治不好,哼哼……”

  萧宗……

  我勒个去!

  云澈经过精心修饰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阵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跳了跳,心中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了起来:这尼玛……也太巧了点吧!我本来还想大展医术,用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在这新月城扬名,然后传到萧宗耳朵里,再派人把我给请过去……一切顺理成章!结果一个患者都没捞到,萧宗居然自己就上门了!

  当下,他满脸傲然,一副高人姿态,呵呵笑了起来:“医者行医,不问家世,第87章真特么巧!

  不问贫富,老夫行医多年,还从来没有老夫治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病。走吧,带老夫去你们宗里。”

  听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自信,好像还真有点本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不过这两人可不管这些,能把他领入宗门里就好。两人一个在前面引路,一个跟在后面,仿佛生怕这个“神医”跑了而让他们无法回去交差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初入萧宗分宗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感觉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大!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大!

  整个宗门在月南山山脚之下蔓延数里,而这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外围,宗门核心皆在月南山之上,整座山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地。云澈走在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山道上,心中一阵唏嘘……他所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萧门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规模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了,但和这萧宗分宗一比,简直都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法看。真要比较一番,估计连这萧宗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分之一都不到。

  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宗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萧宗总宗又有多庞大,可想而知。

  一路之上,云澈努力记忆着自己所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路线,但七绕八绕,左上右上之后,他纵然记忆力极强,大脑依旧乱成一团乱麻。最后不得不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得出一个结论……除非在这里住上个把月,否则想不在里面迷路基本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如此一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得手之后怎么逃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大问题了……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走了许久之后,经过了至少十几道玄力探视后,他被带到了分宗位置临近山顶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堂。

  萧天南整夜都没合眼。

  他在新月玄府大闹一通回来后,一直在丹药堂没有出去,看着萧洛城那半死不活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如刀绞,心乱如麻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堂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医师对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根本束手无措……更严格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敢下手。

  左臂断成十二截,上本身经脉尽断,玄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断裂……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点,要想完全恢复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紫脉天晶重生。紫脉天晶蕴含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之力,人体无论哪个地方受损,使用它都有完美复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拥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,便相当于拥有另一条命。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得有一个能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了紫脉天晶这种天地异宝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医师。

  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一小块紫脉天晶,巴掌大小,而这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分宗最贵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但为了萧洛城,分宗把它给拿了出来,但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萧门之内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之内,都压根没有人知道怎么使用这紫脉天晶。因为这东西指甲第87章真特么巧!

  盖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粒都价值连城,别说接触,能亲眼见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少之又少,就更别说使用过。一些医书上虽有记载,一些医师也熟记于心,但他们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动用……因为稍有差池,浪费了这紫脉天晶,还没将萧洛城治好,那后果可想而知……能痛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常理来说,一个人以前不管天赋再高,被寄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再大,一旦废了,也就没用了,根本不会再在他身上花费什么,因为那纯属浪费。但萧洛城不同,他还有个一个萧宗总宗长老准孙女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整个新月城分宗都指望着靠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身份大翻身。萧无机肯把自己孙女许给萧洛城,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天资相当不错,即使到了总宗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中游偏上。但如今他成了这个德行,那么,很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结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无机断了这门亲事。

  之前萧天南在新月玄府门口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喊萧洛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孙女婿,唬住整个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他自己心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谁都忐忑。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无机派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到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后掉头就走,他就只能抱头痛哭。不再一个废人身上多费心思,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所以,萧天南无论如何,也要再总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到来之前尽可能恢复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甚至不惜把重宝紫脉天晶拿了出来。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恢复了,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以紫脉天晶恢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、玄脉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了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那么纵然没有了玄力,也称不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大不了从头来过而已。萧无机断掉这门亲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也就小了很多。

  这一整夜,萧天南让人几乎找遍了新月城所有医师,包括各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师药师也都请了个遍,却无一人敢动紫脉天晶,更没有人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治愈方法。而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每拖一天,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就渺茫一分,萧天南愁的【逆天邪神】连头发都白了几根,对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之入骨。

  “萧宗主,老朽实在无能为力,惭愧。”

  “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实在太重,老夫无能,只能开一些药暂时稳住伤势,至于治愈……唉。”

  “或许能治愈少宗主伤势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紫脉天晶。但老夫今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目睹这等神物,实在无力驾驭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庸医!都他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庸医,废物!”萧天南毫无风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口大骂,浑身发抖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