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6章 盖世神医

第86章 盖世神医

  “五万紫玄币,你没有听错。你买不买?”云澈面无表情道。声音里,夹带上了一抹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浦河之前说纵然把这个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分会给卖了,也买不起这颗王玄龙丹,一点都不夸张。再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占这个可怕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。但现在他却要五万紫玄币就把这颗王玄龙丹给卖了……浦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买。因为实在太便宜了,便宜到他没胆量去买。但他同样没有胆量拒绝这个可“开辟”虚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所以面对这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,他满头冷汗,双手打颤,懦懦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

  “哼!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放心,我不会害你。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送你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。”云澈冷言道:“你给我五万紫玄币,这颗王玄龙丹便会交到你手上,但并不属于你,更不能向任何人声张你手里有这么一颗玄丹。之后,你必须在十天之内,将它卖到萧宗新月分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手上!至于你能卖出多少钱,那便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了!我相信这期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价,足以抵得上你这小小分会好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成!”

  “你之前慷慨送我一件红熏留仙裙,我不愿欠人东西。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对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报,以后我们之间便无恩无怨,互不相欠!”

  这些话,让浦河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顿时狂跳了起来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话,让他在无比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惶然也消失了大半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到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和振奋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无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要以五万紫玄币卖他这枚王玄龙丹,他绝对不敢买,但有理由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回事了。何况,这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这里作为一个“中转”,他浦河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支配权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他吃了半颗定心丸……可以开辟虚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人物!这等人物自然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傲气,又岂会愿意欠人人情?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。更不要说一个小人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!

  而白送一个昂贵至五百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熏留仙裙,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大人情了。

  当初浦河察言观色,察觉到他可能买不起这红熏留仙裙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忍着肉痛把它白送给了云澈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能赚他一个人情……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来还了,而且还还了一个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浦河伸出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捧过那枚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丹,一入手,他就完全确信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,绝无半分虚假。而王玄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尤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模仿和伪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他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能为贵客效劳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店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幸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贵客可否透露一番,为何要通过小店把它卖给萧宗呢?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贵客想把它赠予萧宗,亲自出面岂不更好?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卖,这五万紫玄币,也实在太低太低了……贵客请不要动怒。浦某知道这样问可能有些失礼,但这王玄龙丹实在太珍贵,如果心里不能有点低,我实在寝食难安。”

  云澈并没有露出生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冷着脸道:“前些年到新月城时,曾偶然受过萧宗恩惠,我今夜准备离开新月城,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,不想欠下,身上这颗玄丹又无用,便给了他们。但当年小恩,不值这枚王玄龙丹,便换些钱,再给了他们,刚好也清了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这个解释很合情合理,浦河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长舒了一口气,同时一阵汗颜……堂堂王玄龙丹在他口中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无用”之物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到了他这个层次,区区王玄丹,当真和一颗垃圾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卖给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由小店任意自定?”浦河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随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意。但,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!”

  “这个自然,这个自然。”浦河迅速点头,心里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快迸出火花了。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底有多大他知道个大概,这一笔交易,他绝对能赚个盆满钵盈!足以抵得上这整个分会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净收成!

  云澈看着浦河,目光变得如死水般低沉:“离城之前,我会想办法留给萧宗暗示,几天之后,他们自然会主动来买!在这之前,你绝对不能泄露半点这王玄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萧宗来买时,你也绝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,更不要让他们察觉到任何不该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我相信你在黑月商会多年,该怎么做,应该比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如果你敢私吞这枚王玄丹,或者出现什么差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一阴,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瞬间释放。

  浦河全身一冷,如同骤然间坠入了阴寒地狱,全身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,口中连忙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不不不不会!绝对不会!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也绝不敢私吞贵客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贵客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予小店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惠,小店自然会为贵客做到天衣无缝。我黑月商会千年基业,向来公平公正,绝不欺客。若真有差池,别说贵客,总会那边就绝不会轻饶,请贵客放一百个心。”

  浦河说完,全身上下已被冷汗完全打湿,双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哆嗦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站不稳。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再加上对“开辟虚空”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敬畏,让这个经历半生风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都差点惊破了胆。

  “你这里有没有给女孩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床?”云澈收敛杀气,忽然问道。

  这忽然就问到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让浦河迟钝了三秒才拐过弯来,连忙点头:“有!有!”

  我靠!这都有!

  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一问,还想到这浦河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……这尼玛!这黑月商会有买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吗?

  “隔着三道街,有一家专做各种华贵家居的【逆天邪神】店。他们前段时间刚把一张白玉公主床放到小店拍卖,但因底价太高而流拍,小店刚要准备明天给退回去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贵客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满意。”

  浦河退后几步,拿出了一枚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。空间戒指的【逆天邪神】等级随颜色不同而不同。最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为银色,只有一方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然后是【逆天邪神】黄色,有着三到五方空间,而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足足有着十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可以容纳不超过十方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巨物”,但价格也昂贵无比。整个新月城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起青色空间戒指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个巴掌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来。

  浦河费了半天劲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白玉床”从空间戒指中移了出来。

  这张床很宽大很大,睡三个成年人都没有问题。床体通体白玉,四根床柱镶满银色凤凰,柱端是【逆天邪神】四颗碗口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明宝珠,奢华至极。但微带粉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轻纱蕾丝幔帐,和上面吊坠的【逆天邪神】数百颗淡粉色星辰水晶证明着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女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床。床上已经铺好了松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床垫床单,就连被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现成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论床单被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白色,隐隐流动着白玉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品质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蚕丝所制。

  云澈直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呆了一呆,因为他两世为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的【逆天邪神】床。

  “这张床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最上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山白玉所制,床帐上吊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状水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昂贵罕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玉,女孩躺在上面,可滋体静心,辟邪祛病。床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最上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蚕丝所制,一寸千金。纵然比之皇室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鸾榻,也绝不逊色。当初拍卖时,六百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拍价绝对半点都不过分。但奈何新月城毕竟太小,纵然家资雄厚,也无人愿意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如此破费,最终流拍了。不过若它能入贵客之目,那可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造化了。”

  云澈伸手,在床体上摩挲着,同时在心里问道:“茉莉,这个床要不要?睡在床上,和睡在地上,感觉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买不买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本公主又管不着,哼!!”

  傲娇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微微咧了咧,然后手掌一拍,道:“这床,我要了!”

  说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床上轻轻一摸,瞬间将之收入到天毒珠之中。

  这一幕,让浦河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声。

  “五万紫玄币,扣除这张床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拿来。”云澈侧目,看向了浦河。

  浦河连忙点头,转身忙活了好一会儿,拿出了一张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卡片,双手拿到云澈身前:“五万紫玄币都在这张卡上,请贵客过目……这张白玉公主床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店感谢贵客给予小店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恩惠,还望笑纳。”

  云澈也不再娇气,伸手接过,看了一眼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数目,便收了起来。

  “贵客,令嫒有你这么一个体贴入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万福。”浦河弓着身,一脸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着道。

  云澈不再说话,高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离开了黑月商会。留下浦河捧着那枚红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丹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。

  离开黑月商会后,云澈并没有回新月玄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径直向城南走去,身影很快就淹没于夜幕之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次日,天刚朦朦亮,街道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来人往。在城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处街头,出现了一张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这个人看上去四五十岁,一身修长素袍,头戴白帽,黑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须直垂至胸口,面孔倒也称得上温文俊雅,整个人看上去还颇有那么一点仙风道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

  他左手提着药箱,右手举着一片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旗子,旗子上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字。

  “盖世神医,无病不医。”

  “若不能医,自切**。”z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