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5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

第85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

  夜幕深降,时间已临近子时。新月玄府也完全安静了下来。云澈并没有入睡,他继续入定一段时间后,总算将玄力恢复到一半左右,睁开眼睛,将意识沉入天毒珠之中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顿时变成了翠绿色,他刚要去翻找从蓝雪若那里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次玄丹,但刚迈出脚步,就停在了那里,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怔怔出神。

  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色世界,一个全身红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粉嫩女孩正闭合着眼睛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侧躺在那里。她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安全感,身体蜷缩,双腿曲起,整个人就如一只熟睡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猫,没有冰冷,没有杀气……只有一种让人想把她拥在怀中,细细怜爱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弱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在了那里,没有向前,然后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退了出去。

  等他再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手中,已抱了一张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毯子。

  轻手轻脚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到茉莉身侧,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弯下腰身。茉莉依旧在熟睡,她目前无法动用任何玄力,在这完全**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又彻底放下了戒心,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。

  她在天毒珠里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睡眠,而我竟然忘记了为她准备一张足够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床。

  云澈有些自责的【逆天邪神】想着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毯子铺开。

  近距离看着茉莉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视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。因为她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可爱。小脸稚嫩,精致中透着晶莹,眉目如画,肤色如雪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薄如蝉翼,随着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上下颤动,整张小脸可爱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又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美感。

  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铺散在地上,与她一身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几乎融为一体。衬托得她玉脸朱唇、粉藕般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以及裙下如涂奶汁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白腿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人心弦。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段在裙裳的【逆天邪神】勾勒之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窈窕动人。这身红熏留仙裙昂贵无比,绝非寻常女孩所能驾驭,但穿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和谐。仿佛只有这种极尽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装饰,才能配得上茉莉那不经意间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高贵气质……以及,配得上她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云澈情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蹲在那里看了她好久,视线都不舍得移开。她雪白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瑶鼻随着呼吸微微而动,粉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,还挂着一小滩口水,微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唇中,还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含着右手食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尖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睡相和普通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……应该说,她本来就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女孩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过分蜷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彰显着她比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,更没有安全感。

  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拉起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毯子,盖在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毯子盖在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微微颤动了一下,然后,一点一点张开了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停在空中,有些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正考虑着该说什么,却看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变得越来越迷离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……

  “哥……哥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透过水雾,痴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口中,发出如同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声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张了张口。茉莉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显然并没有完全醒来,还把他当成了梦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哥哥?她梦到她那个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了吗?

  一只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伸出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茉莉懵懵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声音透着一种让人心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凄伤朦胧:“哥哥……你又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梦中……看望茉莉了吗……”

  云澈保持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静止,一时不知自己该说话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说话。这时,他看到茉莉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终于凝成了泪滴,从她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上缓缓滑落……同时,她朦胧迷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也开始一点点变得清明。

  一股大力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传来,将他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屁股坐到地上。而茉莉已站了起来,一双美眸盈满了云澈所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冷傲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滴泪珠却似乎逃过了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,依然挂在她粉嫩的【逆天邪神】香腮上:“你进来做什么!”

  “给你送毯子啊。”云澈站起身来,提了一下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毯子。然后笑着道:“不过好像不小心打扰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梦了……那个,这几天,我会给你准备一张最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竟然一直都忽略了这件事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茉莉拒绝。

  “这个必须要。我也经常睡在地上,知道睡在地上有多不舒服。我现在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钱人,一张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床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买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晃了晃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一脸得意道。

  茉莉没有再接口这件事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默认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。她绷紧小脸,冷冰冰问道:“你进来到底要做什么?应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给本公主送毯子吧?”

  “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还有另外一件事。”云澈微眯起眼眸:“刚才你在睡觉,应该不知道,萧宗果然上门找我了,而且还给我带来了一个‘大’消息……既然萧宗来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当然也要还一份大礼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云澈神秘一笑。张开了手心,手心之中,平躺着从蓝雪若那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次玄丹,以及那颗来自炎龙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丹:“这个方法,只有依靠天毒珠才能做到。为了保证完美,最好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毒珠内部进行,完成之后……绝对天衣无缝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时间逐渐临近午夜。

  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门被毁,所以守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也多了几个。到了这个时间,进出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寥寥无几。

  这时,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弟子一边打着呵欠,一边走向玄府大门,靠近时顺便打了个招呼:“展师兄,方师弟,守夜呢,辛苦了。”

  “唷!李师弟,大半夜的【逆天邪神】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去哪?”那个被称作展师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喊道。

  “唔,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  “大半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去买东西?嘿嘿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谁不知道谁啊。”另一人贼兮兮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。

  守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顿时一阵哄笑,另一人压低声音道:“这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女本来就少,少年人大半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独守空房,饥渴难耐,出去找找乐子,完全可以理解嘛。如果李师弟是【逆天邪神】去飘花楼‘买东西’,记得报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说不定打八折哦!”

  “去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!不许告诉别人我今晚出去过!”

  “明白,我们都明白!”

  在男人都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笑声中,“李师弟”大摇大摆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了新月玄府。他刚一出门,暗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道目光便迅速在他身上扫了好几个来回,然后又收了回去。

  新月城街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人已格外稀少,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店铺也已关门。“李师弟”哼哼着不知从哪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陈词滥调,一路向南,不多时便已淹没在夜幕之中。又过了一会儿,另一个穿着黑色斗篷,头戴遮面斗笠,面色冰冷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从夜幕中走出,脚步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线走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黑月商会二十四小时营业,即使夜里也不关门。一些贵重之物,所有者为防意外,往往会选择在夜深人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前往黑月商会交易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二次进入黑月商会,扮束和第一次进来时一样,店里也同样没有其他客人,只有一个三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站在柜台后面。而且看上去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次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柜员。

  听到脚步声走进,柜员却并没有抬头,死气沉沉,面无表情道:“买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卖。”

  “把你们掌柜叫出来。”云澈开口,声音冰冷生硬。

  柜员这才抬头,刚要说话,忽然看清了眼前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装束和脸,短暂一怔后,整个人如弹簧一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声音慌乱道:“贵……贵客稍等!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喊掌柜出来。”

  说完,柜员已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跑步上楼。

  没让云澈等待太久,浦河便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匆匆走了下来,看到云澈,他面色一紧,然后赶忙迎了上来,大老远就招呼道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贵客临门,浦某刚刚睡下,使得贵客空等这么久,实在罪过不轻。不知贵客深夜莅临,有什么小店可以效劳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我要你们帮我一个忙。”云澈伸出左手,摊在浦河眼前。当浦河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他手心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枚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:“我要你,买下这颗王玄龙丹!”

  看着云澈手中那颗凭空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,浦河全身一颤,牙齿都差点忍不住打起颤来。

  他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没有戴空间戒指,刚才那颗玄丹,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凭空出现。而这种情况,就只有一种可能……他曾听闻,玄力到了君玄境,就可以以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徒手开辟只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空间。如此,就根本需要戴什么空间戒指,东西可以直接储备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空间中,永远不用担心被窃走。

  眼前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,刚才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虚空中拿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难道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已经……已经……

  君玄境!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圣域与海殿那个层次才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间顶尖存在,这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难道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那里吗?如此境界,想要一人毁灭整个苍风帝国,都可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!

  浦河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胆小之人,相反,他一生经历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无数,阅历丰厚无比。但面对一个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世间顶级强者,他就算心境再强大上十倍,也根本不可能保持镇静,就连说话都不利索起来:“贵贵贵客!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浦某不想买下这枚王玄龙丹,这枚王玄龙丹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价之宝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买下来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小分会,实在拿不出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钱来。”

  “我只要五万紫玄币。”云澈将王玄龙丹往柜台上一拍,冷冷说道。

  “啥……啥!?五万紫玄币?”浦河眼睛瞪大,嘴唇一阵颤抖,几乎以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出了问题。

  五万紫玄币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笔天文数字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五亿的【逆天邪神】黄玄币!足够养活一个富贵人家十几辈子。但这个价格,在苍风大陆只能勉强买起一枚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丹,至于王玄丹,别说五万紫玄币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十万都根本不可能买到!

  整个新月城,能卖出五万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都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其可怜。而一颗王玄龙丹卖五万紫玄币……却简直就跟白送一样!z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