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4章 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

第84章 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师姐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原本内心惶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听到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无比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如同在绝望之中忽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“师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啊。”蓝雪若微笑道:“还好秦府主没有马上把你交出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你争取了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否则,就算我有办法,也根本不可能来得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夏元霸满脸通红,激动之下触及内伤,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龇牙咧嘴。

  云澈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蓝雪若好一会儿,然后暧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雪若师姐,你对我这么好,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看上我了吧?虽然我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貌在男人中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完美了,我也同样很喜欢雪若师姐,但我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家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,雪若师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介意吗?”

  “我介意你个头!”蓝雪若哭笑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撇芳唇:“我蓝雪若,才不会对比我小,又有家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弟感兴趣!我会帮你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姐,而且又刚好顺便而已。”

  “嗯嗯嗯嗯!”夏元霸一阵点头,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雪若师姐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无论对谁,都特别温柔特别照顾。我刚到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周围一个人都不认识。而且玄力低微还进了一班,遭到了很多非议和嘲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给了我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照顾。雪若师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温柔,最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。”

  每次夏元霸提到蓝雪若时,都会目光闪闪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喜爱和仰慕,简直都快把她当成完美女神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了,而蓝雪若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这种温和柔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、性情与魅力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。”云澈也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雪若师姐这么漂亮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使所化,所以才会这么温柔善良嘛……不过,师姐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考虑年纪比你小,而且成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其实,年纪小和已经成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很多单身大叔永远都不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优点,比如说……”

  “十天之内,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回苍风皇城?”蓝雪若实在无法再听下去,假装板起脸道。

  “要要要要!当然要!”云澈还没回答,夏元霸已经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答应,唯恐蓝雪若反悔。原本,夏元霸深深担心着云澈根本没有办法逃过这场大祸,而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提议,无异于天降惊喜,他说什么也要死死抓住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了一想,有些谨慎道:“师姐,我非常感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意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件事,我惹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总宗,如果师姐到时候把我带走,而他们又坚持要追究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我不想连累到师姐,还有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。”

  蓝雪若莞尔一笑,道:“算你有良心,还知道替师姐着想。不过,我既然敢帮你逃离新月城,就当然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不会引火上身。这一点你完全放心好了,我才不会傻到拿自己和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开玩笑。”

  “虽然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离开了,但肯定还有人盯守在门外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说不定马上会落在他们手里。所以这些天,你就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留在玄府中,哪里都不要去。等我家人来了之后,我会马上带你离开。到了苍风皇城,应该就彻底安全了。”

  蓝雪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肯定,也很轻松,显然在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能够放心安心。云澈也不再多犹豫,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那……师姐,到时候就全靠你了。逃过这场劫难后,我一定会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师姐救命之恩。”

  蓝雪若粉唇微勾,双眉弯成两道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牙:“想报答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安安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,保护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。有命,才能有报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哦。”

  “嗯!我听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云澈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头,然后话音一转,忽然问道:“师姐,那个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没有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?低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好。如果没有,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哪个地方可以找到?”

  “玄丹?你要玄丹做什么?”蓝雪若疑问道。

  “暂时保密。难道师姐身上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?”看着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亮了起来。

  蓝雪若伸手在纤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里摸索了好一会儿,拿出了一颗颜色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圆珠:“身上只有一颗最低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次玄丹,是【逆天邪神】前段时间在一只赤练蜥蜴身上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秦府主那里应该有几颗真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,如果你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去……”

  “次玄丹就够了。”云澈伸手把蓝雪若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次玄丹拿了过来,心中顿时一定。

  凡兽身上没有玄丹,从次玄兽开始,成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体内都会有玄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如人类身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核心一样。在玄丹之中,次玄丹最为易得,相应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也最低,一般只有几十到几百黄玄币,而品级每提升一级,价格便以几何倍数增长。在苍风帝国,任意一颗地玄丹都会卖出天价,到了天玄丹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价之宝。而王玄丹,基本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在前往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,云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收获了几颗最低级次元丹,但都被他用来炼制更高效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玄丹用了。他一路背负生铁而行,回玄丹几乎都被他拿来当饭吃。

  “云师弟,你今天也累了,早些休息吧。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用再多想。有秦府主在,萧宗这十天也不会乱来。只要过了这十天,我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保你安全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师姐……师姐也早点休息。”

  蓝雪若带着一股幽兰香风缓步离开,留下云澈在那里一阵沉思。

  “太好了,姐夫!师姐既然那么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,就一定能把你救出去。”夏元霸一脸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,“额……姐夫?你怎么看上去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高兴啊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相信雪若师姐啊?”

  “元霸,你和雪若师姐有亲戚?”云澈冷不丁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没有啊。姐夫为什么这么问?”夏元霸摸了摸脑壳。

  “那,你,或者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有没有救过雪若师姐,或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也没有啊!我都没有见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。再说了,我玄力这么低微,也不可能救到雪若师姐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  “这可就怪了。”云澈右手点在下巴上,一脸思索状:“非亲非故,无缘无故,一共也就交谈过几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她为什么要帮我?”

  “哦!你说这个啊,姐夫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多了,我都说过了,雪若师姐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我刚到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也和她非亲非故,她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照顾也很多很多。玄府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师姐都很喜欢她。”

  “不,这不一样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,一脸认真道:“她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,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心性使然,我并不会觉得奇怪。但她带我逃离新月城却完全不一样!她很清楚我这次闯的【逆天邪神】祸已经涉及到了萧宗总宗……虽然我对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太爽,但不得不承认,萧宗总宗在苍风帝国有着一手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势力,整个帝国又有几个人能在听到萧宗二字时不心惊!又有几个人敢招惹萧宗?又有几个人,敢冒着被牵连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去帮助一个触犯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去脱离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制裁。”

  夏元霸张了张嘴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之交,这样做无可厚非。但我和她认识不过一天,仅仅互相说过一些话,彼此之间无恩无怨,她却要冒着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去带我离开新月城。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奇怪了。”

  “另外……元霸,你们同在一班,这几天,你有没有听她说起最近要回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或迹象之类?”云澈问道。

  夏元霸一懵,然后认真想了想,摇头:“好像,并没有。不过她要回家,应该也没必要提前和我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之前没说过要回皇城,现在忽然说要回,时间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天之后,而秦府主为我争取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刚好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天……这可多少有点巧合过头啊。”云澈沉吟着道。

  听云澈说了这么一通,夏元霸也开始觉得有点蹊跷起来。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他当然知道,冒着触犯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危险救一个才认识一天,可以说毫不相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么一想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也太不正常了,因为稍有不慎,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灭顶之灾!他用力抓了抓头皮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晃了晃头:“不对不对!雪若师姐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不可能对姐夫有什么其他图谋的【逆天邪神】,再说……再说姐夫你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钱人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高手,如果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而救你,又能有什么目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啊。”云澈抬眸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低低道:“所以……我刚才问雪若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‘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我了’……可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开玩笑。能让一个女孩为一个才刚刚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做到这种程度,我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对我……嗯,一见钟情了。”

  “啥!?”夏元霸双腿一软,差点没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跪到云澈面前。

  “我一没势力,二没实力,三没背.景,就连最庸俗的【逆天邪神】钱都没有,反而惹了一身大祸。那么雪若师姐唯一能贪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有美色了。女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感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动物,如果她对一个男人动了心,那么为了他再夸张再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也有可能干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。会冒着巨大危险救我也就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
  “呼呼……果然,无论到了哪个位面,都改变不了这个看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。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雄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,有时候还能救命。”云澈捏了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咧嘴笑了起来。

  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容,夏元霸怎么看都有一种淫荡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味。他瞪大着眼睛,结结巴巴道:“可……可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雪若师姐她那么漂亮,那么温柔,喜欢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那么多!她怎么可能……而且雪若师姐也说过,她对比自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已经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没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  云澈白了他一眼,悠然道:“元霸,你果然太不了解女人了。女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喜欢说反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物。她说她不喜欢比自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么就说明她其实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比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她说她不喜欢已经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么就说明……额……”连云澈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实在有些扯淡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:“……虽然这个取向有点特殊,但可能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已经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夏元霸抓狂:“肯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!刚才雪若师姐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姐夫为什么不直接问问他呢?”

  “不能问。”云澈在夏元霸眼前晃了晃手指,一本正经道:“男人不喜欢太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而女人,同样也不喜欢太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。如果我问了,就太煞风景了。”说到这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变得异样深邃起来:“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目前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,我也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错。但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要俘获我,成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‘猎物’,而我……”云澈嘴角一勾:“也一样!接下来,就看谁先得手了!她赢了,我就如她所愿,她输了,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夏元霸:“……”z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