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80章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

第80章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

  “哦?”秦无忧再次怔了一下,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根本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一个十六岁少年之口。而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一个饱经风月沧桑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,甚至老年人口中说出。

  “你就这么相信我……不,应该说,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?”秦无忧越发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非同寻常。

  “基本上吧。”云澈笑了一笑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除了他自己,没有人能了解这抹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含义。曾经,要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太多太多,遍及了全大陆,除了那个他愧对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他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都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杀他而出现。

  遭遇了一个、两个、十个、百个、千个、万个……之后,他只需看一眼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就知道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他,又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虚伪,是【逆天邪神】善良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罪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不知要经历多少次生死边缘才能练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力。这其中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根本无法用语言去诠释,也根本无法为他人所理解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萧洛城心里决定要毁掉他,却当场遭遇了云澈最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……因为他城府再深,也瞒不过云澈那双能直穿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再说,就算府主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并不像我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。我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府主大人再怎么样,也不会允许别人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伤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吧?”云澈笑着道。

  秦无忧板起脸,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才加入到新月玄府,作为一个新进弟子,纵然再感性,也不可能对这新月玄府有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属感。但你从一开始,却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以新月玄府弟子自称,一共说了有十几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多次提及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被欺凌而战,我当时一直觉得很奇怪。直到你一次次将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胜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无存,一次次挑衅对方底线,张狂无度,冷嘲热讽,不惜将他们全部得罪,我才明白,那那不断自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新月玄府弟子’,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提醒我。”

  云澈也不否认,很坦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府主大人,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果然不可能瞒得过府主。”

  “哼,你压根就没想瞒过我。”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微微沉了下来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完全想不明白,你刻意做这些举动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?招惹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记恨对你有什么好处?不要告诉我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耀武扬威。唉,这些也还罢了,你最后甚至不惜出重手废了萧洛城,你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闯下了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吗?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保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你一时,但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外宗,我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挡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挡得下,言外之意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挡得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多费点力气而已。这倒让云澈心中一阵惊讶。萧宗在新月城何等势力,这个新任府主居然在面对萧宗时说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想而知他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相当之不简单。

  这样一个人,却来这新月城任府主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  “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这件事,却并不在我初衷之内。相信府主大人如此慧眼,也应该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萧洛城之所以站出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毁了我。”

  秦无忧没有说话,以眼神默认。

  云澈沉眉道:“对于一个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却想恶意毁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完全没理由对他客气。能让他死就让他死,不能让他死就让他废掉,管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绝不手软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处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原则之一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脊梁上竟升腾起缕缕寒气。他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少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要经历过什么,才会让一个才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拥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性格。默默吸了一口气,他避开萧洛城这件事,问道:“那你故意招惹七宗门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?”

  “我需要三件东西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三件东西?”

  云澈字字清晰道:“一、可以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得以快速提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和地方;二、足够历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和压力;三、一个可以让我在面临第二件东西时,依然可以拥有第一件东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让秦无忧一阵凝眉,他细细思索一会儿,疑问道:“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明白你到底要做什么。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云澈道:“我想在三年之内,达到地玄境!”

  “什么!”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一下子瞪大:“三年?地玄境?开什么玩笑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片惊然。自己身前站着的【逆天邪神】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声称想要在三年之内从入玄境踏入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!而且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神情,分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这些话。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:“我有必须在三年之内达到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”

  秦无忧一时沉默,看了云澈好一会儿后,忽然说道:“云澈,你知道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岁进入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在我十六岁,和你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五级,也算得上我那家族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。当然,虽然我那时胜你小半个境界,却应该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后来,我十九岁踏足真玄,二十八岁踏进灵玄境,三十八岁达到灵玄境巅峰,并在这个瓶颈上卡了整整六年,直到四十四岁,才真正步入地玄境。而纵然如此,四十四岁踏足地玄,我在这整个苍风帝国,也可称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里挑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。自进入地玄境后,已经十五年过去,如今总算到了地玄境六级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一生,应该都无资格奢望天玄境了。”

  “而三年从入玄境到地玄境,”秦无忧摇了摇头:“至少在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和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听闻中,从来没有人可以做到。甚至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想过。而别说地玄境,三年时间从入玄境一级到真玄境,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毛麟角。”

  “别人都做不到,并不代表我做不到。就如今天,你想过我能以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废了萧洛城吗?”云澈洒然道,

  秦无忧神色一僵,摇头失笑:“看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唉,年轻真好,无论定下多大庞大和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都只会让我们这些人生已定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羡慕,并渴望看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实现。不过,你和我说了这么多,连你这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目标都告诉我了,就不怕我根本就不帮你吗?说起来,我似乎也并没有帮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毕竟,我与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相识。你拥有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又和我又什么关系摹灸嫣煨吧瘛控?”

  “这就要看府主大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了。”云澈直视着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道:“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如果没有任何铺垫的【逆天邪神】和府主大人说起,相信府主大人只会当笑话听。而今天这场宴会,以我不遗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府主大人应该有一分相信,九十九分不信。但哪怕就只有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……你就不希望,一个将来可能打破历史,震动大陆,二十岁之前就踏入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和指导之下才成长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这句话,顿时让秦无忧一阵动容。但马上,他又笑了笑道:“这一点,你说错了。对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我很赞赏,也相信你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和毅力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毕竟还年轻,如今也只处在入玄境而已,并不知道修玄一途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路有多难,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曲折、瓶颈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、绝心、努力和毅力就能克服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我,却已在修玄之路上走了近五十年,我比你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透彻十倍,所以,三年之内从入玄境到真玄境,我会相信,但踏足地玄境,我完全不相信,也不会有人相信。”

  “不过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竭尽全力为你抗下。毕竟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而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府主。府主保护弟子,天经地义。更何况,经过今天这一场宴会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将响彻新月城,甚至方圆千里,我新月玄府也将因此声名大噪。你将来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有一天踏足地玄甚至天玄之境,新月玄府也将以你为荣。而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新月玄府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上百年没有出过,所以,无论如何,我也会将你保下。这当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新月玄府和我自己。”

  “不过,我可以为你抗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明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萧宗针对你暗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也一定会有,而我不可能时时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全,若真有我顾及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,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  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多少有些失望,不过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但也总算还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之内。当下,他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拱手道:“感谢府主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允诺。初进玄府,就给玄府惹了这么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晚辈也心中有愧。但请府主放心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也会尽可能自己解决,不会让府主大人太为难。”

  “呵呵,你也不需要太介怀。”秦无忧微笑:“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我一个下马威而来,而你却帮我把耳光扇了回去。抛开府主这个身份,我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护着你,说声感谢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,哈哈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和秦无忧交谈完毕,云澈拖着有些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走出主殿,一路沉默。

  “看起来,你似乎有点失望。”茉莉娇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云澈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摇头:“我本来想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‘伟大目标’唬住秦无忧,再加上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让他在意动之下收我为亲传弟子,如此一来,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玄技、资源,都会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予我方便。不过看起来,我果然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天真了。”

  “哼!第一天相见,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细都不清楚,又怎么可能会鲁莽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出这种决定。”茉莉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且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过于犀利,远超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这让他在钦佩你,感觉看不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会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产生一种警惕甚至危险感,又怎么可能会如你所愿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顿,心中一片恍然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,我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过了。”

  “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?你废了萧洛城这件事,萧宗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。直接杀了你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这个其实很好办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笑容中带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:“这件事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洛城自找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底牌,现在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如果这件事,他们就这么认了,我也就算了。如果他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找上我……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将他整个宗门鸡飞狗跳!”

  “对秦无忧所说‘庇护’,有则最好,没有,也无所谓!”z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