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79章 秦无忧
  萧宗外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走后,大殿之中顿时一片死寂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面面相觑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咬牙切齿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幸灾乐祸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坐立不安。

  但可以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件事,萧宗外宗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以萧宗外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平时半点欺凌都受不得,更何况这次被当众废掉了少宗主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宗门首屈一指,百年仅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天才!

  这场宴会到了现在,气氛已经完全变了。萧洛城被废,让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无法心神安宁。而秦无忧却意外显得气定神闲,转身面向六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,笑呵呵道:“让各位贵客受惊了,秦某不胜愧疚。唉,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两个少年英才惺惺相惜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切磋,没想到我府弟子一时不慎失手,竟然酿成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让秦某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不过好在,我府弟子云澈在和萧洛城交手之前,有过万一重伤,绝不追究的【逆天邪神】许诺。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位朋友在当时也都表态愿意做见证,相信萧宗如此千年宗门,必定会信守承诺,不追究此时。但若万一萧宗出尔反尔,那么,还望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位亲眼见证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能代为说几句公道话。”

  说完,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扫了诸人一眼,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收入眼底,最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停留在云阳宗首席长老炎自在身上,笑眯眯道:“秦某记得,当时第一个站出来声称愿意为两位后辈见证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炎长老。炎长老身为云阳宗首席长老,威信和说话分量自然极重,到时若能有炎长老几句公道话,想必萧宗也不会顶着骂名无理取闹。炎长老,是【逆天邪神】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落在了炎自在身上,炎自在全身一阵别扭,站起身来,干笑一声,含含糊糊道:“秦府主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……在理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萧宗行事,可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等所能揣测……老朽适才忽然想起宗中还有要事未完成,需马上回宗门一趟……秦府主他日若有暇,欢迎来我们云阳宗做客。”

  炎自在说完,不等秦无忧回应,便带着宗门弟子快速离去。

  云阳宗带头,其他宗门也纷纷找理由告辞离开。今天发生这等大事,他们自然要第一时间回宗报告或商量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铁横山在离开之前,犹豫了一番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走到云澈身前,拿出一颗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药丸,小声道:“云兄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铁枪门药堂特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中级回玄丹,应该可以让你快些恢复。”

  云澈也不退却,伸手接过,直接丢入口中,然后微笑道:“多谢铁兄。”

  铁横山踌躇一会儿,开口道:“云兄弟,萧洛城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年轻一辈第一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载着整个萧宗外宗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如今他被云兄弟一招废了,萧宗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。这个萧宗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总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数百个外宗之一,但其势力之庞大,依旧要远超云兄弟想象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可以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所以,建议云兄弟马上离开新月城,越快越好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懦夫式的【逆天邪神】逃跑,先保住性命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之后再说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  从铁横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云澈看到了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,心中顿时感动,认真点头道:“铁兄放心,我既然敢这么做,就自然想好怎么应对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感谢铁兄忠告。”

  宾客陆陆续续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去,半刻钟后,大殿之中便只剩下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级弟子们都已涌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。

  “云师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府中药之府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疗伤药,无论对内伤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外伤都会有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治愈效果。”好几个弟子把身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疗伤药纷纷拿了出来,然后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手里塞。

  “云师弟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加入我们玄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吗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不敢相信,我们新月玄府,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比七宗门还要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!”一个十七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问着,一双美眸在云澈身上打量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“切!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算什么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师弟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把萧洛城都给废了……而且只用了一招!萧洛城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师弟把他都给废了,那云师弟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第一人’?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!新月城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现在居然在我们新月玄府里……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一样!”

  “云师弟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人呢?今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十六岁吗?虽然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看上去很小,但居然那么厉害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敢相信你才十六岁……”

  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汇集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其中多为敬佩、崇拜、仰慕,当然,也不乏羡慕嫉妒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或场合下让人们见识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那么完全不至于引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效果,而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宴会,云澈不但以实力震惊全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被七宗门压制了不知多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狠狠扬眉吐气了一把,让他们对云澈敬佩惊叹之余,更多了一分感激。

  李昊捂着胸口走了过来,向着云澈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颔首,道:“云师弟,感谢你帮我报一箭之仇,虽然这样说有些大言不惭……以后府中若有谁欺负你,我第一个不会饶恕他。”

  “哈哈,也算我一个。”李昊的【逆天邪神】堂哥李浩然也哈哈笑着道。

  “姐夫,原来你居然这么厉害!”夏元霸也不顾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挤了过来,目光灼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我以前一直最崇拜我姐,以后,我最崇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夫你了。”

  “好了,大家不要再围着云师弟了。他虽然没受什么重伤,但玄力消耗太大,经不起你们这么吵闹。”

  蓝雪若在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中有着可谓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信。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相貌、气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让玄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多男女弟子都深深为之折服。她短短一句话,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喧闹一下子平静了下来,蓝雪若走到云澈身旁,担忧道:“云师弟,如果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伤了萧洛城,那一切还好说,但萧洛城这次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伤了,还废掉了,萧宗一定会报复,说不定马上就会找上门来。这件事上,他们根本不可能信守所谓‘绝不追究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整个新月城,也没有哪个人或哪个势力能制约他们信守这个承诺……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蓝雪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一下子全部冷却了下来,脸色都变得无比凝重。萧宗在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有多庞大,他们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。萧洛城被废这件事会引来萧宗多么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,他们也足以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……新月城中,谁能承受?

  或许云澈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逃离新月城,逃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。

  “呵呵呵呵,这件事,你们就不用多操心了。”

  随着一阵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,秦无忧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:“身为府主,我自然会保护好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你们无需担心。如果才刚上任就让萧宗欺凌了弟子,我也没脸在这新月玄府待下去了。”

  “府主大人。”看到秦无忧走近,弟子们纷纷行礼。这个秦府主比上一任周府主要平和很多,也神秘很多,实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胜出不知多少倍。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纵然在苍风皇城,都足以列入高手行列,在这新月城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弱于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任门主宗主。这样一个人物居然来到这新月城任府主,让很多人深感惊诧。

  “府主大人。”云澈也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礼,目光中透着少许怪异。

  秦无忧微微点头,目视云澈,关切道:“云澈,身体状态如何?”

  云澈微微一笑:“不太好,不过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完全没问题。”

  秦无忧一怔,然后脸上闪过一抹有些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陪我说会话吧……几位长老,带着众弟子先回玄之府,至于这个主殿,两刻钟后再让人来打扫吧。”

  众长老知道秦无忧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话要和云澈单独说,同时应声,然后带着所有弟子离开。

  踏出主殿大门时,慕容夜回头看了一眼云澈,脸上闪过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竟然废了萧洛城……这次我看你怎么死!

  宽敞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殿里只剩下了云澈和秦无忧两人。安静之中,两人一时间默然相对,半天都没有开口。面对这个有着强大来历和实力,又处处透着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府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反观秦无忧,神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复杂。

  最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秦无忧先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口,他苦笑一声,道:“唉,没想到我秦无忧纵横一生,威风八面,却被你这个小娃子狠狠算计了一道……而且明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算计还不得不跳进来。”

  云澈也笑了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歉意,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了一个晚辈礼,道:“晚辈不知天高地厚,让秦府主见笑了。”

  “这种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客套话就不用说了。”秦无忧挥了挥手,一脸苦相,然后忽然道:“你就这么确定,我一定会尽全力把你保下来?我第一次见你,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我。我来这新月城也不过才一个月,认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或许不少,但了解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可以说一个都没有。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?你不会不知道,只要我稍微有点犹豫,你这条小命今天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。而如果换做其他人,十个人中,有九个半连犹豫都不会有,管你什么天才,直接仍给萧宗……你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家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宗主和未来希望!”

  云澈嘴唇微勾,看着秦无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道:“要完全了解一个人,往往需要几年、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但若想知道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性情,只需观察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就足够了。府主大人觉得呢?”z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