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76章 我先毁了你!

第76章 我先毁了你!

  萧洛城忽然走出,无疑出乎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。虽然云澈今天大出风头,连胜五人,震惊全场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,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和萧洛城相比。云澈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足以踏入新月城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顶尖阶层,但萧洛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进入四大宗门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天才。如果云澈忽然向萧洛城宣战,那么或许还不会有太多人惊讶,顶多当成不自量力,但萧洛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走出,就太过耐人寻味了……

  难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与云澈切磋?不对!绝不可能,以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、傲气和实力,又怎么会愿意自降身份和一个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新进弟子交手。但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他想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萧洛城主动走出,而且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,也让云澈心中诧异。他当下微笑道:“萧少宗主谬赞了,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万万担不起‘新星’二字。在新月城有资格被称作‘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萧少宗主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萧洛城笑了起来,那隐含王者之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根本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一个十六岁少年之口:“云兄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谦了,相信经过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场切磋,云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必定响彻整个新月城。而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一定更加不可限量。我萧洛城今天能亲临现场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大幸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顿时现出受宠若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急忙道:“萧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折煞我了,我这点能耐,在萧少宗主面前,简直如皓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荧光一般,根本不值一提。不知萧少宗主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何指教?我云澈一定细细恭听。”

  “呵呵,云兄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需要这么谦虚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荧光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皓月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诸位心中自然明了。我这番冒昧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出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兄弟有个不情之请。适才见云兄弟大发神威,连胜我七宗门五名顶级弟子,我在心中惊叹钦佩之余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技痒,所以想向云兄弟讨教一番,不知云兄弟可否应允?”萧洛城目视云澈,面带微笑,彬彬有礼道。

  萧洛城这番话一出,大殿之中顿时一片窃窃私语,就连云澈也短暂愣了一下。

  “萧洛城要主动挑战……啊不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要和云澈切磋?这这……不科学啊。”

  “云澈虽然极其厉害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百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弟子我都信,但萧洛城和他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层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萧洛城怎么会主动提出要和他切磋?这不管怎么想都不合情理。”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宗门这次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难看,萧少宗主要为七宗门找回场子?同时让这个云澈知道什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?”

  云澈没有马上应答,神色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仿佛已经被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惊呆过去。而这个期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萧洛城此时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距离他只有五步之遥,气质与气势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温文平和中带着不加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,但,云澈能够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他人畜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表之下那凝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强大到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气势,整个人就仿佛一头潜在深渊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猛兽一般,不动则已,一动起来,不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怖。

  而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,看到了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气。

  他对于这种气息,实在太过熟悉了。

  这个萧洛城,想毁了我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马上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  不过为什么?我和他没有任何交集,更无任何利益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冲突,今天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面而已。他明明应该没有理由这么做。

  难道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扼杀我这么一个刚刚崭露头角,将来有可能成为他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新星”?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我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让他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一点“忌惮”?

  如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那么这个看上去温文有礼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宗主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魔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城府和心肠。

  一念至此,云澈顿时有些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萧少宗主要和我切磋?这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自谦,虽然我刚入新月城不久,但也听闻萧少宗主如此年纪,便已半只脚踏入真玄境,我这点微末玄力,比起萧少宗主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远,和萧少宗主切磋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胜惶恐。”但马上,他又话音一转,正色道:“不过,既然萧少宗主如此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我云澈,我当然不敢拒绝,能和闻名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少宗主交手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荣幸。”

  “很好!”萧洛城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微笑道: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切磋,当然要以公平为最基本前提。云兄弟已经连战五场,消耗想必十分巨大,而且左臂也已受伤。在我们切磋开始之前,云兄弟暂且休息一番,待云兄弟玄力恢复,我们再来一场公平切磋。”

  “不,并不需要。”出乎所有人预料,面对萧洛城这个极其合理,又完全对他有利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议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拒绝:“我虽然消耗不少,但也多少还留了一点余力,应该足以和萧少宗主战上一番。至于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伤,应该也碍不了什么大事,再说,切磋而已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对决,无所谓公平不公平,又何必因为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消耗和小伤而耽误萧少宗主和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说出来,完全惊呆了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。因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聋子,都能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听出一种……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和傲气!!

  “卧槽!这个云澈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什么叫‘多少还留了一点余力,应该足以和萧少宗主战上一番’!他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他以为萧洛城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顶尖天才,这个不得不承认。但他在萧洛城面前居然都敢这么狂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天高地厚,自取其辱!萧洛城和他交手,一只脚分分钟就能把他踩下。”

  “唉,算了。他自己也说才刚来新月城不久,估计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听过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而已,而不知道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我打赌如果他在新月城再住上一个月,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出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“嘿嘿,这可有意思了。估计萧洛城听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也会心生怒气。搞不好过会会让他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凄惨屈辱……嘿嘿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“云师弟!”蓝雪若纤眉紧蹩,马上低声提醒道:“这个萧洛城虽然和你同岁,但他和刚才与你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完全不一样,可以说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层次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千万不要……”

  “放心啦师姐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将她打断,毫不在意道:“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没你们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差,再说,和萧少宗主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切磋而已,无论结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蓝雪若还想再说什么,却见云澈给了她一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眼神,然后便转向了萧洛城,道:“萧少宗主,现在就开始,如何?”

  其实,云澈说了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便已经没有了退路。蓝雪若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,默然坐下,心中一片担忧。

  萧洛城笑了一笑,任谁都看得到他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僵硬,或许萧洛城这辈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遇到敢在他面前如此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微眯眼睛,缓缓说道:“既然云兄弟坚持如此,那我当然尊重云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兄弟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实在让人忧心,连续五战,玄力大耗,护身力量也一定大不如前,甚至有可能随时崩掉。要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时候受了我一击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受到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

  “哈哈,萧少宗主太多虑了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出来:“切磋嘛,难免会有收势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发生,出现轻伤,甚至重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。再说,我以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和萧少宗主切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坚持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筋断骨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一定不会怪责萧少宗主。这一点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诸位都可以作证。所以,萧少宗主尽管施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让我这个初入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能好好见识一番新月城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一出,吓得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差点没从坐席上摔下去。而七宗门那边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外宗那边,有不少人直接笑出声来。

  这尼玛……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自己挖坟墓一样!!

  萧洛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那眼神…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一个傻逼。

  “不过话说回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侥幸……不小心重伤到萧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

  云澈这句话一出,七宗门那边顿时再度笑倒一片,有几个人直接不顾场合,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,甚至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捂着肚子在地上直打滚,犹如听到了世界上最滑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一样。而新月玄府这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都写满了焦急……如果有可能,他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云澈把对萧洛城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话都收回去……当然,除了慕容夜。他咬紧牙齿,两腮直哆嗦,有数次差点没控制住笑出声。

  这个白痴,竟然自己挖坑准备自己跳!居然还有人蠢到这种程度……萧洛城,你可一定要把他揍到残废,揍到半死!

  “哈哈哈哈!”萧洛城大笑起来,道:“如果我萧洛城被云兄弟伤到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学艺不精,当然半点都不会赖到云兄弟头上,在场诸位同样可为见证。”

  萧洛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刚落,云阳宗首席长老炎自在就高喊道:“两位放心,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在场,这么多眼睛看着,自然会给你们最牢靠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证。你们两人过会在切磋中无论谁不慎受到重伤,都不能怪责对方,否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言而无信,让人不齿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之徒。”

  炎自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各大宗门顿时纷纷响应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当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和新月玄府所说,因为压根不会有人相信云澈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萧洛城。

  说玄力大耗,还受了轻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都没有。

  司空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发苦,求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向秦无忧,却见秦无忧在七宗门逼迫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!”萧洛城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,“既然如此,我就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兄弟讨教一番。还请云兄弟……多多手下留情。”

  “手下留情”四个字,萧洛城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刺耳。

  云澈淡淡一笑,没有接话,气息变得平静,目光变得凝实,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境关再度开启!

  按照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,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,第一境关只能再开启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几秒,否则身体和玄脉必然超出负荷,受到无法预计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。

  但十几秒……足够了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,闪动起极其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……

  我没招你,没惹你,你却要毁了我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

  我先毁了你!!z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