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74章 爆!
  第74章爆!

  势在必得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电一剑居然落空,也让他一击绝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泡汤。陆斩南心中惊讶不小。迅速回身,毫无停顿,长剑一扫,直取云澈。

  枪有枪势,剑自然也有剑势。枪势霸道无双,剑势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凌厉无前。陆斩南剑势一起,带起风起云涌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剑如流光,飞射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云澈神色漠然,身体轻松写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偏移一小步,将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剑轻松避过,只听“哧啦”一声,剑势所指,如银鲨破冰一般将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犁出了一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。

  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让不少弟子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“陆斩南出手半点都没有留手,而且两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指要害……他显然已经动了杀心!”

  “敢在新月玄府杀人,或许也只有这个陆斩南敢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。不过这样一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个云澈还真有可能就此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  大殿主席,秦无忧端坐在座位上,目光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战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陆斩南,虽然司空寒一直在向他使眼色,希望他以府主之身份停止这场不在一个层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公平交战,但秦无忧仿佛并没有看到司空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示意,也完全没有阻止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让司空寒只能在那干着急。

  秦无忧注视着云澈,心中久久动荡……这个年轻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有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没有错。但他在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间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奇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隐藏了实力?不可能,如果我连一个小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都能看错,这几十年岂不白活了。

  以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和状态击败铁横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足够轰动新月城。如果他再战胜这个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那么,这场对决,我在用眼睛见证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未来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崛起之路!

  他从一开始就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狂妄,甚至看上去有些过于自傲,目中无人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吗?他在面对铁横军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另外一种态度。而狂傲之人一般心浮气躁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眼神都一直太平静了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六岁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拥有这种眼神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狂傲之人……

  那么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从一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狂妄姿态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为之……甚至包括惹怒、得罪七大宗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既然决定进入这新月玄府,却又故意招惹这七大宗门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目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秦无忧第74章爆!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不断转动,但目光一直牢牢锁定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投射着根本无法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已被卷入到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影之中。

  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越来越快,手中明明只有一把剑,却挥舞出了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影,足有几十道之多,让人根本分不清那道剑影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那些剑影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,而在密集到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影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飘晃移位,剑如风暴,却没有在云澈身上留下一丝伤口。

  这无疑意味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移动速度……比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还快!!

  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们已经全部看傻了眼。陆斩南一上场,所有人都以为云澈这次彻底玩完了,云澈在陆斩南手下,最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秒败。陆斩南也没有让任何人失望,出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剑,都堪称惊艳……但到现在为止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出近百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都没碰到。

  陆斩南每一剑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个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就会紧接着移位,让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每一次都只能刺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小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星神碎影”,在五十四玄关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可做到随心所欲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释放,对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也很低。当然,这一切有一个必须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必须有足够锐利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能力,能够在陆斩南出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间,判断出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切割轨迹。

  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们久久无声,他们等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惨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。司空寒在瞠目中看了好久后,一阵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:“难怪……他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气流来进行感知!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修玄初期,眼睛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主要手段,要做到通过玄力气息和气流而进行判断感知,至少要积累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经验……至少也该二十五岁以后才能做到!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,绝无一人能做到,云澈明明才只有十六岁,竟然就做到了这一步!而且如此驾轻就熟,纵然在剑影笼罩之中都这么从容不迫,分毫不差!”

  “萧烈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什么方法培养出这么一个变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!!”

  一道道剑芒划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云澈在迅疾躲避中,被剑身所带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厉气势刮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部与双臂隐隐作痛。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忽然传来茉莉带着警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速战速决吧。你第一次发动邪魄,居然就连番交战,实在太勉强了。你也应该感觉到身体和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了,以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邪魄最多还能再维持三十秒,超过这个时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都有严重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云第74章爆!

  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顿时微微一震。

  “你这个废物,就只知道躲闪吗?”连出一百多剑都没有伤到云澈一根头发,陆斩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心惊,有些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道。

  气急之下,陆斩南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疯狂上涌,剑势越来越猛烈,在剑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席卷之下,大殿之中犹如刮起了凌厉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狂风,大理石地面不断被剑气切裂切碎,然后被剑风卷起,四处飞散!

  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起了作用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又一剑倾斜刺下时,云澈却没有再选择用他那诡异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闪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向前,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刃,强攻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陆斩南简直喜出望外,在心中低吼一声:蠢货,找死!

  哧啦!!

  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切割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之上,毫无悬念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飙血。但看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在他手臂上切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时,陆斩南不喜反惊……因为灌输自己入玄境七级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竟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身上切出一道伤口,别说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胳膊剁下来,就连骨头,都没触及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,明明只有入玄境一级啊!

  而拼着硬挨他一剑,云澈灌输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也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砰!!

  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有可能一击破开一个入玄境七级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气吗?

  陆斩南原本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击根本不屑一顾,但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就骤然大变。

  他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仅仅支撑了不到半个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直接破碎,陆斩南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记千斤重锤正面砸在胸口,内腑一阵剧烈翻腾,身体向后连退七八步,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  不可能!他明明只有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!就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比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浑厚很多,但顶多也就可以对抗三级四级,而自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胜他大半个境界!怎么可能切不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之下,怎么会狼狈到这种程度。

  就在他心神大乱,杀意更盛,准备直接使出七杀剑阁最强绝技时,他却忽然看到云澈向他伸出了右手,脸上露出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“爆!!”云澈面向陆斩南张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忽然收紧,口中溢出一个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。

  就在所有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动作和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字不明觉厉时,却忽然第74章爆!

  听到陆斩南身上传来“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紧接着,陆斩南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大殿。

  “呃啊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团火焰,忽然从陆斩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部位窜了出来,将陆斩南胸口部位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、骨骸、甚至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,全部纳入了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中。陆斩南在地上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起来,双手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打,想要把这团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妖火”扑灭。但这些火焰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云澈灌入他胸口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引燃,除非他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撕开,否则根本别想扑灭。

  让一个外号“冷血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惨叫成这样,可想而知他此时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火焰灼体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所难以承受,更何况从体内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大殿之中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变了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得铁青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得煞白,更有人全身都哆嗦了起来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火……火系玄功!他竟然还会火系玄功!!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!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功高等境界才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空引玄吗?这个云澈不但有着火系玄功,而且居然已经到达了这个境界……他明明才只有十六岁!这怎么可能!”

  “原来如此!怪不得炎铭之前那么狼狈,那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炎铭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低级失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也有着火系玄功,而且明显要比炎铭高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炎铭在他面前玩火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掘坟墓!”看着在陆斩南胸口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很多人在惊惧中反应了过来。

  而之前被云澈击败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铭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呆若木鸡。隔空引燃玄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宗门玄功修炼到第六重才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他在三十岁之前连想都不敢想,但云澈,他却做到了,而且毫无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展示在所有人眼前。此时,他彻底明白自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冤枉。在一个能隔空引燃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态面前玩火……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班门弄斧,自取其辱!

  如果陆斩南在被云澈击中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切齿和马上蓄力准备找回“场子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云澈砸入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逼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对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结果。但陆斩南纵然被云澈一拳击退,也依旧不甘心屑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更不可能想到他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控火能力。

  云澈走到他脚边,目带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就如我之前所说,我对你叫什么名字已经毫无兴趣了,有着入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却敌不过我一个入玄境一级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我没有任何必要去了解。”

  说完,他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第74章爆!

  手指轻轻一弹,陆斩南胸前那如噩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终于熄灭。

  对自己讨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澈一点都不介意落井下石。何况这个陆斩南还对他生出了杀心。如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新月玄府主殿之中,众目睽睽之下,他绝不会这么好心灭掉陆斩南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有些话,好多天之前就该说,但一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才能完全表达出我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触,所以一直就这么沉默、拖延了下来。而今天,必须要说了,否则,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晚了。】

  【十万,我们创造了一个奇迹。4万月票,全站第一,并破了纵横有月票制度以来月票数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纪录。当然,这和纵横月票制度改革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但不得不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非常骄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绩。这个成绩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我在十月月初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成绩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送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奇迹,因为创造这个成绩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。】

  【为了拿下十月月票桂冠,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情和努力让我震惊汗颜。新书开书一个月,这短短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,超出了火星前面前四本书所有打赏的【逆天邪神】总和!月票冠军我们拿下了。为了这个冠军,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很多,书评、贴吧、YY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组织、号召、动员……打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很多很多,但这个世界上,没有那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土豪,有些同学为了能多投几张月票,打赏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一个月,甚至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活费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真正意义上,无怨无悔,又不会有什么回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,理由只有对我这个并不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持……码完这一章后,又看了一眼上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票数字,好几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嘲自己何德何能……】

  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谢谢你们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