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72章 一战惊城 9

第72章 一战惊城 9

  “哈哈,好!其实说起来,我忽然有些希望自己被云兄弟击败。不过话虽如此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留手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铁横军大笑一声,眼神便已恢复冷意,银枪横扫,一声大喝:“接我这一枪……旭日升龙!!”

  一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在枪身上凝聚,当穿云枪舞动之时,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们竟隐隐听到了龙吟之音,脸上也浮现纷纷浮现惊叹,而这时,穿云枪也已向云澈横扫而去……此招可刺可扫,刺可无坚不摧,扫可荡动千军,铁横军选择横扫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了解这一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若以刺击,会怕云澈在气势压迫下躲避不及而受重伤。而以横扫,更容易轰中云澈,也不至于造成不可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

  银枪落下,带着一股宛若山崩海啸,风起云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气势。这一枪之惊人,绝对要胜过铁横军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任意一枪。

  但,让铁横军惊诧,也让所有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如此骇人强势,云澈竟没有选择以他那诡异玄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躲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原地不动,右臂横起,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迎向横扫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。

  “我靠!他疯了吗!!”殿中大量弟子直接吼叫了出来。

  “快躲开!!”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长老全部大吼出声。作为远胜这些小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们当然看得出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枪蕴藏着多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耳不闻,手臂反而加快速度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饱含巨大威势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上。

  锵!!

  大殿之中,响起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铮鸣之声。

  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撞在穿云枪上时,铁横军本以为这一枪足以将他扫出几十米远,但,那一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忽然间收缩至了针尖般大小,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仿佛扫在了一块坚不可摧,奇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钢板之上,一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猛然袭来……

  铁横军胸口一闷,身体一个跟头翻向了后方,落地之后连续倒退了五六步才堪堪站稳,持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隐隐发麻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力已深入骨髓,刚才那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足以让他银枪脱手。

  而反观云测,不过倒退了两三步,便已稳稳站住,他甩了甩同样有些发麻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铁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铁战苍一下子站了起来。这个叱咤新月城,七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之一,被这一幕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态!作为铁枪门门主,他比谁都清楚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招“旭日升龙”有着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胜过铁横军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都不一定能硬接下来。

  而不过才入玄境一级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竟然……竟然!!!!

  铁战苍犹如此,就更不要说其他人。铁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们早已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都快掉到地上,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长老眼珠子也几乎爆眶而出。这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,云澈已经给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这一次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差点晚节不保,当场惊叫。

  硬抗了这一枪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得更加平静,因为他知道这一战,自己依旧赢定了。“邪魄”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诀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境界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之恐怖,依旧远远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。他看向神色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横军,微笑道:“铁兄,这次该我攻击了!”

  云澈前踏一步,然后身若游龙,转眼便已欺近铁横军身前。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同龄人可比,马上从惊骇中回神,穿云枪闪电般撩起,横扫已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去。

  锵!

  穿云枪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相撞,再度响起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铮鸣声。铁横军身体后仰,手臂一麻,差点没握住枪身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莫名……入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加上枪势,竟被他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以拳头挡下,这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震惊之中,铁横军猛提一口气,将全身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施展到了极致,穿云枪撩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体都笼罩其中。

  锵!

  锵!

  锵!

  锵……

  锵!

  穿云枪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连续十几次相撞,发出密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嗡鸣声,最后一次碰撞,云澈眼神一凝,双拳齐出,正正轰击在穿云枪之上。

  锵!!!!

  “呃!”

  铁横军一声闷哼,如同被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冲击在身前,脚步在踉跄中后退,一直后退了十几步才停止,握着穿云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阵阵发抖。

  云澈双手放下,目光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他,却没有再向前抢攻。

  铁横军长舒一口气,将穿云枪收回到空间戒指中,站直身体,向云澈感激一笑,道:“云兄弟,我输了,输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服口服。”

  别人无法知道,但铁横军无比清楚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次撞击,已完全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范围,足以让他穿云枪脱手飞出,但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即将脱手时,那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却忽然收回……铁枪门是【逆天邪神】以“枪”为名,可见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。而交战之前,铁横军也对云澈说过,穿云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视若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伙伴,从不离身。而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武器被打脱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几乎比杀了他还难以接受。

  “如有可能,真心想和云兄弟交个朋友。”铁横军道。

  “有你这句话,我们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朋友了。”云澈微笑道。

  铁横军一怔,然后向云澈一抱拳,真诚一笑,施施然走下。

  “父亲,我败了,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服口服,也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兴。”铁横军走到父亲铁战苍旁边,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切磋。”铁横军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赞叹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让我惊讶和欣慰。你虽然败了,但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弱,反而进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”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:“此子,将来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中真龙啊。不过他这一次,一下子开罪了新月城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宗门,你该知道他接下来可能遭遇什么。即使如此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和他成为朋友吗?”

  铁横军想都没想,直接点头。

  “好!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男人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铁战苍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。”铁战苍哈哈一笑。

  大殿之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闹哄一片。

  “他竟然战胜了铁横军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!这特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直在做梦!”

  “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入玄境一级吗?嘶~~~这怎么可能!太恐怖了……太恐怖了!”

  铁横军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……而这个云澈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物!!

  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宗主、长老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想不落在云澈身上都不行了。一向被他们看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,竟然出了这样一个人物,以入玄境一级败玄心宗玄宇、败云阳宗炎铭、败风云玄府风广翼、败铁枪门少宗主铁横军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果不亲临现场,绝对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他们本欲如以往那般给新任府主一个下马威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,被云澈一个人彻底打乱,反而成为他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演,更反过来让新月玄府在他们面前彻底威风了一把,还连打他们好几次脸。

  “姐夫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姐夫吗?”夏元霸瞪大着眼睛,看着大殿中央那个威风凛凛,吸引所有人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怎么都无法把他和那个玄脉残废,受尽嘲讽蔑视,还要被他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联系到一起。

  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弟子个个拳头紧握,目光灼灼,神情亢奋,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而女弟子们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里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星星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和云澈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叶红菱,想到自己之前竟然对他说“师姐找罩你唷”,就不禁一阵脸红……这得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言不惭。

  当然,其中也有羡慕嫉妒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如……慕容夜。

  当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一个个在为云澈暗呼时,他就不断嗤之以鼻,心中则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滋味,因为云澈风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大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场合下让新月玄府所有弟子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扬眉吐气了一把,可想而知今后云澈在新月玄府人气会高到什么程度……甚至,会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一直在新月玄府中风头最盛的【逆天邪神】他。

  当他看向蓝雪若,发现蓝雪若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美眸中荡动着从未对他表露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光彩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妒火在心里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牙齿也紧紧咬了起来……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入玄境一级,来自偏远小城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而已!你今天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出风头吧,过了今天,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大!

  “算上铁兄,四个了……下一个,谁来?”

  云澈站在大殿中央,目视七宗门,再次叫阵。

  击败一个风广翼,便震慑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六岁段无人敢应战,现在又击败了铁横军,十六岁段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敢应声。一直等了近半分钟,七宗门都无人应答。而这时,一个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十六岁段,我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无数数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质量都不行。十六岁段,算我们不如。呵呵,敢让你们玄府十七岁与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上来和我们切磋一下吗?”

  这话一出,立即得到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应。而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一笑:“想要挑战我们新月玄府十六岁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?可以,不过至少应该先把我这个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败吧?否则哪有资格来挑战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兄师姐们……呵,这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兄,你看上去应该十**岁吧?不如你来挑战一下我这个十六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弟子?你若胜了我,想要挑战我哪个师兄师姐,都随你便。如果连我一个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都胜不了,嘿……”

  人们看向那个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当他把头抬起时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猛然一直,刚要呼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弟子一瞬间全部收声,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露惊容。

  这个人……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这个人十**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有着一张稍显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他把如死水般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瞥向萧澈,不屑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如同听到了什么低级无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你要挑战我?”

  【哎呀妈呀,欠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新终于补上了,累死了累死了~~~~(>_<>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