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71章 一战惊城 8

第71章 一战惊城 8

  云澈叫阵后过了十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七宗门都无人应阵,尴尬无比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逐渐变得嘲讽起来。这时,焚天门外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少年终于按捺不住,就要起身,却被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把拽了回来,低声道:“你要干什么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风广翼半斤八两,你上去丢我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吗?”

  “可恶,这小子,太嚣张了!”那个少年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:“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子鸾少门主在这里就好了,一定教育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亲妈都不认识。”

  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子鸾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外门门主之子,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才,虽然不能和萧洛城相比,但十六岁年纪,已踏足入玄境七级,距离入玄境八级也只差一步之遥。在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代里,仅次于萧洛城。

  这时,铁枪门中,缓缓走出了一个面色刚毅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看上去和云澈相近,但却丝毫不给人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反而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稳重。他站到云澈面前,向他微微点头,平静道:“铁枪门铁横军,今年十七岁。本无资格向你挑战。但刚才见你连破强敌,张狂傲慢中隐带一分王者风范,心中敬佩,所以想与你切磋一番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而切磋,绝无他意。如果你觉得我年纪过大,没有资格在这种场合和你交手,你可以拒绝,我绝不纠缠。”

  “哇!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铁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啊!这次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出来了!”

  “我三个月前听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四级!对长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出神入化!败高自己一两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完全不在话下。”

  铁横军一出,除了云澈,在场从弟子到长老,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认识。铁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,在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知名度、影响力,甚至地位,都完全不弱于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主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也毋庸置疑,虽然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四级在七宗门中只能算上游,而算不上顶尖,但铁枪门最注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枪之造诣!铁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均玄力等级在七宗门中位列倒数,但综合实力,却位于中游。

  “铁横军居然出来了,他要胜这个云澈当然轻而易举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毕竟已经17岁,胜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,一点都不解气啊。”一个玄心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道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点欺负人,但如果铁横军故意挑断他个手脚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嘿嘿,倒也不错。我实在看不下去那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嚣张嘴脸了。”另一个人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同样想到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铁横军想以“单纯切磋”为借口而伤害云澈,让云澈无法在继续叫阵。毕竟,以他铁枪门少门主和入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完全可以做到。当下,有几个新月玄府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双手紧握,跃跃欲试,想要以年龄为理由上去把铁横军挡下来,但想到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实力,这些十七岁段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最终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。

  从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和眼眸中,云澈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与真诚,而没有任何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杂质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一愕,看来,这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也并非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骄纵货色,这个铁横军年纪轻轻却透着刚毅稳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身正气,傲气同样有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儿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傲骨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傲。

  云澈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让他心中敬佩,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心痒,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和云澈切磋。

  当下,云澈微微笑道:“铁兄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以铁枪门少主身份,不顾他人眼光主动挑战我一个无名小卒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看得起我了。能以铁兄为对手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荣幸之极。那么,这便开始吧。”

  说完,云澈已后撤半步,右臂横起。

  铁横军一愣,完全没想到之前明明一直狂妄到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对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姿态,心中顿时一暖,脸上也露出少许微笑:“既然如此,我便和云兄弟好好切磋一番!云兄弟,你刚才已经连战三场,玄力必然有所损耗,虽然我们切磋无所谓胜败,但现在就开始,对你实在太过不公平,不如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云澈摇了摇头,笑着道:“感谢铁兄好意,不过铁兄放心,我刚才虽然连战三场,但三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转眼之间分胜负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根本就没怎么消耗过,所以也就没必要休息。我与铁兄对战,自然要以全盛状态。”

  铁横军不再坚持,点了点头,伸手在空间戒指上一摸,一杆堪比他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长枪现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斜指地面:“此枪名为‘穿云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祖传真玄器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视若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爱枪,从不离身。我便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,来向云兄弟讨教。云兄弟,亮兵刃吧。”

  云澈微微摇头:“不用了,我便空手和铁兄一战吧。”

  铁横军一愣,然后稍一点头:“云兄弟果然傲气,既然如此……”

  “铁兄误会了。”云澈马上说道:“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屑对铁兄使用兵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从未修过兵刃,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如果让我使用兵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反而会束手束脚,无所适从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别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人敬他一尺,他敬人一丈,人犯他一寸,他还人一棍,人犯他一尺,他直接整死。铁横军心思真诚,对他也以礼相待,他自然也对铁横军表现出应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礼貌与尊重。

  铁横军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然后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!原来云兄弟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傲慢狂傲之人,好极了。看来这场切磋,一定会很尽兴。那么,云兄弟可要小心了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,还从未败给年纪小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铁兄也要小心了!”云澈缓缓伸手,邪神诀第一境——邪魄直接开启!面对这个远胜风广翼与炎铭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横军,他必须让自己持续保持在“邪魄”状态,否则绝对没有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同时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尊重。

  “既然如此,接枪!!”

  铁横军一声低哮,全身玄力勃发,穿云枪向云澈猛然刺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看上去并不快,但枪尖却犹如一道出云雷电,带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瞬间刺到云澈身前,周围空气都被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开,带起一晃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涟漪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轻微收缩,身体侧方向暴退,险险躲过,他刚要进行反击,忽然一阵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疾风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侧传来……

  一般说来,刺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威势越大,收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便越慢,破绽也越大,但铁横军狂暴刺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却在刺空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忽然横扫,大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。他闪电般收手,双腕交叠架在腰部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抗下。

  砰!!

  手腕格挡住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一股凶猛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力从枪身传来,让他身体连续倒退三步,护身玄气也险些崩裂。

  “好枪势!好枪法!”云澈忍不住一声赞叹。铁横军年轻尚轻,但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,绝对已堪称大师级别。

  “蛟龙破云!”

  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再次横扫而出,舞出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,将云澈远远逼开。枪乃百兵之霸,且威势之霸道,绝非其他兵刃能比,但也最难驾驭,一旦驾轻就熟,枪影所到之处,敌人别说反击,连近身都不能。

  “蛟龙探渊!”

  “飞火流星!”

  “沧海咆哮!”

  …………

  铁横军每出一枪,便伴随着一声大吼,一时间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都充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影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枪之威势将云澈步步逼退。

  “横扫千军!”

  铁横军一跃五丈,穿云枪斜空扫向云澈,五丈之外,一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已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几乎睁不开眼睛。铁横山十几枪之下,已把云澈逼到了大殿边缘,这次云澈已根本避无可避,他仰起头来,忽然低吼一声,以手臂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向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穿云枪。

  “啊!”一大半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惊呼出声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可以挫败一个入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,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枪,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却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其中,更有霸道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枪之威势!又岂能在枪势释放到最高点时以手臂去硬挡。

  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枪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碰触到了一起,但却没有发出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几乎在两者相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间忽然斜向偏移,借着穿云枪未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改变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横扫轨迹,同时顺势将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卸掉,然后快速攻上,直取铁横军胸口。

  铁横军迅速收枪,但匆忙之下已无法凝聚枪势,被云澈轻易震开,但他毫不慌乱,一声低喝,穿云枪再次掠起一道绚丽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枪影,枪势不再狂暴霸道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一条有灵性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蛇般以一个不符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角度撩起,枪尖直取云澈喉咙。

  云澈呼吸一滞,一个星神碎影向后爆闪而去,同时重重一击砸在枪杆之上,将铁横军逼开数步。

  分开一定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横军和云澈没有再马上交锋,而整个大殿,再一次鸦雀无声。

  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暂十几个照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但铁横军那时如暴风、时如灵蛇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,还有他对枪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,无不让人大为称绝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枪之造诣,竟然出现在一个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身上。那些与铁横军同年龄、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无不心中震惊,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自己虽然和铁横军同等级,但绝对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就连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铁战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默然点头,面露满意微笑。

  而最让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和枪法,再加上胜出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十几个照面后,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伤!而且隐约和铁横军势均力敌!这让所有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自已,一些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张大了嘴巴,久久无法合拢。

  “看来找云兄弟切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再正确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铁横军甩了一下穿云墙,刚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透着兴奋。

  “彼此彼此。”云澈也微微而笑,声音,也微微带上了警告:“那么,铁兄,接下来,你可要小心了!”

  铁横军的【逆天邪神】枪法几乎无懈可击,难以找出破绽。既然如此,想要在最短时间内击败他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强行震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微微眯起,“邪魄”状态下,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到双臂之上。z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