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9章 一战惊城 6

第69章 一战惊城 6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看着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就那么断了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惊诧,炎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瞪大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云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技之一!以玄力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链,温度比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还要高,还带有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性,怎么会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一碰就断了!”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惊诧道。

  云阳宗那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惊失色。首席长老炎自在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几乎以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出了问题。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迅速说道:“长老不必惊慌,炎铭师弟毕竟才入玄境三级,驾驭这云阳之链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勉强了,所以才会玄力能继而断掉。”

  “哼!玄力不济还刻意卖弄,简直招人笑话!”炎自在冷哼道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也只能这么解释了。他再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徒手击断云阳之链,而且整只手还毫发无伤。

  云澈拍了拍手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炎铭老兄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玩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一手杂耍啊。你刚才这功夫,啧啧,不上街头卖艺简直都白瞎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炎铭心中骇然,别人看不出什么,他自己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释放和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当成功,碰触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应完全足够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烧焦才对,怎么都不应该忽然断掉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让炎铭怒不可通,他阴着脸道:“你别得意!刚才,刚才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便出手试探,马上就让你见识,我云阳宗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!”

  口中说着狠话,但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失败”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变得多少有些不足,已经不敢双手同时施展云阳之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低喝,右掌挥出,一条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链从掌心猛然甩出,如一条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蛇一般卷向云澈。

  这次,云澈却直接连动都没动,云阳之链快速靠近,然后瞬间缠绕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炎铭顿时心中一喜,刚要引爆火焰玄力,却忽然看到,缠绕住云澈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轻一挣下,如一根早就腐烂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绳般碎裂成数段,然后悉数熄灭。

  而云澈已经怒了,他拍了拍被云阳之链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气愤道:“我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切磋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却在这里给我表演杂耍!简直浪费我们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早点滚下去吧!”

  低喝声中,云澈一记星神碎影,瞬间出现在了炎铭的【逆天邪神】右侧,凝聚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直攻面门。云阳之链再次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骇然无措,心神惶惶,反应慢了半拍,来不及招架,只能身体暴退,但依旧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胸口。

  炎铭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气一阵激荡,虽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低了他两个等级,但仓促之下正面挨他一记重击,依然绝不好受。他心中羞怒交加,大吼一声“焚火拳”,双拳凝火,砸向云澈。

  云澈稍一侧身,将炎铭燃烧着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避过,然后右手猛然抬起,按在了炎铭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上,嘴角咧起一抹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……

  “啊!!!!!”

  一声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在大殿中响起,刚挥出焚火拳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铭在惨叫声中跪到了地上,左右两手疯狂甩动,双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已经消失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之上,竟在升腾着缕缕黒烟,一股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糊味道也在大殿中逐渐蔓延开来。

  炎自在大惊,一个闪身冲到炎铭身前,双手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捏住炎铭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将渗入他双手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力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出来。

  炎铭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色终于减弱了一些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焦黑了一小半,五指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,扭曲到了一个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缕缕黑烟依然从他被烧焦的【逆天邪神】肉上缓缓溢出。

  “竟然让炎力反噬自身!你这几年都修炼到狗身上了吗!!”炎自在看着炎铭,也不顾及此时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,阴着脸怒吼道。作为云阳宗年轻一代天赋足以排至前五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两次断裂,然后竟然又当众出现如此低级到滑稽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手,简直丢尽了云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。

  火系玄功可以让玄者拥有以玄力凝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但,这绝对不代表自身就不惧火。就如炎铭刚才以手凝火时,手与火焰之间也有一层玄力相隔以护自身。

  刚才炎铭施展焚火拳后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狈之态,很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匆忙之下没控制好炎力,让玄力所凝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力没有能完全外放,一部分形成了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另一部分直接在手掌内爆发,然后焚及自身!而这种失误,一般只会出现在修炼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半年,且这段时间火力微弱,纵然失误也不会造成多大损伤,一段时间后,以玄力控火就如控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脚一般得心应手,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简直如笑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误。

  当然,炎自在也更加不可能想到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碰触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间,将炎铭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引进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内部。就算云澈此时堂而皇之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,炎自在也绝对不会相信。

  “长老,我……”

  “给我闭嘴,还嫌不够丢人吗!还不下去疗伤!”炎自在怒声道。

  炎铭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嘴,坠着被烧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低头走了回去。他看了云澈一眼,猛然咬牙……直觉上,他感觉云阳之链断裂和玄火反噬或许和云澈有关,否则他再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种失误。但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有关,他又根本找不到理由。云澈不过入玄境一级,又怎么可能徒手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阳之链,更不可能有办法让他玄火反噬。

  “呵,这小子,运气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坏,居然遇上这么个蠢货,我本以为他马上就要为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付出代价了。”萧宗中年人嗤鼻道。

  “他过不了下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洛城淡淡一笑。

  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和弟子们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长长舒了一口气,本以为云澈这次必然惨败,而且有可能被烧伤,没想到对方却在宗门玄功上略现低级失误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赢了。如此一来,云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连续击败了一个入玄境二级和入玄境三级!!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让新月玄府扬眉吐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傲人成绩。

  云澈双手抱胸,微透稚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此时写满了傲然:“已经两个了,第三个谁来!”

  这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口气,让七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一阵冷笑。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,难道看不出刚才能赢纯属炎铭出现低级失误焚伤到自己吗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刚落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前方,风云玄府席位中看上去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弟子站了起来。

  “风广翼!风云玄府门下,十六岁!”这个少年身材不高,其貌不扬,也只有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当然,也有着十六岁就被无数人追捧自然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,他用一种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云澈,淡淡道:“我本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你还不配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在看不下去你这嚣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脸。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侥幸胜了个二流货色玄宇,更侥幸的【逆天邪神】胜了云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笑话,就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吗?可惜在我眼里,你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!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!让他滚下去!”

  “真当我们七宗门没人了吗!”

  “嗯,这个风广翼虽然刚满十六,是【逆天邪神】已踏进入玄境三级好几个月,据说马上就要突破到入玄境四级了,天赋绝对胜过炎铭,据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超高,现在已把宗门玄功‘风云破空诀’修炼至第三重境界,把风云玄府闭关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长老都给惊动了……我猜这个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他手上根本别想走过十招。”

  “十招?切,你也太看得起他了,顶多五招,他就会滚下去!”

  风广翼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相当刺耳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都不生气,用一种更加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语气回敬了他:“究竟谁是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你马上就会知道了。”

  “哼!”风广翼冷笑:“十招之内不让你从这里滚下去,我就不叫风广翼!”

  说话间,风广翼半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一下子完全睁开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竟忽然开始猎猎作响,如同被狂风吹动一般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卷起了一道强劲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旋。

  风广翼眼眸抬起,淡淡道:“云澈小子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记住,让你从这里滚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风云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风云九变’!!”

  声音落下,风广翼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暴进,如一道狂风般冲向云澈,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转移着方位,时左时右,并且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快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掠出一大片无法辨认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以及一圈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旋。

  “第一变……狂风变!”

  一声大喝,四道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如四股狂风般同时袭向云澈,云澈眉头一拧,身影疾闪,将其中三个躲过,第四个避无可避,玄力快速涌上,在身前全力筑起仿佛玄气。

  砰!!

  云澈连退三步,胸口一阵气血翻腾。以入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硬抗入玄境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勉强了,一次还尚可,如果再来一次,他必定受伤。

  “第二变……风影变!”

  风旋转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迅疾狂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呼啸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,风广翼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快到了极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也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风广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就在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一个身影如暴风般轰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……而云澈,也几乎在同一个瞬间转过身来。

  云澈反应之迅速,大出风广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但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吃惊了一下而已,他相信云澈纵然反应过来,在他已达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加后背攻击下,也已根本不可能来得及闪避。他一记重拳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脖颈砸下。

  而云澈在回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右拳暴出,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直线轰上。

  “什么!他疯了吗!竟然要和风广翼硬碰硬!”

  “如果他以玄力全力护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或许还不至于受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风广翼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三级后期!他一个入玄境一级,竟然敢去硬碰硬?简直不知天高地厚!”

  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到这一幕,都知道云澈这一下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玩完了。这一下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碰上,他手腕脱臼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搞不好要被直接砸断。风广翼那一拳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过云澈两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有着风云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功!

  但,云澈敢如此嚣张,如此张狂豪言,又岂会没有依仗!

  在他和风广翼即将双拳相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猛然闪过一丝精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呈北斗七星状排列,一直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个境关,最首端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悄然打开……

  邪神七境——第一境:邪魄……开!z

  s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